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揭辉瑞真相视频的认知舆论战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综述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3-02-10 07:58:37  来源:   作者:德纳
点击:    评论: 字体: / /

1.jpg

  一、围绕辉瑞偷拍视频所引发的争议

  美国真相工程调查记者,借与辉瑞研发战略运营和mrna科学计划部门的总监乔丹特•里什顿顶•沃克(jordon trishton walker)同性恋约会,偷拍了与沃克的对话。视频之后曝光,对话内容劲爆,揭露了辉瑞公司的内部秘密,涉及辉瑞公司进行新冠病毒定向进化病毒变异研究,然后再推出相应疫苗,形成这一商业闭环模式,成为了辉瑞公司摇钱树。以及辉瑞公司与美国政府监管部门之间有旋转门利益交易内容,美国政府监管部门监管人不在这些政府监管部门任职之后,就会去这些美国生物医药公司任职。所以其在政府监管部门期间,就会对辉瑞这些制药公司的产品就会降低监管标准,放松对这些美国生物医药公司产品的监管。降低标准让其不合规的疫苗或药物,可以轻松进入市场。并让这些美国辉瑞生物医药公司制毒卖解药的属于违法的行为,得以逃避美国法律制裁。视频中受采访的罗伯特•马龙博士,作为mrna疫苗技术的发明人,指出辉瑞公司除了对美国监管机构收买,还在对全世界监管机构都在收买。视频内容引起了全球极大反响。

2.jpg

3.jpg

  真相工程团队之后又放出最新的更多辉瑞高管沃克谈话的视频内容,在其中,沃克承认,辉瑞的疫苗会影响女性荷尔蒙紊乱导致月经不调,可能导致影响生育。承认在接种公司疫苗后,月经出现“不正常”是“令人担忧的”。

4.jpg

5.jpg

  至今,有关辉瑞主管沃克偷拍视频:在油管 推特 各国媒体录转,全球观看早超过两亿人了!即使由犹太人所控制的美国媒体(而美国生物医药资本集团包括辉瑞公司老板、莫德纳公司首席医疗官都是犹太人)下架此视频,在印度仍允许播放。

6.jpg

【辉瑞公司由犹太人控制】

7.jpg

【六大犹太传媒公司控制全球96%的媒体】

  现拜登执政团队中的国务卿布林肯、白宫幕僚长克莱恩、财政部长耶伦、司法部长加兰德、国土安全部长马约尔卡斯、国家情报总监海恩斯、副国务卿舍曼、美国科学与科技顾问兰德、国家网络安全顾问纽博格、中情局副局长科恩、助理卫生部长莱文等都是犹太人。

  由于犹太利益共同体,所以辉瑞事件美国控制住媒体舆论也是正常反应。

  而在国内,国人也对辉瑞公司进行定向进化变异病毒,以增加病毒传染性,预先制造疫苗,再卖疫苗的行为深感震惊!辉瑞马上成为热搜榜第一。

8.jpg

  随后辉瑞公司也发表官方声明:

9.jpg

  辉瑞公司还在声明中承认“我们与合作者合作,进行了研究,其中原始sars-cov-2病毒已被用于表达来自关注的新变种的刺突蛋白。”

  这句话意思就是将新冠病毒原始毒株与最新的新冠奥密克戎的毒株上的刺突蛋白进行了人工合成基因重组,以进行新冠病毒新毒株的研究。

1.jpg

  事实上,根据2022年2月15日美国《自然新闻natural news》报道,在2021年12月底,辉瑞公司ceo尔伯特•伯拉布在接受cnbc采访时承认:“我们在实验室中构建的一种病毒,它与欧米克隆病毒完全相同。”就是在实验室中人工基因重组病毒,目的是使最终的转基因病毒的致病性比其原本的病毒更强。newspunch报道称:“换句话说,bourla承认辉瑞公司正在进行功能研究(gain of function ),以开发奥密克戎疫苗。”

1.jpg

  对辉瑞的这一官方声明,笔者之前在昆仑策研究院平台写有《德纳:辉瑞公司官方声明中公开承认在进行人工合成新冠病毒研究》一文,对此进行了评论。

  而辉瑞公司在其声明中也没有否认沃克是辉瑞公司高管。辉瑞公司内部高管组织架构,可以看到有沃克的存在:

2.jpg

3.jpg
【吴姓华人女高管,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公司管理层级高沃克一级。】

4.jpg

【沃克在辉瑞的通讯录,还可看到其在辉瑞的内部邮箱及内部通讯号】

5.jpg

【2018年沃克参加辉瑞团建合影】

  在视频内容在全美下架之后,真相工程辉瑞视频在全美受犹太集团控制的媒体都被下架之后,真相工程在纽约辉瑞总部门口,放了一台24小时循环播放该视频的大屏幕卡车。

6.jpg

  这都打脸了国内为辉瑞辩护的公知,他们认为真相工程视频中沃克为真相工程所请的演员,是假新闻。若真相工程视频中的沃克是演员所扮,他们就没有底气敢开着播放辉瑞视频内容的大屏幕卡车,开到辉瑞公司纽约全球总部门前。按美国法律,制造对一年营收1000亿美元的辉瑞公司声誉有巨大影响的假新闻,将被美国联邦法院罚到天价!

