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朋友圈里有人在卖辉瑞特效药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3-01-01 10:40:25  来源: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字体: / /

  今天,看到新闻,在广东的和睦家医院要拿到辉瑞特效药,首先要花800-3000的门诊费,做5000多的检查,,花费1万左右,才能开药。

  门诊和检查,几乎就是捆绑销售。

  即使这样,还有很多人拿不到号。

  辉瑞特效药在黑市卖到10000 ,还有价无市。

  今天,有人在朋友圈倒卖辉瑞特效药。

  赚黑心钱,却说得冠冕堂皇。

  倒卖布洛芬、美林、抗原的人,开始倒卖辉瑞特效药。

  我好奇的是,以中国医药唯一进口渠道的处方药,怎么流转到朋友圈被倒卖的?

  私人带这种药入境,超过自用范围算走私。再说,中文包装的药,肯定来自中国医药这个渠道。

  到底是哪个环节在跑冒滴漏?

  他们要么手里有真药倒卖赚钱,要么手里没有药,在利用恐慌,发假消息骗钱。

  我想,这样的人在朝鲜,大概率会被枪毙。在前三十年,大概率会坐牢。

  **********************************

  有一本书,《抗战时代生活史》。作者,陈存仁。

  抗战时代,租界孤岛之中最紧缺的东西,一是鸦片,二是药品。

  有一个药商,囤积大量的奎宁。整箱购进、每箱100瓶的奎宁,按片出售。

  后来,他的小儿子因为钱,杀了他的大儿子。

  药商花了大量的钱疏通,他的小儿子还是被正法了。

  活该。

  **********************************

  当年,有一部电影《姐姐妹妹站起来》,讲解放以后妓女翻身的往事。

  解放前的妓女得了梅毒,阴部溃烂,老鸨子用烙铁烫她的外阴。妓女被折磨致死。

  解放以后,人民政府改造妓女,处决老鸨子,给妓女看病。

  梅毒的特效药是盘尼西林(青霉素),不能国产,需要进口,要使用黄金。

  进女们表示疑惑,我们这些旧社会的贱人、废人,共产党值得使用黄金为我们治病吗?

  没想到,共产党真用青霉素治好了她们的病。自古以来,给穷人治病是聚敛人心的重要手段。

  ****************************************

  前几年,网上有流传的网友自己总结的《毛泽东选集》第六卷和第七卷。

  其中有一篇文章是毛主席在1965年6月26日的指示《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当年的观点并不全面:

  比如,医生学历小学加三年就够,然后去基层积累经验。当时物质资源缺乏,没有那么多资源广泛培养医学人才,要迅速实现普及医疗,医学生的水平就不能太高。在现在这个时代,这样的学历未免太低了。

  不过,在今天的时代,医学生中能进入公立医院的,仍然是少数。

  再比如,医生戴口罩的问题,还是应该戴的好。

  但是,总体思想是没错的,高精尖的医学要搞,普及医疗更重要。医疗要两条腿走路,有高精尖的部分,也要有大面积普及医疗的部分,后者不可荒废。

  砖家叫兽有自己的利益,这些利益往往不是民众利益的最大化,而是贩卖围城中的面包。

  《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告诉卫生部,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工作,而且这百分之十五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院,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

  医学教育要改革,根本用不着读那么多书。华陀读的是几年制?明朝李时珍读的是几年制?医学教育用不着收什么高中生、初中生,高小毕业生学三年就够了。主要在实践中学习提高。这样的医生放到农村去,就算本事不大,总比骗人的巫医要好,而且农村也养得起。

  书读得越多越蠢。现在医院那套检查治疗方法,根本不符合农村。培养医生的方法,也是为了城市。可是中国有五亿多人是农民。脱离群众。把大量的人力、物力放在研究高、深、难的疾病上,所谓尖端。对于一些常见病、多发病、普遍存在的病,怎样预防?怎样改进治疗?不管或放的力量很小。

  尖端问题不是不要,只是应该放少量的人力、物力,大量的人力、物力应该放在群众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上去。

  还有一件怪事,医生检查一定要戴口罩,不管什么病都戴,是怕自己有病传染给别人?我看主要是怕别人传染给自己!要分别对待嘛!什么都戴,这肯定造成医生与病人之间的隔阂。

  城市里的医院应该留下一些毕业一两年本事不大的医生,其余的都到农村去。四清到××年就扫尾,基本结束了。可是四清结束,农村的医疗卫生工作没有结束呀!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嘛!

  现在想,如果没有赤脚医生,当年中国的人均寿命,很难从30 上升到70左右。

  赤脚医生水平不高,但是起码比骗人的巫婆神汉和砖家叫兽好,而且农村也养得起。

  *******************************

  大规模短时间内出现患者的情况就是战争。怎么处理战争中的患者呢?

