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乱终弃”,因为太相信望城区政府,让我们损失4.92亿元,谁还敢来雷锋家乡投资?!(一)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3-11-21 09:11:01  来源:   作者:尺度v
点击:    评论: 字体: / /

  核心提示:“政莫大于信,治莫大于仁”。商鞅相秦,南门立木,立的是政府的信誉,立的是人心的向背。可是,我们太信任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政府,相信她是湖南首善之地长沙市辖区,相信她是雷锋家乡的好人之城、希望之城,结果让我们损失巨大,我们大部分还是本地人,如此政治生态、投资环境实在令人堪忧。

  尊敬的各大媒体负责人:

  我们是长沙市望城区铜官、乔口砂石基地部分业主代表,之前大部分一直在湘江沿岸望城境内合法从事砂石生产经营。

  2011年,湖南提出了把湘江打造成“东方莱茵河”的宏伟蓝图,湘江流域的治理与保护提到一个新的高度。

  缘此,2012年4月起,长沙市开展全市河道及砂场综合整治行动,拆除了134家砂场。我们大部分就是原来的砂场业主,我们有些生产线与政府的合同经营期还未到期,也未给予足额补偿。但是为了顾大局,我们就积极响应望城区委、政府的号召,“舍小家顾大家”、“忍痛割爱”主动配合全市砂场全面整改,对之前合法经营的砂场进行了拆除,同时我们也相信区委、区政府事后会对我们进行妥善安置和合理补偿。

  2012年7月25日,长沙市政府决定在湘江干流长沙段和浏阳河、捞刀河下游建设六个规范化砂场,并在每个砂场设若干条生产线。当时长沙市政府文件《长沙市人民政府关于砂场建设和准入工作的通告》(长政发【2012】22号)明确设置前提条件:新建砂场业主必须是2012年砂场综合整治行动中依法拆除的134家砂场之一。包括后来由长沙市河道及砂场综合整治指挥部、湖南省昌大拍卖有限公司联合制定的《择场竞价安置实施细节》,以及由望城区新建砂场工程建设指挥部、湖南省昌大拍卖有限公司联合制定的《择场竞价安置实施细节》或区政府会议纪要等都表明:新建砂场或某条生产线的竞价拍卖带有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安置性和特许经营性,是一次非常明显的具体行政行为。

  为了执行落实长沙市这次河道砂场全面整治,望城区人民政府成立了国有独资公司——长沙市望城区望湘砂石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望湘公司),授权或委托该公司履行部分政府职能,管理望城区域的砂石基地。

  于是,分别在2012年8月、2013年3月,我们原砂场业主进行组合竞标,分别取得望城区境内铜官砂石基地(10条生产线)、乔口砂石基地(6条生产线)的五年经营权。并与拍卖公司、政府指挥部签订了《竞价安置成交确认书》,但中标后的业主未与政府或之前望城区成立的“望湘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合同。未签约的原因是政府承诺的条件未达到,以及对五年经营期满后的续期和退出补偿等拍卖文件没有明确约定的条款,未能达成一致。

  整个过程不仅有政府的背书,而且处处还有政府的“烙印”(红章子),出于对政府的高度信任,我们有些业主把竞标款付到了长沙市财政专户,财政账户再通过财政流程转支到“望湘公司”账户,有些业主把竞标款直接付到“望湘公司”账户。

  然后,”望湘公司“用业主所支付的竞标款建设了铜官砂石基地的基础设施和厂房,以及乔口基地的基础设施,但未建厂房。业主又自费投资建设了砂石生产线,我们业主其实是这两个砂石基地的实际投资者,前期投资金额达3.32亿元,再加上我们后来投资1.6亿形成的地上建筑物,总投资达4.92亿元。

  期间,2017年我们又历经全国环保大督察,本来我们的砂场应该是市政府批准、手续齐全、环保也达标的企业,结果也被关停整改。特别滑稽的是有些上级领导来考察、调研或检查时,也要我们关停,甚至规定生产时间,这已经构成违约,同时给我们造成巨大的损失(原来事实上“望湘公司的手续根本就不完备,也不达标),因为同时期砂石市场需求量非常大。

  由于在经营存续期内全过程的半天生产,加之对期满后的续期和退出补偿等双方没有明确约定,再加上我们这些业主原来就是被拆除的134家砂场业主之一,此次竞买成功,本来带有安置性,以及砂石行业的特殊性,投资巨大,我们也多次与政府协商续期或退出补偿等,但一直没有明确答复。只是,政府又默许我们经营了二年,中间又经历连续三年的疫情,大部分业主惨淡经营,与我们当初的投资收益预期相差甚远。

  时间到2020年8月,不知道望城区政府玩什么“套路”?明知道铜官、乔口两个砂场基地是市政府及各主管、职能部门批准的砂场,土地的立项、规划、报批等手续是完善的,望城资规局却以“土地未批先用”为由,分别作出【2020】76、7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没收铜官、乔口砂石基地土地上构筑物、上盖物。业主投资几千万、上亿的地上附属资产,就被一纸《行政处罚决定书》变相国有化!而整个罚没过程,我们作为重大利害关系人却毫不自知情,因此这个行政处罚决定无论程序还是实体上都存在严重违法,是政府领导授意、职能部门执行,“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这场“闹剧”给我们业主造成巨额财产损失,同时也是一种涉嫌滥用职权的犯罪行为。

