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的共同利益思想及其影响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1-11-12 09:32:37  来源:   作者:谭培文
点击:    评论: 字体: / /

  恩格斯于1842年11月至1844年8月在英国居住期间,他与工人交谈,走访工人家庭,了解他们奴隶般的劳动和贫困的生活,对工人阶级状况、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弊端有了深刻的认识。他根据在英国的亲身观察和收集的可靠材料于1844年9月至1845年3月在巴门撰写了《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这是世界上第一本关于工人阶级状况的专著。此后,恩格斯还分别于1887年在美国纽约和1892年在德国斯图加特出版了此书,并分别写了两篇序言,即《美国工人运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序言)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以下简称《德文第二版序言》)。这两篇序言应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一部分,换言之,《美国工人运动》、《德文第二版序言》和《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是一个整体。因为即使在47年后,恩格斯仍然“原封不动的把它重新献给读者”。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和此后的《美国工人运动》、《德文第二版序言》中展现了丰富的共同利益思想,这些思想也是人们理解现代社会主义的一把钥匙。

  一、基于共同利益的无产阶级的意识

  对于写作《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的最初目的,恩格斯在此书的序言里有过这样的表述:“为了给社会主义理论,同时给那些认为社会主义理论有权存在的见解提供坚实的基础。为了肃清pro et contra(赞成和反对)社会主义理论的一切空想和臆造,研究无产阶级的状况是十分必要的。”如果对这一表述的理解心存疑惑,那么,恩格斯在《美国工人运动》的表述应该很明确:“在欧洲各国,工人阶级经历了许多年才完全领悟到,他们已经构成现代社会的一个独特的阶级,在现存关系下的一个固定的阶级;又经历了很多年,这种阶级意识才引导他们把自己组织成一个特殊的政党,……。但是,这一切还只是一个开始。工人群众感到他们有共同的苦难和共同的利益,必须作为一个与其他阶级对立的阶级团结起来;为了表达和实现这种感觉,要把每个自由国家为此目的而预备的政治机器开动起来,——这仅仅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要寻找医治这些共同苦难的共同药物,并把它体现在新的工人政党的纲领中。”为此,恩格斯来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英国进行了二十一个月的考察,得到了大量的第一手材料和收集了很多可靠的第二手的官方资料。《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超乎想象的对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的详实叙述足以表现出作者当时工作的细致与艰辛。

  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恩格斯根据“研究无产阶级各个部分所应当遵循的顺序”,先后对工业无产阶级、矿业无产阶级以及农业无产阶级的劳动、生活(尤其是居住条件)、身体健康、道德与爱好等方面进行了近乎“琐碎”的客观描述:“到处都可以看到经常的或暂时的贫困,看到因生活条件或劳动本身的性质所引起的疾病以及道德的败坏,到处都可以看到人的精神和肉体在逐渐地无休止地受到摧残。”在此文中,恩格斯尤其对生活在英国的几个大城市——伦敦、都柏林、爱丁堡、格拉斯哥、利物浦、约克郡、曼彻斯特等——的工人阶级的“住宅”条件进行了具体叙述,其中又“专门挑选了”伦敦的著名的“乌鸦窝”(rookery)和英国工业的发源地——曼彻斯特——的工人阶级的“住宅”。恩格斯认为,伦敦的工人阶级的“住宅”条件不仅恶劣,而且“伦敦有五万人每天早晨醒来不知道下一夜将在什么地方度过”。而“曼彻斯特及其郊区的35万工人几乎全都是住在恶劣、潮湿而肮脏的小宅子里”。之所以选择从“住宅”谈起,恩格斯认为,如何满足住屋的需要,是可以当作一个尺度来衡量工人其余的一切需要是如何满足的。不难想象,在这些肮脏的洞穴里只有那些穿得很破、吃得很坏的人才能住下去。而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同时,恩格斯“也有很多的机会观察”资产阶级,“而且很快确信”:资产阶级的利益与无产阶级的利益是完全对立的。恩格斯进一步指出:“过去,工人的地位往往是走上资产者地位的阶梯。现在,工人阶级才第一次真正成为居民中的一个稳定的阶级。谁要是生而为工人,那末他除了一辈子做工人,就再没有别的前途了。所以,只是在现在无产阶级才能组织自己的独立运动。”因此,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说:“现代社会主义,就其内容来说,首先是对现代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有财产者和无财产者之间、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间的阶级对立以及生产中普遍存在的无政府状态这两个方面进行考察的结果。”