  1、每个人都有随身医疗包,里面有包扎用的纱布、止血剂、止血绷带、止疼针,有些医疗包还有防化学武器的简易解毒剂。

  2、按一定比例配备医疗兵,这些医疗兵不用很高的医术水平,能做到简单判断伤情,做好初步分级诊疗,对不需要向上级转诊的伤员进行包扎处理,对需要向上级转诊的伤员,进行初步诊断和伤情处理。

  3、在战区设立野战医院,对前方送来的伤员进行分级管理,优先处理能救活的重伤员,其次是救活概率较低的危重伤员,最后是不会致命的轻伤员。

  4、在后方设立高级医院,对接受过初级手术,需要进一步手术的伤员进行更复杂的手术。

  5、在后方设立疗养院,治疗接受过手术需要静养的伤员在此修养。

  如果,战争之中没有随身医疗包、医疗兵,所有伤兵都涌向野战医院,那么许多能救活的重伤员,估计也救不活。

  如果,连野战医院都没有,伤兵全部送后方高级医院,那么可能就是轻伤员都会因为不能及时得到救治,面临失血、感染等风险导致死亡,轻伤都会很危险。

  如果那样,前线难免出现恐慌性崩溃。

  ******************************************

  过去,电影院着火,所有人都涌向出口。不想跑的人,也要逃跑,不然他们会被后面的人踩死。所有人都被裹挟在一起,涌向狭小的出口。出口出现严重的踩踏。踩死的人,比烧死的还多。

  出现恐慌,所有人为了自保,也要囤药。最终,很多人囤的药,都没有用上。但是,不得不囤。因为,如果不囤,关键时刻根本买不到。

  ******************************************

  这样的恐慌,显然是巨大的商机。

  专家说,糖水黄桃有效,糖水罐头脱销。

  专家说,小心心肌炎,许多人半夜排队,站5、6个小时,花600多,做完检验,然后如释重负、心满意足回家睡觉。

  专家说,注意血氧,血氧仪脱销,有人去医院看病,把血氧仪顺手牵羊带走。

  专家们要是说,童子尿能治奥密克戎,会不会有人在街头直接劫尿?——小孩,站住!让我喝泡尿!

  恐慌一形成,真正需要救治的重症患者,反而排不上队,拿不到号,买不到药。

  考虑民众获得信息的途径,除了砖家、公众号,就是百度。专家一嘴两舌。公众号为了流量肯定渲染恐慌。百度基本就是莆田系的软广。

  专家说,肺部恶化和心肌炎的症状都不明显,突然就发作,一发作就要命,多数人能不怀疑自己命不久矣吗?

  这个时候,权威的声音稳定人心多么重要。

  ******************************************

  有人质问我,怎么评价张宏文支持辉瑞疫苗和特效药?

  我说,今天早上看到消息,首都医科大学校长名下涉及17家公司。

  各有各的生意,你让我评价什么?

  ********************************************

  今年4、5月,我曾经写过,《新冠疫情的结束,应该有明确的标准》(上、下):

  上次说到,防疫政策所需物资加防疫后因病原体传播造成的损失加防疫造成其他损失不能超越经济基础所能承受的物质上限,否则就是mission impossible,是无法完成的防疫。这样的防疫政策不是可选性。

  这次分析一下防疫政策的效率问题。

  1、某种防疫政策需要消耗的资源不能是几何级数增长的,一旦出现几何级数增长的趋势,必须立即改变防疫政策。

  2、c d1 d2

  3、经济下行期,社会承受能力更弱,更容易击穿物质底线。

  随着防疫所需的物质资源的几何级数增长,如果不改变防疫手段的话,无非是两种选择:一是所需防疫成本c几何级数增长,不断追加的防疫成本迅速冲击经济基础所能提供物质上限,最终现有的经济基础无法提供对应的防疫成本,只能停留在某一个极高的水平。二是防疫成本不变,不再继续追加投入。

  经济基础能为防疫提供物质资源是有上限的。防疫成本c与防疫损失d2是正相关关系,随着c的迅速增加,防疫损失d2也必然迅速增长。随着经济基础被破坏,经济基础能提供的c的上限迅速下降。

  无论哪种结果,最终都必然导致需要的防疫成本远远高于实际提供的防疫成本。因为物质资源不足,防疫必然形同虚设,全线溃败。最终,防疫耗资巨大,流于形式,感染病例此起彼伏,层出不穷。这是事实上的放弃防疫。

  这种情况下,必须主动选择一种防疫成本c更低、效率更高的防疫模式。

  c d1 d2

  我们把防疫后仍然出现损失d1移到不等式右边,可以得到c d2

  不等式左边,防疫所需物资c加防疫导致的损失d2,随着病原体毒性下降、症状减弱。不等式右边病原体传播造成的损失d0和d1,随着病原体毒性下降、症状减弱显迅速下降。(传播性对不等式左右两边都有相同的作用,可以左右两侧同时忽略不计。)

