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巩固扫黑成果,必须和加强公有制相结合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2-06-13 08:26:54  来源: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字体: / /

  教父是怎么产生的。

  许多人看过教父,有多少人考虑过这个问题?

  为什么美国能产生教父,而解放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国的教父绝迹?

  教父的起源,与封建制度有关。

  中国历史上的族长,其实在本乡本土范围内就是一个个教父。

  封建制度建立在农业经济基础上,以家族为基础,彼此之间通过血缘和宗教建立联系。族长(或强势人物,一般情况下两者合二为一),与其他成员之间建立主仆关系。其他成员有义务服从族长,族长有义务保护其他成员。

  家族成员依据与族长的血缘亲疏关系,确立彼此之间的尊卑关系,卑者服从尊者。家族成员之间彼此关照,有矛盾由族长调节。族长掌握司法权。遇到事情,枪口一致对外。(比如,封建传统浓厚的地区,帮亲不帮理,外来人口即使是贩卖来的,也没人会帮助她们。)白孝文开始替代族长父亲到那些弟兄们闹得不可开交的家庭里去主持分家事宜,到那些为地畔为墙根为猪拱鸡刨打得头破血流的族人家里去调解纠纷。他居中裁判力主公道敢于抑恶扬善,决不两面光溜更下会恃弱凌弱。他说话不多却总是一句两句击中要害,把那些企图在弟兄伙里捞便宜的奸诡之徒或者在隔壁邻居之间耍弄心术的不义之人戳得翻肠倒肚无言以对。他比老族长文墨深奥看事看人更加尖锐,在族人中的威信威望如同刚刚出山的太阳。他的形象截然区别于鹿兆鹏,更不可与黑娃同日而语。

  族长往往是集本族的首富、官方对接人、暴力掌握者、宗教赞助者或祭司于一身,既控制经济基础,也控制上层建筑。 白嘉轩面对西边铁壁叩拜在地:“弟子黑乌梢拜见求水。”就连叩三个响头,从腰里解下一只细脖儿瓷罐,在燃烧着的香蜡表里绕过三匝,退出铁庙,用细绳吊放到潭里飘着。白嘉轩背对铁庙,其余的人了都一律改换拜跪方向背向水潭,锣鼓家伙也收了场,不准说话不准咳嗽不准放屁,一片屏声敛息的肃穆气氛,等待西海龙王赐舍给西海黑乌梢珍贵的水,星全以后,交过夜半,山里梢林掀起一阵骚啸,静跪在地的人全都冻得抖抖嗦嗦牙齿磕碰,猛然听得潭里传出“咕咚”一声水响。白嘉轩朗声诵道:“龙王爷恩德恩德恩德!”跪伏在地的人一齐跳起来,丢弃了头上的柳条雨帽和蓑衣,把身上的衣裤鞋袜全部剥光,表示他们全都是海中水族是龙王爷的兵勇……

  得罪了族长,最好远走高飞。否则,没有好结果。田小娥拉白嘉轩精心培育接班人白孝文下水,被白嘉轩当众处以私刑,后来又在白嘉轩的默许下,被鹿三杀害。

  表面上的族长都德高望重,实际上大多数都是土豪劣绅。

  如果现任族长或他的嫡长子不争气,就会有本族内部的人与之争夺族长或族长继承人的位置,最终取而代之。

  一个家族如此,上升到国家层面也是如此。

  一个家族使用暴力手段推翻了前皇室家族的统治,改朝换代,革故鼎新。地方家族,依附于皇室家族。皇室家族出让一部分权力,彼此形成统治阶级的同盟。

  欧洲也一样,凯撒的崛起,离不开凯撒家族和马略家族的联姻。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封建家族统治的物质基础之一,是农业是主要支柱产业,只要垄断了土地,就能稳定地控制财源。族长们(领主们)财大气粗,修筑碉楼(邬堡、土楼、城堡),豢养打手。