  一言以蔽之,共同的苦难和共同的利益唤醒了无产阶级共同的阶级意识。“工人们”开始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整体,是一个阶级。无产阶级已经意识到,他们分散时虽然是软弱的,但联合在一起就是一种力量。这就促进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分离,促进了无产阶级所特有的、也是在他们的生活条件下所应该有的那些见解和思想的形成。无产阶级意识到了自己的受压迫的地位,并且开始在社会上和政治上发生影响和作用。从此,“像法国的政治一样,英国的工业和整个市民社会运动把最后的一些还对人类共同利益漠不关心的阶级卷入了历史的巨流。”

  二、基于特殊利益的资本主义的发展

  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恩格斯一方面反复强调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不可调和的对立,并且预言“革命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特别是在本书的结尾,“很强调了这样一个论点: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的党派学说,而是一种最终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换言之,恩格斯认为,“在原则上,共产主义是超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敌对的,共产主义只承认这种敌对在目前的历史意义。”因为,共产主义“不仅仅是工人的事业,而是全人类的事业。没有一个共产主义者想到要向个别的人复仇,或者认为某个资产者在现存的条件下能够有不同于现在的行动。”

  事实是,正是基于工人阶级共同利益不同的特殊利益,资本主义得到了不断发展。农民在城市可以得到比农村更多的东西,于是“主动”离开了土地来到大城市,从而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假如英国没有找到又多又穷的爱尔兰居民作为替工业服务的后备军,英国的工业就不可能发展得这样快。”但,“爱尔兰人在家乡没有什么可以丢掉的,而在英格兰却可以得到很多东西。”因此,对于自身利益的关切,无产阶级站在了资产阶级一边,最终“工业骑士”战胜了“佩剑骑士”。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更主要的是无产阶级的运动历史性地展现了新的共同利益。恩格斯在《德文第二版序言》中指出,资本主义越发展,它就越不能采用作为它早期阶段的特征的那些小的哄骗和欺诈手段。在英国,在工厂主对待工人的关系上也发生了变化,大工业看起来也变得讲道德了,路易—拿破仑不得不建立独立而统一的意大利,俾斯麦不得不在德国实行某种根本的改革,不得不恢复匈牙利的某种程度的独立,而英国的工厂主们也没有任何更好的办法,只有赋予人民宪章以法律效力。但,在此文中,恩格斯进一步指出:“其所以如此,并不是出于伦理的狂热,而纯粹是为了不白费时间和辛劳。”换言之,资产阶级关照无产阶级的利益前提是看到了自身的“特殊利益”:工厂主靠对工人偷偷摸摸的办法来互相竞争已经不合算了;随着企业规模越大,雇佣的工人越多,每次同工人发生冲突时所遭受的损失和营业困难也就越多。工厂主学会了避免不必要的纠纷,默认了工联的存在和力量,最后甚至发现罢工——发生得适时的罢工——是实现他们的自己的目的的有效手段,即可以使资本加速积聚在少数人手中并且压垮那些没有这种额外收入就活不下去的小竞争者;霍乱、伤寒、天花以及其他流行病的一再发生,使英国资产者懂得,如果他想使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不致成为这些流行病的牺牲品,就必需立即着手改善自己城市的卫生状况。因此,恩格斯认为,对英国来说,工业资本家由于实行了一种“双赢”的统治,其影响一开始是惊人的:“工商业重新活跃起来,并且飞快地发展,其速度甚至对这个现代工业的摇篮来说也是空前的。所有过去应用蒸汽和机器获得的惊人成果,和1850-1870年这二十年间生产的巨大飞跃比起来,和输出与输入的巨大数字、和积聚在资本家手中的财富以及集中在大城市里的人的劳动力的巨大数字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而且,这个时期的工人阶级的状况“有时也有所改善”,“甚至对于广大群众来说也是如此”。