  很巧,撞门大v与挺辉瑞大v是同一批人!在力挺辉瑞的几个大v胡锡进、刘小东、储殷、黄日涵(黄某某)、jim博士、张网红之中。张网红目前已关闭抖音内容,评论区也关闭。设置为私密帐号。

7.jpg

  之前力挺撞门及辉瑞的胡锡进在自己感染之后,病情一直没有好转,相信应该也吃过所谓的辉瑞神药,最终又不得不吃中药。而在真相工程的辉瑞视频事件出来之后,胡锡进针对此事发了一个微头条文章,其观点相对也偏客观理性了。

8.jpg

  而大v储殷、王小东、刘晓非等则继续为辉瑞洗白。并抓住视频中辉瑞研发主管沃克有提及武汉。也都特意引导到真相工程是一个反华右翼组织,视频有抹黑武汉病毒所方面上来。头条博主管侃天下则在今日头条上为此发了一个视频《辉瑞这团污泥浊水是储殷这些公知能洗白的吗?》,进行了批驳。管侃天下指出挺辉瑞大v们包括储殷所说真相工程是右翼组织,也反华,说是在给我们挖坑,我们不能往下跳。所以不能采用该视频。首先逻辑不通!而实际上这个是这次挺辉瑞大v们洗白辉瑞的统一话术之一。几乎都见于各个挺辉瑞大v的文字中。

  美国“真相工程”调查组织主要以揭露公共机构和私人机构中的腐败、欺诈、自我交易、浪费和其他不当行为,以实现一个更加道德和透明的社会。真相项目还参与诉讼以保护、捍卫和扩大法律保障的人权和公民权利,特别是《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权利,包括促进数字世界中思想的自由交流;打击和挫败任何意识形态的审查制度;促进如实报道;捍卫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维护匿名发表文章和信息的权力。

  o'keefe担任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以便他能够继续领导和教育他的记者同行,以及保护和培育“真相工程”文化。

  该真相调查组织主要为美国底层民众发声。就是为受犹太生物医药利益集团、军工复合体集团、华尔街资本利益集团、美国全球互联网及媒体集团侵害,利益受损的美国普通民众发声。其受众人群类似参与美国当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占领国会山的那部分人群。立场定位类似司马南在国内站在普通民众立场上的角色。

  实际上,美国两党相争,反而是帮助我们揭露了美国生物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这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内幕。我们要善于利用美国两党相争,得到美国生物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的科学证据。

  今日头条博主管侃天下就举了一个很好的例子,证明了我们要利用敌方矛盾,为我所用的正确性。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时,毛泽东提出要利用蒋介石与陈济棠的矛盾,加以分化之。但红军当时军事总指挥李德则认为张济棠是资产阶级,怎么可以去利用呢?结果等蒋介石搞定陈济棠之后,再全力围剿红军,导致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不得不进行了长征。充分说明只要对我方有用,就要利用之的正确性。

  今日头条博主观人观事观天下也举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一向反对中国的人,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往往也会做出对中国有利的事,这在历史上也是发生过的。比如,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苏联曾叫嚣要对中国开展“外科手术”式核打击,不也是因为反华的美国的反对,才迫使苏联放手的吗?你能说因为美国一向反华,做出阻止苏联对中国进行核打击的行为就是错的吗?

  由于美国两党内斗,共和党对外公布民主党一方生物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的例证,对我们反击美国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对华抹黑有利。美国之前有关新冠病毒制造所隐藏的黑幕被美国内部人士拉开,也让我们多了反击美国的证据。

  1)比如美国情报专家greg rubini就帮我们揭露了美国的福奇个人也投资了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也就是这个实验室合成冠状病毒研究项目!并且deep state也参与了!然后新冠病毒由北卡罗来纳大学p3实验室流出到美国各地、中国、意大利等地!

  the us one america news network tv-channel (oann) cited greg rubini :“rubini has said that the novel coronavirus “was genetically engineered as a bio-weapon at the univ. of north carolina bsl-3 lab.” he has also said that it was spread from north carolina to china, italy, and elsewhere in the united states by the “deep state” in a plot “to destroy the trump economy.” in addition, rubini suggested that dr. anthony fauci, the well-respected head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personally funded the production of the virus ”、 “greg rubini declares that dr. anthony fauci, the head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was involved in the emergence of the coronavirus.”

