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废除国内生产总值只是早晚问题——兼评张维为《谈谈gdp》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2-09-30 14:27:06  来源: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作者:迎春
点击:    评论: 字体: / /

  国内生产总值是一个根本错误的指标,废除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最近看了网上发表的张维为《谈谈gdp》(以下简称《谈谈》)以后,再说说我主张废除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看法,求教于经济学界。

  一、什么是gdp

  gdp的中文统计指标叫做国内生产总值,这是当今资本主义世界各国表现经济总量的官方指标。它表现的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收入总量,而不是经济总量。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也采用国内生产总值体系,作为表现我国经济总量的指标。国内生产总值表现的根本就不是经济、不是经济总量,因此,国内生产总值指标必然要被否定、废除,问题只是时间的早晚。

  《谈谈》说:“gdp是我们讨论经济规模最常用的一个概念,我们经常听到的说法就是中国经济规模现在是世界老二,仅次于美国:2021年中国的gdp是17.7万亿美元,美国是23万亿美元,中国的gdp已经是美国的76%,然后大家都在推算哪一年中国经济规模将超过美国。”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大于我国,就是经济总量大,是错误的,因为,国内生产总值表现的根本不是经济,而是收入。

  1,什么是经济?

  比较中国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经济总量,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经济?现代西方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于经济的认识,存在着根本区别,因此,作为反映经济总量的统计指标,也存在着两种对立的指标体系。

  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是指物质产品的生产和再生产;而现代西方经济学则认为经济就是收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础上的经济指标体系,是工农业总产值、社会总产值等。现代西方经济学基础上的经济总量指标,才是以收入表现的国内生产总值。经济作为物质产品的生产、再生产,与收入是不同性质的经济活动,原本就是不同的概念。

  恩格斯说:“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马恩选集》第三卷 第574页)经济:“指物质资料的生产,以及相应的交换、分配、消费。”(《政治经济学词典》第55页)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是物质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

  现代西方经济学则认为经济是收入。“国民核算体系(sna),是以现代经济学家萨伊的庸俗经济学为理论基础的,不分生产与非物质生产部门,认为凡是收入的所有者即收入的创造者,不管你是生产劳动者、资本家、总统或者妓女都一样。主要指标有国民生产总值(gnp),国内生产总值(gdp),工业、农业、服务业的增加值等。”(《新中国前三十年关于计划经济的争论》第44页 刘日新著)“萨伊这种生产不创造物质,只创造效用的观点,无限地扩大了生产劳动的范围——把赌徒、娼妓等活动也看作‘生产劳动’——是十分荒谬的。”(《西方经济学史概要》鲁明学等著 275页)可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西方经济学,对经济有不同的认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经济是物质产品的生产、再生产,是符合实际的科学理论。而西方经济学把收入看作是经济,则是错误的理论。

  2,国内生产总值的根本错误

  国内生产总值的错误,不是计算方法的错误,而是用资本主义经济替代经济“一般”的本质错误。

  《谈谈》说:“我一直对按照美元官方汇率计算的gdp有所保留。如果一定要使用gdp,我自己是更倾向于使用购买力平价,英文叫ppp,purchasing power parity。我自己实地考察过100多个国家,我觉得相对而言,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比美元官方汇率计算的gdp更加靠谱一点”。

  国内生产总值是用“官方汇率”计算,还是用“购买力评价”计算,是计算方法的问题。国内生产总值的根本问题,不是计算方法的问题,而是对生产、经济的认识问题。以现代西方经济学为理论基础的国内生产总值,不管是采用官方汇率还是购买力评价计算,都把收入等同与经济、生产。可见,国内生产总值的错误,不是采用什么方法计算的错误,而是基本理论、概念的错误,是混淆经济与收入的错误。

  《谈谈》还说:“除了购买力平价之外,我们还可以讨论一下gdp本身的统计方法问题。美国和西方主要国家gdp的计算方法采用‘支出法’,就是一个国家产生的各种支出费用的总和,比方说,2020年初的时候,美国的核酸检测收费比中国贵100倍,美国仅核酸检测一项,在它的gdp的统计中就比我们高100倍。”

  国内生产总值指标的计算方法之一是支出法,本身就是一种荒谬的统计方法。

  经济和支出不是一回事。经济是物质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是人类社会的基础,而支出、收入是生产物质资料以后的分配活动。通常所说的支出,是指物质产品的支出,或者是它的一种社会形式即货币支出。经济是以生产为基础的物质产品的生产和再生产,怎么能够直接用支出表现、替代呢?经济与支出本来就是不同的概念,怎么能够用“支出法”计算“生产总值”呢?可见,以现代西方经济学为理论基础制定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不仅虚夸经济的体量,而是混淆了经济与收入、支出的区别和概念。

  总之,采用国内生产总值表现经济总量,不仅夸大了经济的数量,不仅是计算方法的问题,而是对经济认识的根本错误,反映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现代西方经济学对经济认识的根本对立。

