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灭绝式捕杀的蚯蚓首现中央一号文件,中医该背“滥捕推手”的锅吗?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3-02-17 09:48:51  来源: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作者:重楼
点击:    评论: 字体: / /

  小小蚯蚓,首次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在文件的“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条文中有这么一句话,“严厉打击盗挖黑土、电捕蚯蚓等破坏土壤行为”。

  另外,2022年12月30日最新修订通过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十四条是这么写的:

  “禁止使用毒药、爆炸物、电击或者电子诱捕装置以及猎套、猎夹、捕鸟网、地枪、排铳等工具进行猎捕,禁止使用夜间照明行猎、歼灭性围猎、捣毁巢穴、火攻、烟熏、网捕等方法进行猎捕,但因物种保护、科学研究确需网捕、电子诱捕以及植保作业等除外。”

  重视的背后,某种程度也表明了此前问题的严重性——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正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

  去年6月9日央视财经发了篇微博,主题是“蚯蚓干价格暴涨”、“蚯蚓遭灭绝式捕杀”。

  这是一种新的“捕捉”方式。即用直流电机对土壤施电压,由于电流刺激蚯蚓皮肤,依靠皮肤进行交换氧气的蚯蚓由于呼吸不畅被迫爬到地面,这时电蚯蚓的人就开始捡拾、装袋了。

  与传统的灌水、挖土、用发酵饲料诱捕等“捕捉”方式相比,这种两根电极一插、打开开关之后就随手捡拾的方式简直是简单快捷、干净利落,对局部地区可以达到近乎“清零”的效果,所以堪称“灭绝式捕杀”。

  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仅20201年某电商平台上几个商家的销售数据就表明,售出的电蚯蚓机总数就超过了10万台。

  蚯蚓,对土壤生态系统实在是太重要了。

  它是土壤生态系统的重要参与者,有着土壤里的耕耘者、生态系统工程师、清洁者、松土机等美称。简单说,作为分解者、转化者的蚯蚓,吞食土壤中的有机碎屑产生的粪便能给植物和微生物提供养分,蚯蚓在土壤中的运动能改善其透气性和透水性,这又有助于微生物和植物的生存。

  肥沃的土壤里一般都存在着相当数量的蚯蚓。因此,人们通常也把蚯蚓的数量当做土壤生态与活力的重要指标。

  而蚯蚓被大肆捕杀的地方,土壤的板结化程度会显著加重加剧;这就使得农户不得不施用更多的化肥,化肥的过度施用,又进一步加剧了土壤的板结化;同时失去了蚯蚓,土壤中有机质的转化也会大大降低,土壤活力愈发的低下。

  这是一个近乎无解的死循环。

  这种绝户式的捕杀,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不可逆的严重后果,值得关注,更需要通过各种方式对其进行禁止。

  然而,去年央视财经那条新闻中第一句话开宗明义,“蚯蚓干,又叫地龙干,是一种中药药材”,通读全文给人的感觉,这些年是因为中药市场的需求增大,才导致蚯蚓被滥捕滥杀的。

  受其误导,有网友就发出如下感慨:

  类似的话语,再涉及到相关话题的时候,总是一再出现。比如,新京报昨天的文章《一只小小的蚯蚓为何如此重要?》中有这么一段话:

  同样,电捕蚯蚓之所以盛行,是因为有巨大的需求市场。具体而言,就是蚯蚓作为中药原料“地龙”的市场需求。只要这个市场还在,即便没有电捕蚯蚓,也可能冒出其他“蚯蚓杀器”。

  这话说得真tm好!

  其潜台词,要么中医和蚯蚓只能留下一个,要么中医自行将“地龙”从药材中剔除,否则以后还会有更高科技的装备来对蚯蚓进行灭绝式捕杀。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至少,相关的文章并没给出令人信服的数据。

  如果要对这一结论做出明确的肯定或否定,可作为指标性的亳州、安国等中药材市场,这些年来的蚯蚓干需求到底涨没涨 ,如果涨了,涨幅如何?再有,有没有什么新的中成药大幅生产并且明显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全国作为药材的蚯蚓究竟有多少,有没有十年乃至二十年的数据?其中又有多少是用作了中药?

  如果没有明确的信息,就给出肯定的结论,那未免过于草率了。

  奇怪的是,在这些媒体关于蚯蚓、中药、药材的相关文章中,几乎都见不到数据。是懒?还是正好方便扣帽子?