  2)美国网络媒体《gateway pundit网关专家》援引塞林博士报告说:早在2019年12月12日,也就是武汉疫情爆发之前,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博士就参与了一份保密协议,获得"由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和莫德纳公司共同开发和拥有的mrna新冠病毒候选疫苗"进行评测。

  on december 12, 2019 an agreement was signed (pg 105) that dr. ralph baric of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would receive "mrna corona virus vaccine candidates developed and jointly-owned by niaid and moderna"。

9.jpg

10.jpg

  并公开了不为外人所知的莫德纳疫苗测试文件内容。从披露出来的保密协议文件显示,文件上有正式签名人: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疫苗中心niaid(注:福奇任所长)及莫德纳moderna公司,双方在武汉新冠covid-19疫情出现之前的2019年12月12日,就已经在正式开发冠状病毒疫苗莫德纳。

  问题是,为什么在全球包括武汉还不知道新冠病毒的时候,美国的福奇、巴里克、莫德纳公司就开始测试新冠病毒的疫苗?

  实际上,中国却是要在2020年1月11日才刚刚正式发布武汉新冠病毒命名和基因序列数据。2020年1月11号,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特聘教授、世界知名病毒学权威张永振教授完成了新冠病毒的全序列基因测序并发布在了病毒学网站virological。这个明确说明了美国早在武汉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在中国病毒科学家获得并确认新冠病毒基因测序之前,就早己获得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数据。因只有拿到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数据,这样才能在此基础上进行新冠疫苗测试。理论上,若假设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美国也只能等到中国在2020年1月11日公布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数据之后,美国才能依此进行疫苗研发。而现在事实上,美国不但早于中国公布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数据之前一个月,就己开始进行疫苗测试,而且是在中国第一位新冠病人去医院就诊还不为外界所知之前,美国就己开始进行了新冠疫苗测试。“mrna corona virus vaccine candidates developed and jointly-owned by niaid and moderna” 这意味着莫德纳mrna冠状病毒疫苗候选者己经在开发了并且由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和莫德纳公司共同所拥有。而一个疫苗从研发开始到进行测试起码要经过几个月时间。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美国在中国武汉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前几个月就早己有了新冠病毒毒株,所以疫苗研发开始时间估算应该就在2019年的六七月份,也就是和已知的德克里特堡生物实验室泄露的时间2019年6月份相重合。所以美国在2019年12月份的早几个月前就获得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数据,这才能够解释为何在武汉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美国就可以开始进行测试新冠疫苗莫德纳了!这个就是新冠病毒来自美国的最大铁证!

  另外,这些挺辉瑞大v们主要针对视频中沃克以下这段讲话涉及有“武汉”一词下了功夫。将该视频引导到右翼组织反华抹黑武汉病毒研究所,说是一个不可跳的坑。意图抹掉该视频对辉瑞公司的负面影响。这也是辉瑞公司对该事件进行公关的话术之一。

  “you have to be very controlled to make sure that this virus [covid] that you mutate doesn’t create something that just goes everywhere. which, i suspect, is the way that the virus started in wuhan, to be honest. it makes no sense that this virus popped out of nowhere. it’s bullsh*t.”

  译文:“你必须严格控制,以确保你变异的这种新冠病毒(covid)不会成为无处不在的病毒变异体。老实说,我怀疑这就是病毒在武han开始的方式。这种病毒没有来源、突然出现是没有道理的。[说病毒是突然出现的],这是胡说八道。”

  实际上是此段视频中沃克表达的是,希望他们制造的按定向变异的病毒是可控的,而不是失控,不希望像武汉疫情时,所发生的病毒四处散布那样,处于失控状态。这段视频只是论述发生武汉疫情时,病毒四处传染的状态。并没有讲到武汉制造了新冠病毒。注意这段文字中“the way",不要曲解!而挺辉瑞大v抓住武汉两个字,扩大认为是真相工程的视频内容有抹黑武汉病毒研究所。扭曲视频本意。意图借有涉及武汉而抹杀此视频对民众的影响力。为辉瑞洗白。

