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天嚷嚷市场的一些中国所谓“专家”,其实根本不懂市场!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4-01-22 11:28:01  来源:   作者:于中宁
点击:    评论: 字体: / /

  某专家最近有个讲话,标题是说他是了解资本市场的。了解个屁。中国没有一个金融干部经济学家,敢说自己了解资本市场。你玩过吗?中国的经济学家,金融家,金融干部,金融从业人员,有几个下海炒作不是靠内幕消息、内幕交易发的财?在美国这些人早就进去了,剩不下几个。

  美国的经济学家金融家,即使是专门搞资本市场的,没有人敢说自己了解资本市场。

  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诺顿和斯科尔斯,他们发明了衍生金融模型,下场玩了玩就输的把裤衩都丢了。

  像索罗斯这样真正的玩家连篇累牍发表文章,说资本市场是非理性的,不可预测的。

  巴菲特虽然被誉为是投资大家,但是赵瑜请巴菲特去给沃顿的学生做讲座时,巴菲特说永远不要相信有人说自己是了解资本市场的,尽管深入的研究比盲目投资要好,但是没有任何研究是尽善尽美的。

  中国的经济学家就是特别不要脸,说的话连基本常识基本逻辑都没有。

  我这辈子因为工作性质接触的中国和美国专家非常多。美国的专家说话都非常谨慎,我们曾采访过哈佛的好几位教授,包括博士课程主席,采访过芝加哥商学院院长和芝加哥的一些教授,采访过华尔街大佬,当然,和沃顿的教授谈得就更多了。后来又因为其他的机缘,和五六个商学院院长交谈过。

  他们的特点是,交谈的学术味儿比较浓,当他们谈一个观点时,总是要提到一些前提和限制条件,总是强调这些前提如果改变,那么结果是不确定的。萨谬尔森曾经讲过,经济学家有个毛病,总是说一方面怎样怎样,另一方面又会怎样怎样。所以当你和美国的这些学者接触后,会觉得中国的所谓教授专家学者连基本的素养都没有。这些人的自信其实就像大猩猩拍胸脯一样,不过是吓唬人的。

  不仅仅中国的所谓学者是不专业的。中国的高层金融干部也是不专业的。赵瑜先后曾经陪摩根斯坦利和摩根大通的董事长们,拜访过中国几乎所有重要的金融机构的董事长,出来后他们会在车里或回到办公室后评论这些重要的金融干部。在他们看来,这些干部除了一两个之外,其他连基本专业素质都没有。而且这些人作为金融大机构的主管领导人,有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就是基本不看财务报表和资产负债表,对自己企业存在哪些问题根本没有概念。而这个工作他们每天都要做。

  另一方面,我和许多岁数比我大的专家有过接触。最早我主要采访自然科学方面的学者,后来因为拍摄,与建筑文物方面的老专家接触很多,这些老专家的一个特点就是谦虚和真诚。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钱学森、郑孝燮、启功、罗哲文、王景慧等。

  70年代末,我被调到电影局之前,采访钱学森比较多,基本上半个月左右就有一次。钱老的学问,说实在的,我们根本听不懂。但是钱老的人品,真的让你肃然起敬。那些假冒伪劣的院士,和钱老比,连天上地下都算不上,早应该埋到地里去了。

  90年代中期,由于李岚清副总理的推荐,开始在各大部和各大机构讲管理课。去七机部一院讲管理课,钱老亲自做开场白,并陪同整场。一个年轻人有点出息,他高兴得不得了。

  90年代的时候,我们的干部、学者是非常好学的,求知欲非常强。由于90年代初,我们到美国拍了一部长达6小时的美国企业管理的电视专题片,并在此基础上出了一本专著,讲课联系美国实际比较多,所以更受企业管理者的欢迎,各个部的企业管理处都和我们讲过这种情况,说他们请的那些专家讲的都太空。

  但是,正是90年代开始学习的这批人,现在开始牛哄哄了。他们其实只是学了一些教条,并没有从美国的经济管理和企业管理中学习到真东西。很多当时美国经济管理和企业管理中的一些真经,并没有在中国的经济管理和企业管理中得到实现。老一辈学者的学风和人品,就是在我们这一代、在市场化的大潮冲击下被彻底扭曲了。

  当然,值得庆幸的是,现在50来岁的某些干部和学者,继承了老一辈学者的谦虚和好学的精神,但是我认为他们所处的大环境,使得他们很难施展,有所作为。中国现在急需要改变学风,像延安整风那样,让教条主义和那些宣扬教条主义的人没有存在的余地,让实事求是成为我们学习和讨论的基础。

  实事求是,首先要认清什么是美国的教条,什么是美国的事实。至少没有在美国资本市场中滚过的人,没有研究过美国各个产业是如何进行管理的人,没有在美国的大企业中工作过并研究过美国的企业管理的人,你说你懂市场、懂产业、懂企业,你不是吹牛是什么?

  需要强调的是,有些人讲的实事求是是假实事求是,实际上是西方教条,连什么是西方的事实都不懂。例如胡某某和她的财新,这个人其实就是美国强盗资本主义时期的扒粪者。中国必须认清这些混淆是非的骗子。

  假实事求是和真教条主义的一个实例就是周其仁。

  90年代中,我曾和周其仁同台讲课,周其仁以他操盘的联想管理层收购为例,讲人力资本。我下个结论就是狗屁不是,因为他根本不懂资本市场是怎么操作的。他学人力资本,连人力资本如何定价都不懂,我相信他直到现在也不懂。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经济学理论能够计算人力资本定价,人力资本只能由市场定价,而市场定价是有一系列的程序、规则和方法的。

  其实联想的问题都藏在周其仁的肚子里。只要和美国的管理层收购程序对比一下,你就知道联想的猫腻在哪里,不过是打着专家的旗号,用一个假模型进行的内幕交易而已。不要说周其仁根本不懂人力资本定价,就是真懂,他也没有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定价资格。联想的私有化过程问题重重,只不过我并不想说这件事情。

  周其仁张维迎这样的人一天投资银行都没干过,他们怎么会懂资产定价?只能说他们屁也不懂。张维迎因为看不懂资产负债表,还出过大笑话。

  像周其仁张维迎这种人,就是叶公好龙,一天到晚讲市场这样,市场那样,其实他们根本不懂市场,还牛哄哄的,自以为挺了不起,其实脑袋都被华尔街口的那只牛蹄子踢坏了。

  我曾经说过,应该把那些主张市场的经济学家赶到市场中去,让他们自谋生路。一天到晚在岸上指挥别人游泳的人,应该下到海里自己扑腾两下子,如果你连浮都浮不起来,为什么别人要听你的?还给你个固定位置,让你整天吹牛?这种体制非改不可。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