  2020年12月,“望湘公司”不知道以什么角色、身份?竟然向我们业主发出《通知》,要求按照砂场民营退出工作实施计划,启动铜官、乔口砂场民营生产线经营权退出工作。单方以经营期限届满为由,禁止出货,但未明确对各生产线业主作任何补偿等善后事宜。

  2021年6月,铜官、乔口砂石基地被望城资规局出让,被“望湘公司”低价拍得。导致我们业主前期投资3.32亿、后期投资1.6亿形成的地上建筑物等地上其它附属物,总投资达4.92亿元,却被“望湘公司”以7370万元、824万元评估价低价竞得。玩了一个从“左手到右手”的游戏,而我们业主被这个“游戏”坑惨了。同时,这个出让、拍卖过程我们也是毫不知情。

  再到2021年9月,又是“望湘公司”向我们发出《全面退场的通知》,单方认为与各生产线的合同关系已经解除,要求我们限期清货并将生产设备搬离。

  我们不懂政府特许经营权与什么“ppp"项目、bot行政特许经营权的竞合等这些专业术语,但我们懂朴素的道理,我们与政府的“望湘公司”的合作,就好像是一场“婚姻”,五年“蜜月期”,资产都是我备的,吃我的、用我的,现在要“离婚”了,竟然要把我“净身出户”,并扫地出门,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即使“离婚”了,但子女的抚养、双方共同财物的析产等都会有一个说法。另外,最重要的是我们之前所有的投资、投入,是出于对望城区政府的高度信任。

  为此,我们业主走上艰难的维权之路,先是逐级通过几级信访直到国家信访,再是通过巡视组反映,最后又通过漫长而又“劳命伤财”的诉讼之路,陷于无限的诉累之中,也陷于“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讲法律”的怪圈。国有平台“望湘公司”率先发起民事诉讼,我们业主被迫应诉,法院判决我们输了。当我们业主郑重开始跟他们讲法律时,就发起行政诉讼,但是“你跟他讲法律,他跟你讲大局”,他们又进行行政干预,导致行政诉讼没有进入实体审判而”胎死腹中“。我们的合理、合法诉求没有得到任何进展!

  为了行使司法救济的最后途径,于是我们就行政诉讼提起了检查监督和最高院的申请再审程序,目前都还处在立案审查中。

  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我们相信最高院、检察院一定会作出公正的判决,响应人民群众的期待。

  事实的认定采信、法律的适用,在最高院、检察院没有作出裁定或判决前,我们暂时不发表任何观点。但我们就亲历的事实与相关国家政策提出以下问题供望城区的主政者深思:

  1、望城区政府是否符合诚信政府、法治政府的要求?与目前中央、各级党委、政府大力提倡的打造法治化、市场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还有多大的距离?

  我们甭管是不是违法设置行政许可,反正我们业主在参与这场砂场全面整治行动过程中,都是在政府的主导下,处处明显有政府的背书,我们业主才充分相信,并拆巨资参与新砂场建设的。若是政府当初就有过错或合同有重大瑕疵,那也是政府误导了我们,你们政府的过错或瑕疵不能由我们业主来”埋单“,”始乱终弃“的行为与诚信政府、法治政府的精神严重相违背!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企业无信,则难求发展;社会无信,则人人自危;政府无信,则权威不立。”而我们业主目前的困境一切都是源于对政府的高度信任。

  2、望城区委、区政府是否与当前中央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精神相违背?

  2023年7月19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意见》正式发布,民营企业主倍感振奋,充满信心!紧接着7月28日,国务院为了贯彻落实《意见》,推动解决民营经济发展壮大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国务院“互联网 督察”平台从即日起,向社会征集阻碍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问题线索。说明这次是“动真碰硬”,要根除阻碍民营经济发展的作风顽疾。8月1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又联合印发了《关于实施促进民营经济发展近期若干举措的通知》(简称《若干举措》),提出了28条具体措施。

  可见,中央对民营经济的支持与发展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而我们业主都是民营企业主,望城区委、政府此次对我们的态度和相关处置方案,不仅没把我们当做自己人,而是当做”敌人“似乎有点”赶尽杀绝“的味道。

  3、如此营商环境,谁还敢来望城”投资兴业“?

  湖南省委书记沈晓明多次强调,营商环境是招商引资的生命线,优质的营商环境是造福子孙后代的”金饭碗“。我们铜官、乔口砂石基地的业主此次经历与遭遇却是一个反面案例,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广告,我们大部分还是望城区或长沙市本地人,若是外地投资者知道我们的处境后,这座本来是投资热土的”希望之城“会变成”望而生畏“的是非之地了。此外,”殷鉴不远“望城”4.29“事件,相关主管职能部门全线失守,造成震惊全国的惨剧,这些都是行政乱作为或不作为的具体体现。

  我们认为这次经历,其实也是政府相关职能部不作为、乱作为,这是一种更深层次的隐性腐败,也是一种“合法伤害权”,对社会危害也越大。这种“合法伤害权”无论是落在谁的头上,不管他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都是苦不堪言的。其实,如果一个事情不能正确的引导与处理,那么在今天看起来是我们业主或个别人受到伤害,而随着时间的纵深推移,最后将没有谁不是受害者。社会的发展需要在有序有机上进行,如果失去了这个基点,那不管你是普通人还是你是官,最后都将成为这个游戏的牺牲品。

  投诉人:朱国辉 手机13874822781

  杨振军 手机13808481039

  姜志明 手机13808461039

  颜爱辉手机13973112100

  2023年11月15日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