  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发现,随着病原体毒性减弱、症状不明显导致不等式左右两侧的此消彼长,可以得出:

  1、防疫成本c和防疫所导致的损失d2必须不断下降,才能保证防疫是有效率的。换句话说,如果希望防疫是有效的,必须不断采取成本越来越低的防疫手段,而不是不断追加防疫投入。

  2、当病原体的毒性趋近于零的时候,d0和d1都趋近于零。任何所需成本和造成损失不趋近于零的防疫措施都是无效率的。这种情况下,停止防疫政策,不是主动放弃,而是选择更有效的决策。

  3、判断一种防疫政策的效率,有两个标准:一是在成本c和造成损失d2相等的情况下,d0-d1越大越好。即同等成本和造成损失,减少的因病原体传播导致损失越大越好。二是在d0-d1相等的情况下,c d2越小越好。即同样减少一定规模的因病原体传播造成的损失,需要的物质成本和对社会经济的破坏越小越好。

  与许多人的认知不同,在微观层面,一个人的死亡是不可以用金钱挽回的,人命无价。在宏观层面,人命与经济发展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通俗地讲,在宏观层面,生命和金钱是可以互换的,有钱就可以挽回很多生命,没有钱就要付出很多本可避免的不必要的生命的代价。

  ********************************************

  郑州封城、西安封城、丹东封城,都在上海封城之前。

  德尔塔都能导致大规模封城,何况传染性强一个数量级的奥密克戎?

  奥密克戎的传染性和阴阳不定决定了使用清零政策,必然导致大城市长期静默。

  富士康时间,劳动者返乡,实践证明类似富士康这样的企业根本没有能力实现封闭式生产。

  能实现封闭式生产的企业,只有那些企业办社会的大型国企或者待遇极好的外企,中国大多数企业都没有这样的能力。

  清零政策必然导致大城市长期静默,绝大多数企业不能实现封闭式生产,两个命题都成立的话,不难推导出下面的结论:

  因为,已知大型城市要动辄成为无菌舱,大多数企业不能无菌舱化生产为自身和无菌舱提供物质资源,

  所以,大型城市超级无菌舱不可能长期稳定存在这个结论。

  这种情况下,有没有一个专家的说法很重要吗?

  没有他的说法,大型城市超级无菌舱就能长期稳定存在了?

  在奥密克戎的传染性面前,无菌舱思路本身就违背客观规律,破防只是时间问题。不仅如此,无菌舱一旦破防,后面就是感染海啸。

  这些都是可以分析出来的。

  *****************************************

  判断大型无菌舱方案难以稳定持续以后,其实应该立即着手做后面的事情。

  比如,增加布洛芬等退烧药的生产;比如,筹备拍摄权威宣传品;比如,筹备三级分诊系统。

  对辉瑞特效药,完全可以自主研发类似产品。

  或者,以国家名义和辉瑞谈判,要么辉瑞大幅降价中国批量采购,要么中国直接像印度一样仿制。

  辉瑞产能不够没关系,给中国授权,在中国生产。可惜,既没有仿制也没有谈判压价。

  号称世界工厂,难道还差制药能力?

  ****************************************

  前几年有一部电影《我不是药神》。

  徐峥扮演的男主角程勇从印度走私仿制药,救人无数,最终被绳之以法。

  因为他触犯了医药集团的利益。

  仿制药是犯罪吗?资本的超额利润凌驾于普通人的生存权才是真正的犯罪!

  加钱居士扮演的警官曹斌无法承受心理的压力,放弃办案。

  我在想,如果在毛主席的时代,我们会仿制药吗?

  ***************************************

  2022年过去了,2023年来了。

  从网上看,有些已经过峰地区已经逐步恢复人气了。

  希望我们在未来,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医疗过程不再为利润所左右。

  公众的整体利益,能在方方面面,压倒宵小们的私人利益。

  有权威的声音,民间不再恐慌。

  唯利是图的砖家叫兽,不再操纵防疫过程。

  防疫政策随病原体的属性即时调整。

  多级分诊,如同战场救护,自救、救助、救护、抢救,一级级紧张有序,有条不紊。

  普通应急药提前储备,确保供应,无需囤积。

  特效药由国家掌握,按需分配,不再成为围城中的面包和黑市倒卖的对象。

  有人坚持,疫情是境外生物武器攻击。其实,应该幸运的是,不是境外攻击,大多数人只是发烧和不适。

  当然,我相信,经过这次疫情,我们未来的应对类似情况的能力会更强。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