  然而,资本主义发展的全部意义还不仅仅在此。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表达了这样一种思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日益把财富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把大多数人变为无产者。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逐渐从自由竞争阶段过度到垄断,资本家也采用了“托拉斯”的生产方式。由此,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无法克服的两大矛盾明显地暴露出来: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相对立,个别工厂中的社会组织和整个生产中的社会无政府状态相矛盾。因此,这种生产方式日益迫使人们把大规模的社会化的生产资料变为国有,因而“它本身就指明了完成这个变革的道路”。而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表达的思想更为直接:“以个人自己劳动为基础的分散的私有制转化为资本主义私有制,同事实上已经以社会生产为基础的资本主义所有制转化为公有制比较起来,自然是一个长久的多、艰苦的多、困难得多的过程。前者是少数掠夺者剥夺人民群众,后者是人民群众剥夺少数者。”

  三、基于共同利益的现代社会主义的路径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的解放和人类的解放是一致的。一方面,人类的解放通过无产阶级的解放才能实现;另一方面,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换言之,无产阶级是实现人类解放的现实力量。恩格斯指出:“完成这一解放世界的事业,是现代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问题是,一个一无所有、甚至基本的教育都不完备的阶级如何能够承担如此重大的历史使命呢?这是过去和现在的人们都感到困惑的问题,而它本身也确实是一个问题。

  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恩格斯一定程度地叙述了产业革命前的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在使用机器以前,纺纱织布都是在工人家里进行的,而且这些织工家庭大部分住在靠近城市的农村里,靠自己挣的钱也能生活得不错。…,他们的地位比现在英国工人要高一等。……。工人们就这样过着庸碌而舒适的生活,诚实而安静地、和和气气而受人尊敬地生活着,他们的物质生活状况比他们的后代好得多;…,他们无须过度劳动,…,他们还有机会参加邻居的娱乐和游戏。……。假若没产业革命,他们是永远不会离开这种生活方式的。”当然,恩格斯在此文中进一步指出:这种生活方式“到底不是人应该过的,他们那时也不是人,而是一架替从前主宰历史的少数贵族服务的工作机器。…,产业革命只是把这种情况达到了顶点,把工人变成了简单的机器。”而马克思则在《资本论》中对这种区别进行了理论上的总结:即“私有制的性质,却依这些私人是劳动者还是非劳动者而有所区别。”换言之,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产业革命以前,劳动者占有一定的生产资料。因而尽管过的也是一种“非人”的生活,但是他们并没有立即改变的强烈意愿。而随着这种以土地及其生产资料的分散为前提的生产方式发展到一定程度,就造成了消灭它自身的物质手段。这种“物质手段”使多数人的小财产转化为少数人的大财产和使广大人民群众被剥夺土地、生活资料、劳动工具不仅成为可能而且成为必须和现实。从而进入了生产者和生产资料相分离的“所谓原始积累”的“田园诗式”的讽刺画,形成了资本及与之相适应的生产方式的前史。由此,以各个独立劳动者与其劳动条件相结合为基础的私有制逐渐被以剥削他人的但形式上是自由的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所排挤。而随着以后一种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进一步发展,财富则越来越集中在极少数人手中,而绝大多数人则变得贫困。这是资本主义的阿基里斯之锺。