  更何况央视财经文中所谓的“蚯蚓因其体内含地龙素、多种氨基酸、维生素等,可作为珍贵药物治疗多种疾病”,压根就不是中医的思路。

  这倒像是卖保健品的思路。

  无论是央视财经那一篇报道,还是东方今报去年6月2日的报道《野生蚯蚓遭“绝户式”猎捕》提到过的用途有传统中药、药厂制药、天然饵料、两爬动物饲料。

  此外,养殖业会把蚯蚓作为鸡鸭鱼饲料,有机农业会在土壤中放养活蚯蚓、用蚯蚓粪施肥、有的甚至还用蚯蚓搅碎再加工后的液体有机肥。但这些因为需求量巨大,几乎用的都是人工养殖的蚯蚓。

  至少从两篇报道看,药厂制药、天然饵料(随着短视频的兴起,这几年钓鱼业爆火)、两爬动物饲料是有明显增长的,反倒传统中药没有明确提到过。

  而新京报那篇报道压根没涉及哪怕相对模糊的数据,反正全甩锅给中医中药就对了。

  其实,蚯蚓很早就被用作中药了,最早的记载大概是唐代蔺道人撰写的《仙授理伤续断秘方》。但是,它一直不是中药中的主流药材,使用蚯蚓的方剂也少之又少,用到蚯蚓的偏方验方也少有人用。所以,它的需求长期都是相对稳定的。

  具体到药典,1957年规定只有钜蚓科参环毛蚓或缟蚯蚓的干燥体才能被当做地龙入药,它们因为产于两广和海南而被称为广地龙,其余都算是土地龙;1995年,参环毛蚓依然被认定为唯一的广地龙,另外威廉腔蚓、通俗腔蚓、栉盲远盲蚓因在江浙沪一代被使用而被称为“沪地龙”。

  意即,药典中认可的地龙就4个品种,并且有着相对清晰的地域限制。而现实中,则是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见蚯蚓就捕,要知道,我国的蚯蚓有三百余种。这都能怪到中医头上?

  要中医中药真有这么大的能量,为什么规模性养殖的蚯蚓不用像其它人工种养的药材一样主要作为中药,却主要用到水产养殖、垂钓圈、鸡鸭鹅养殖呢?

  另外我们可以看一下药厂制药。

  药厂制药大体有两类,一类是生产复方地龙胶囊之类的胶囊,可以算归到传统中医药中;另外就是利用其蛋白质、维生素、氨基酸、地龙素等的造法了——这就跟中医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

  就中医而言,认为蚯蚓/地龙有清热利尿、通经活络、清肺平喘、平肝息风等功效,但总归而言,并不属于中医里头需要大量运用的药材。

  有人在批评“灭绝式”捕杀蚯蚓这种乱象的时候,也承认虽然蚯蚓入药在我国由来已久,但其实每年需求量极其有限且稳定。

  而某种药材使用量的突然增加,要么类似三七、石斛那样,冠以对某些疾病有特效的名义,在资本炒作之下,形成趋之若鹜的景象;要么类似治感冒之类常用的主要中药材,因为2020年之后对新.guan有明显疗效,需求量暴涨,之后供不应求,在中药材中率先涨价。

  如果没有这两种现象,凭什么说蚯蚓遭到“灭绝式”捕杀且市场供不应求、价格暴涨都是中医导致的?

  这种归因,其好笑程度,就跟将蚯蚓干价格暴涨归因给电影《流浪地球》系列一样好笑。

  2019年春节档科幻电影《流浪地球1》意外爆红,一路杀出重围,一度位居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二(目前排第五),其中就有地下城的居民吃蚯蚓干的镜头,而《流浪地球2》恰好去年官宣,这个春节档上映,还在热映的它已然进入了中国电影票房榜前十,且带动销售了1.2亿左右的周边产品。

  我们是不是由此可以说,《流浪地球》系列的爆火带来蚯蚓干需求大涨,导致蚯蚓价格上涨,且遭到灭绝式捕杀?或者说是,“流浪地球”计划已经悄悄启动,相关人士已经开始提前存储蚯蚓作为将来地下城的食品储备了?

  真的可以这么理解吗?

  这难道不荒唐吗?

  反正中医伴随中华民族而生,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融到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中,所以这“锅”一甩一个准。

  那还不得可劲地甩?

  【文/重楼,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针砭药石”,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