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想用亭可马里挑起中国与美西方的竞争?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2-06-07 15:00:16  来源:   作者:刘宗义
点击:    评论: 字体: / /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刘宗义】

  俄乌冲突发生后,对世界很多地区都产生了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特别是由于能源、粮食和化肥等价格的上升,对很多发展中国家造成了比较严重的外溢效应。南亚的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尼泊尔、孟加拉国等中小国家受到了较严重的冲击,尤其是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两国,因为在俄乌冲突之前已经发生了债务危机,所以后果尤其严重。

  对于斯里兰卡来说,上述因素与先前已经存在的债务危机结合起来,形成了一场 “完美风暴”。俄乌冲突的外溢效应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斯里兰卡出现自1947年独立以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国家实际已经破产;总理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宣布辞职,政府倒台;民众生活物资奇缺,社会陷入政治动荡。

  马欣达·拉贾帕克萨

  对于斯里兰卡现在面临的政治经济动荡以及原因,最近媒体报道很多,有很多学者进行了比较深入的分析。就像很多人分析的那样,斯里兰卡之所以发生如此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既有外部因素的影响,也有政府决策失当的原因。

  外部因素主要是新冠疫情、美联储加息和俄乌冲突。斯里兰卡外汇收入主要来自四个方面:海外汇款、旅游业、纺织和茶叶出口。疫情爆发后,这四个主要出口创汇行业都受到严重影响,外汇收入锐减。

  斯海外劳工汇款从2017年就开始下降,2018年降到71亿美元多一点儿;2021年比上年减少22.7%,今年前4个月又比上年降低6成;2019年,斯里兰卡接待外国游客人数190万名,旅游业的收入在36亿美元,占其总出口的24%。但2019年发生了恐怖主义袭击,2020年全球疫情爆发,到了2021年,斯里兰卡接待外国游客人数急剧降至15万名,旅游业收入缩水到10亿美元以下。并且,疫情引发全球通胀,斯里兰卡国内消费价格上涨剧烈。

  内部原因,一是2019年戈塔巴雅上台之后推出了大规模减税政策。一方面,减税刺激了消费,引发民众购买进口商品的热潮,加速了外汇储备的消耗。另一方面,财政部长说,减税使斯里兰卡政府每年的收入损失超过14亿美元;总理府在声明中说,减税每年造成约22亿美元的财政收入损失。

  二是2021年4月,斯里兰卡外汇短缺成为一个严重问题,斯政府试图通过禁止进口化肥来限制外汇流出,戈塔巴雅总统告诉农民要发展有机农业,改用有机肥,导致了大面积的农作物歉收,影响了茶叶和橡胶出口,斯里兰卡不得不增加粮食进口,使其外汇短缺更加严重。

  俄乌冲突使得斯里兰卡面临的财政危机和外汇危机雪上加霜。一方面,俄乌冲突导致国际市场能源、粮食、化肥短缺,价格上涨;另一方面,对斯里兰卡创汇部门造成了更沉重的打击。斯里兰卡的海外游客约有30%来自俄罗斯、乌克兰、波兰和白俄罗斯,其中俄罗斯是其旅游业最大客户,占其市场份额的15%。俄乌冲突发生后,大量俄乌两国游客滞留斯里兰卡,斯里兰卡对他们不收任何费用。

  2021年1月,斯里兰卡正式对外开放机场并重启旅游业。

  同时,俄罗斯是斯里兰卡茶叶第一大出口市场,10%出口到俄罗斯,因俄罗斯受到金融和贸易制裁而受阻。另外美联储的加息政策和美元升值进一步加剧了斯里兰卡的债务危机和外汇短缺。

  但以上这些因素只是斯里兰卡当前这场政治经济社会危机的直接原因或者表层原因,并不是根本原因。其根本原因是斯里兰卡债务融资型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