  与生活在前一种私有制条件下的人们不同,生活在后一种私有制条件下的无产阶级却因其贫困而从一开始便提出了“改变现状”的要求。因为现实让他们认识到,要么饿死,要么革命。而且无产阶级从来没有停止过这种努力。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恩格斯指出:“工人对资产阶级的反抗在工业发展开始不久就已经表现出来,并经过了各种不同的阶段。”恩格斯认为,“这种反抗”最早、最原始和最没有效果的形式就是犯罪,因为贫困战胜了无产阶级生来对私有财产的尊重,于是他偷窃了。但,很快发现这样做没有什么好处,而且“它不能普遍地表现工人的舆论”;无产阶级第一次使用暴力反抗资产阶级是用暴力砸碎机器和捣毁工厂,但,这种反抗也是孤立的;此后,无产阶级利用工会进行了一系列“合法的”或“不合法的”的反抗,如罢工、起义等。也遭到了一连串的失败;在此基础上,马克思恩格斯提出来了“暴力革命”的理论;到十九世纪末,恩格斯又对议会斗争的可能性和途径进行了探讨。而有人以1895年恩格斯为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所写的《导言》为依据判断恩格斯晚年放弃了“暴力革命”而主张议会斗争的所谓“和平方式”。而这一观点是有争议的。

  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和此后的《美国工人运动》、《德文第二版序言》中,恩格斯有两个重要思想值得注意:一是他始终担心无产阶级因为贫困状况的暂时改变而放弃反抗,包括无产阶级的组织放弃其独立性。如在《德文第二版序言》中,恩格斯指出,当英国工业处于垄断地位,无产阶级也能粘到一点利益时,英国则未曾有过社会主义。而当英国工业失去垄断地位,英国无产阶级和其他各国工人处于同一水平时,社会主义又在英国重新出现。二是他始终强调无产阶级要采用与当时的形势和条件相适应的反抗方式,以取得这种反抗的实际效果。尽管如此,恩格斯并不一味地反对反抗本身。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恩格斯叙述了英国工人的反抗所遇到的一系列失败后指出:“英国人的积极抗议是不会不发生影响的,它把资产阶级的贪得无厌的欲望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使工人对有产阶级的社会的政治的万能权利的反抗不致消沉下去。”而在1890年恩格斯写给劳?拉法格的中说:“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人不要被人挑起暴动。”因此,在恩格斯那里,应用合适的反抗方式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其独立性和应有的反抗。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指出:“一个阶级的偏见是不可能像旧衣服一样扔掉的,保守、狭隘而自私的英国资产阶级尤其不会这样的。”在《德文第二版序言》中,恩格斯进一步指出:“只要有产阶级不但自己不感到有任何解放的需要,而且还全力反对工人阶级的自我解放,工人阶级就应当单独地准备和实现社会革命。”而当无产阶级“提出要求而且了解到他们要求的是什么的时候,他们在英国就成为一种决定性的力量。”因为只有这样,资产阶级才会把无产阶级的利益当作——资产阶级自己的利益——共同利益。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的结尾中指出了无产阶级运动的理论表现即科学社会主义的任务是,深入考察解放世界这一事业的历史条件以及这一事业的性质本身,从而使负有使命完成这一事业的今天受压迫的阶级认识到自己的行动的条件和性质。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无产阶级的反抗是推动历史进步的力量,其反抗的一切手段都是为了人类的共同利益——实现人类的解放。而实现这一目的的途径——现代社会主义的手段是促使生产资料社会占有,而这一手段“也必然以或多或少发展了的形式存在于已经发生变化的生产关系本身中。这些手段不应当从头脑中发明出来,而应当通过头脑从生产的现成物质事实中发现出来。”

  希腊传说中的阿基里斯是位盖世英雄,为神女所生。幼时,他母亲倒提着他的足后跟在神奇的河水中浸泡,他因此周身刀枪不入。可是,他足后跟被母亲手指所捏拿的那一块因为未浸染神河之水而成致命弱点。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