  物质基础之二,是农业社会剩余产品实在有限,中央政权没有足够的物质资源,难以维持强大的国家机器,剿灭各地的叛乱,并把触角深入到社会基层,只好听之任之。

  地形比较规整的地区,比如有平整的核心农业区的中国,可以建立中央集权。地形比较复杂的地区,比如土地狭长、零碎的日本,只能分封大名。地形更加复杂、碎裂的地区,比如多山地、河流、黑森林和海峡的欧洲,连分封都做不到,只能四分五裂。

  进入工业化社会,农业让位于工业,国家暴力有足够的物质基础延伸到基层,有粉碎这种家族统治的物质基础。

  但是,这种建立在血缘基础上的家族统治,其实并没有绝迹。

  西西里有一个说法:世界太危险了,孩子必需有两个父亲才行。因此孩子到达一定年龄后孩子父亲就会请求当地有威望有权威的人(朋友)来充当孩子的教父。

  用现代的话说,就是这个孩子认强者作父亲,强者罩着这个孩子。

  此时的工业社会,政府已经有足够的物质资源强化统治,为什么还会存在这样的私人家族式统治呢?

  只要是私有制社会,就会存在私人财富不均的现象,就会有一部分人利用自己的财产优势对他人产生支配能力。这是出现教父的第一个条件。

  只要是法治社会,无论是为了避免国家机器血洗在野精英,还是为了避免官僚以权谋私,或是为了避免伤及无辜,任何法律都不可能制订得足够严密,就会有一部分人游走于灰色地带。这是出现教父的第二个条件。

  私有制加法治社会,必然出现教父。注意,这里说的是狭义的教父。

  这些人游走于法律的灰色地带,从事违法勾当,聚敛私人财富,组织私人团伙,不断扩张势力范围,形成循环发展。

  合法交易,不需要组织团伙,使用资本量即可碾压对方。非法勾当,组织暴力团伙,抢夺地盘,谋求利润。

  其实,中国历史上也有类似教父的人物,比如被汉武帝灭族的郭解。

  司马迁赞扬郭解,认为这种人,“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

  好听一点说,这种人一诺千金。难听一点说,这种人说到做到,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郭解的经济基础显然不是建立在土地上。他早年打打杀杀,杀人越货,后来金盆洗手,具体做什么营生不清楚。只能判断他的财源比早年更充裕了,所以不用打打杀杀,抢劫盗墓,开始装太平绅士了。有人说,他是垄断了朱砂生意,司马迁没有记载,不猜测了。

  教父早年也是做抢劫生意,后来垄断了西西里社区的橄榄油生意,贩卖私酒,疑似没有涉足黄和赌。有外人要在他的地盘上贩毒,他不同意,结果遇袭。他的三儿子退伍兵麦克杀死了毒贩和给毒贩撑腰的警官,从此走上家族生意的路线。

  公有制国家无法出现教父。

  私人财产无法做大到足以支配他人的地步,没有足够组织运转的经费,也就无法建立组织。

  教父的三个财源,抢劫、橄榄油和私酒,都无法在公有制社会稳定存在。橄榄油生意和酒类,从原料到销售,全部国营或集体经营,有完整的生产和销售网络。教父既无法生产,也无法销售,更不可能从中加价垄断。抢劫国有消费品,那是活腻了。再说,抢到了也没有商店收购,教父也不好销赃。

  教父等人,最多是小打小闹,抢点现金,这点现金自收自支都有赤字,更不用说豢养庞大的组织。教父完全无法从小混混进化为有组织犯罪的头目。

  《老炮》之中的六子就是这种人。他生不逢时,生早了,只能打架斗殴,动动砍刀,出了监狱,进局子,几进几出。手下兄弟们有的修车,有的买早点,有的开理发店,都有第二职业,有的自己从事其他职业挣到钱的,也就不再和他纠缠了。他自己虽然打肿脸充胖子,但是因为没有正经职业,明显看出寒酸得要命。