  用国内生产总值表现一国的经济总量,不仅混淆了经济与政治、文化等社会领域的基本界限,抹杀了生产与流通、消费等的区别;采用国内生产总值表现经济总量,是资本主义经济的总量,也必将把经济发展进一步引向资本主义的死胡同。

  经济是物质产品的生产与再生产,是生产领域的活动,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而物质产品的生产又是再生产的基础;收入、支出是产品生产以后的分配领域的活动。只有生产领域才进行物质产品的生产,而收入、支出的分配活动,则涉及政治、文化以及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

  《谈谈》说:“法国经济学家萨皮尔-----他还指出西方国家gdp中三分之二以上都是服务业,服务业普遍是被高估的,我觉得这个观点是有道理的。”所谓的服务业不是被高估、低估的问题,而是根本就不属于经济活动。

  国内生产总值的生产法,把整个社会的产业划分为三次产业:“第三产业即服务业-----包括:批发与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与餐饮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国际组织,以及农、林、牧、渔中的农、林牧、渔服务业,采矿业中的开采辅助活动,制造业中的金属制品、机械和设备修理业。”(《中国统计摘要》2015 第179页)可见,服务业(即第三产业)不仅包括再生产领域的流通、消费行业,而且囊括了政治、文化以及社会的各个部门。这些部门根本不能生产物质产品,有些部门甚至就不是经济部门,怎么能够把这些部门的收入都计入经济总量呢?这是混淆经济与收入、支出的必然结果。

  二、国内生产总值是资本主义经济总量的表现

  经济即物质产品的生产和再生产,总是在一定的生产关系下进行的,不是在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关系下进行,就是在公有制经济为主体的关系下进行。在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下,资产阶级生产的目的是赚钱。对于资产阶级经济学来说,货币收入就是经济,因此,收入的总量就是经济总量,这是由资本主义经济性质决定的。

  采用国内生产总值表现经济总量,表明经济活动的目的是赚取利润。因此,赚钱更快的金融活动,包括股票、债券、外汇、期货甚至于“虚拟货币”的买卖日益猖獗,而物质生产却不断衰落。美帝国主义的国内生产总值庞大,物质产品的生产不断衰落,就是典型例证。采用国内生产总值指标表现经济总量,必将把经济进一步引向资本主义的死胡同。

  世界经济发展的历史表明,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必将灭亡,公有制的共产主义必将取而代之。作为表现资本主义经济总量的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也必将随着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消灭而废除,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经济必将以工农业总产量、社会总产值等总量指标,表现社会的经济总量。

  三、有没有科学的指标体系?

  《谈谈》说:“我自己实地考察过100多个国家,我觉得相对而言,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比美元官方汇率计算的gdp更加靠谱一点,当然我们要承认没有一种指标体系是十全十美的,十全十美的指标体系还有待我们去创造和发明。”作者考察的100多个国家,都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国家,是现代西方经济学的一统天下。作者为什么就不研究研究毛泽东时期的经济指标体系呢?就不研究研究公有制经济的指标体系呢?以工农业总产值、社会总产值为主要经济指标的体系,难道“还有待我们去创造和发明”吗?

  新中国的毛泽东时期,物质生产和再生产是在公有制经济为主体的关系下发展,物质产品的社会形式分为产品和商品。发展经济的主要目的,是不断提高劳动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和巩固国防,生产的产品和商品主要是为了满足消费的需要,不是为了赚钱。因此,主要经济指标是工农业总产值、社会总产值等,表现的是物质产品产量的发展变化。由于物质产品之间的性质不同,只能以社会劳动量表现产品的量,经济总量表现为工农业总产值、社会总产值等;对外贸易主要也不是为了赚取利润,而是为了进口我国所需要的机器设备以及缺乏的产品等。总之,社会生产、再生产的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产品生产占据了统治地位,表现经济总量的指标也不再是货币收入总量,而是物质产品的总量。可见,两种经济指标体系的不同,是由经济关系的性质决定的。

  毛泽东时期是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为指导,制定了一整套经济指标体系,包括工农业总产值、社会总产值、国民收入等。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发展转入“外向型”轨道,经济统计指标体系也随着改变,采取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体系,经济学界没有争论、讨论。

  我从2012年公开发表《国内生产总值是错误指标》以来,写了大量批判国内生产总值的文章,采取了根本否定的态度。但是,经济学界几乎完全没有反映,既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人赞成。我通过互联网写信请教国家统计局局长,局长让一位处长作了简单回复,主要说了两点理由:一是马克思的生产概念也是发展的,二是为了与国际接轨。我再问马克思能够把生产发展为“收入”吗?就再也没有下文。对于如此重大的统计学、经济学的理论问题,经济学界采取这种态度,实际上是现代西方经济学专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政。总之,国内生产总值是不是科学指标?应不应该废除?历史最终会得出结论!

  /迎春,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