  斯里兰卡全称“斯里兰卡民主社会主义共和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同时也是一个福利国家,工业基础薄弱,能源资源较为匮乏,大量维持经济社会正常运行的生产、生活要素严重依赖进口,对外贸易长年处于赤字状态,经常账户逆差每年在30亿美元左右。2019年底,斯里兰卡拥有76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到2020年3月,其外汇储备已降至19.3亿美元。

  斯里兰卡经济开放措施很多都是政治斗争的产物,一些利于经济发展、财政开源的开放措施由于政党之争、党内斗争而搁置。为巩固下层选民的支持,创造良好的执政条件,每届政府基本都会加大涉及社会福利、政府雇员等公共领域的财政开支。

  另外,斯政府还要面对国内影响较大的工会组织要求增加工资的财政压力。为了满足不断上涨的社会公共开支,每年政府的财政都要把大量的开支从投资转移到消费上。为了补足支出,斯里兰卡一直依赖外国援助,并一直实行赤字财政。

  这种债务融资型增长模式积累了大批的外债。在缺乏优势产业,粮食不能自给,出口收入较低,而进口费用却在不断增长的情况下,这种双赤字——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状态,一旦遇到国际经济危机或者国内经济动荡,就会陷入债务危机。这种发展模式不改革,今后还会发生债务危机。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一样,经常周期性陷入债务危机。

  斯里兰卡的通货膨胀已经达到危险水平

  当前斯里兰卡的政治经济社会危机对我们中国是不利的,美国要塑造我们周边战略环境,南亚中小国家受到来自美印的很大压力,斯里兰卡的情况也是朝着这一方向发展。其对中国的不利影响主要在于三个方面:

  首先是拉贾帕克萨家族对华态度相对较好,在“一带一路”建设方面比较积极。这场危机之后,拉贾帕克萨家族在斯里兰卡的影响力将受到沉重打击,对建设项目的支持可能会受到影响。

  其次,印度和美西方抓住斯里兰卡债务危机的机会攻击中国的“一带一路”,炒作是中国的借款使斯陷入债务陷阱的谬论,这可能对我国国际形象和“一带一路”的发展不利。

  最后,斯里兰卡此后的对外政策可能会更加偏向印度及美西方,对我在印度洋地区的战略空间形成挤压,对我印度洋航道安全增加不确定因素。加勒万冲突之后,印度积极与美法英等国积极协调,在南亚和印度洋地区抗衡中国,尼泊尔加入mcc就是一个例子。印度认为,在斯里兰卡和巴基斯坦陷入债务危机之后,随着美国印太经济框架的推进和“印太”战略的加强,印度将有机会按照其国家利益的需求改变南亚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

当地时间5月16日,印度总理莫迪抵达蓝毗尼,尼泊尔总理德乌帕前往迎接 图源:德乌帕推特

  斯里兰卡新任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已经决定加税,并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帮助。总统戈塔巴雅也承诺履行义务,进行债务重组。在政治经济社会危机状态下,在imf的压力下,如果斯里兰卡能够推行一些开源节流的经济改革措施,对中斯未来的合作可能是一件好事。但是现在斯里兰卡几乎一无所有,很有可能像尼泊尔一样接受美国的mcc计划,加入美国“印太”战略。

  最近,斯里兰卡政府宣布计划将亭可马里开发为“工业港”,并将很快对此进行招标,这实际上是要将斯里兰卡港务局的土地货币化,卖地赚钱。亭可马里是天然良港,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印度、美国和日本将控制亭可马里视为平衡中国在斯里兰卡的影响力并主导该地区海上贸易航线的一种方式。斯里兰卡或许希望通过利用亭可马里的战略位置挑起中国与印度、美国、日本等的竞争,像尼泊尔一样,使自己利益最大化。

  斯里兰卡出现的问题,对于中国而言,其实质是一个如何处理与周边中小国家关系、如何塑造周边战略环境的问题。周边中小国家普遍存在政治经济社会弊端、治理能力较弱,区域大国或域外大国容易插手,同时这些国家又畏威而不怀德。我们中国的周边外交政策,需要进行调整。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