  如果晚生20年,估计也能找到财源,成为手下兄弟们的衣食父母,让他们穿上黑西装,成为脱产的职业打手。把自己的组织做大做强,称王称霸。

  私有制国家不一定出现教父。

  墨索里尼时代,意大利黑手党被彻底镇压。一方面是意大利的经济趋向战时统制经济,是计划经济的一种,黑手党失去财源;一方面是法西斯根本不讲法律,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没有灰色地带;一方面是墨索里尼的黑衫党和黑手党高度雷同,流氓无产者在黑衫党内找到了饭碗,导致黑手党打手匮乏。

  墨索里尼时代的意大利剿灭黑手党,可以认为黑社会的大火并,法西斯国家的黑手党取缔了民间的黑手党。此时,狭义的教父消失了,墨索里尼是广义的意大利最大的教父。

  因此,如果我们对教父采取广义的定义,承认墨索里尼这样的人是广义的教父的话,那么私有制国家就一定会出现教父。

  有私人的物质基础,就必然有私人的社会组织,区别无非是这种组织合法不合法。墨索里尼本人是意大利最高统治者,法律由其制订,他的组织一定是合法的。

  物质决定意识。贯彻意志,必然有对应的物质基础。反过来,有了物质基础,就能贯彻自己的意志,也就必然有对应的意志。

  社会成员的财富悬殊,必然会有一个部分社会成员的意志强于另一部分社会成员的意志,当双方的意志发生冲突的时候,必然是一部分社会成员的意志碾压另一部分社会成员的意志。

  严刑峻法解决不了教父的问题。

  只要有土壤,就会有细菌。只要有经济基础,就会有对应的上层建筑。一个教父上了黑名单,人神共愤,倒下去,继任者自然而然站起来。

  抑制官僚的权限,避免法律伤害无辜,避免官僚滥权威胁统治阶级,教父就能游走于灰色地带。

  扩张官僚的权限,可以越界打击教父,无非是给官僚担任教父的机会。黄金荣身兼二职,既是上海法租界最高的华人探长,又是上海滩知名的教父。收缩低级官僚的权限,扩张高级官僚的权限,也一样。极端的例子,就是前面说到的墨索里尼。

  给予民间自由裁量权和执法权,民间可以见义勇为,打死恶棍不承担责任。有基层组织,他们能腐蚀甚至篡夺基层组织,没有基层组织,他们能自己建立基层组织。所以,最终的自由裁量权必然被财大气粗、心黑手狠的教父垄断,被打死的都是民间一时冲动的良民和教父看不上眼准备迫害的人。当年对土豪劣绅施行公审的前提,是分田地,彻底摧毁了土豪劣绅的经济基础,否则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公审由谁组织,谁被审判。

  网络舆论监督,其实也受极大的限制。抛开物质基础与平台的关系不说,网络的热情最多维持一周,任何其他重大事件,都可以让民众的关注转移,导致舆论压力后继乏力。

  只要不触动私有制的经济基础,最终必然出现类似教父的人物。

  教父只是私有制社会不平等的一角。

  民众对教父深恶痛绝,希望能彻底铲除这类人物,殊不知,问题的根源在于不同社会成员对物质资源的掌握悬殊,一部分人调动社会资源的能力远远强于其他人,就可以轻易贯彻自己的意志,碾压绝大部分人的意志。这部分人为了自己的物质利益,损害他人的利益,碾压他人的意志。

  他人的利益的意志是否被碾压,完全是否与教父的利益和意志相冲突。

  教父不过是最低级的表现形式。处于教父阶段的社会渣滓,其经济来源还没有完全脱离暴力,把自己对其他社会成员的欺压包装得文明化、制度化、合法化而已。

  当然,权力不会存在真空,一位教父洗手上岸当太平绅士了,自然会有新的小混混晋升为教父。

  加强公有制,教父这样的私人组织就成了无本之木。否则,必然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再生。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