  而挺辉瑞大v王小东为了帮辉瑞洗白,则制作了一期视频《今天就来谈谈石正丽,以及相关的认知战》。

1.jpg

  该视频故意将焦点转移到石正丽身上。视频中王小东借是美国右翼阴谋论者之口,暗指新冠病毒是由美国提供技术让石正丽做的;指责新冠病毒是武汉方面由于石正丽人傻被美国利用,利用美国提供的技术在武汉做试验不慎泄露的。王小东视频完全借美国阴谋论者之口,抹黑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而编造的虚假事件内容,也不对此加以任何反驳。为了暗指是石正丽所为,还有意还是无意漏掉对中国有利的科学反驳证据。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不惜借石正丽抹黑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是想以此阻止中国民众关注辉瑞视频内容中的主要关键点,对之进行质疑和讨论:就是辉瑞公司对新冠病毒以进行定向进化病毒变异试验,让病毒朝着扩大病毒的传染性方向变异。而让新冠病毒变异为更有传染性的唯一目的,就是可以让变异病毒传染性增加,这样可以感染更多人,就像这次疫情海啸,国人有十一亿人感染那样,之后辉瑞才能卖更多的辉瑞抗新冠药物paxlovid及mrna疫苗赚钱!这个就是辉瑞公司研究提高新冠病毒传染性的唯一目的!现辉瑞疫苗业务成长缓慢,存在如何提升疫苗业务的动机!制毒再卖解药疫苗可以让辉瑞疫苗业务再次成长。只要再研制出了新冠病毒更有传染性、更有免疫逃逸能力的新变异毒株,如果想让新冠一直不结束,只要直接传播这个新变异毒株就是了,新毒株传染性更强,让疫情扩大,则感染人群也会扩大,潜在用户也会增加。只要用他们的辉瑞抗新冠药物paxlovid及mrna疫苗,销售额就增加了!辉瑞公司ceo阿尔伯特·伯拉达声称现有12亿人在使用辉瑞产品。根据辉瑞2022年财报,新冠疫苗和paxlovid营收567亿美元,占全年营收56.6%。其中,新冠疫苗comirnaty直接销售和相关收入为378亿美元,与2021年相比增长了3%;新冠口服药paxlovid的营收为189亿美元。而辉瑞为了保住自己在新冠疫苗和药物上的领先优势,也的确有动力对新冠病毒进行定向进化,使病毒变异。以此赚大钱!辉瑞为了再次提升疫苗业务而制毒,为了利润可能投毒再卖解药,这与过去电脑软件公司制毒投毒再卖杀毒软件,是同一个套路!

  虽然辉瑞公司否认对新冠病毒进行功能增益研究(gof),或者叫定向进化。但辉瑞公司为了逃避法律责任,将实际进行的对新冠病毒功能增益研究(gof),像视频中沃克承认有在进行“引导进化”。也就是“定向进化”。但两者实际上是一回事!这个只是辉瑞公司对外所进行掩耳盗铃式的欺骗手法!上文也提及早在2021年12月底,辉瑞公司ceo阿尔伯特•伯拉布在接受cnbc采访时,承认辉瑞在进行人工基因重组病毒,创造出了与奥密克戎毒株相同的病毒,并更有致病性。newspunch报道称:“换句话说,bourla承认辉瑞公司正在进行功能研究(gain of function,简称gof ),以开发奥密克戎疫苗。”

11.jpg

  辉瑞公司对新冠病毒进行定向进化,或者叫引导进化,,以便预先制毒,然后预先生产辉瑞疫苗,等疫情发生时,则开始卖疫苗赚大钱。这等于形成了美国辉瑞公司制毒再卖解药的商业闭环。也就是沃克所称的成为了辉瑞长期摇钱树!

  对新冠病毒进行定向进化,让病毒变弄功能增加,增加其传染性,实际上也就是将新冠病毒生物武器化。美国生物医药公司如同美国军工利益集团一样,都采用军民两用融合体制。美国生物医药公司也采用军民融合研发商业产品,及基因生物武器两用体制。表面上是以美国私营企业生物医药公司形式,干的却是美国的基因生物战的事。

  比如俄罗斯武装力量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于2022年5月1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民主党领导人是美国在乌克兰进行军事生物活动的倡导者。乌克兰实际上是开发生物武器部件和测试新型药物的试验场。俄罗斯国防部根据掌握的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文件,弄清了上述计划。基里洛夫还说,大型制药公司参与了这一计划,包括辉瑞(pfizer)、莫德纳(moderna)、默克(merck)以及吉利德(gilead)。

12.jpg

  为了辉瑞公司商业上的长期利润,由辉瑞公司在生物实验室,通过对新冠病毒功能增益研究(gof),制造出更有传染性的新冠病毒,让疫情长期存在对其有利!辉瑞公司为了其长期商业利润,维持疫苗业务增长,绝对有动机在生物实验室(与人合作),对新冠病毒进行人工变异,增强其传染性和免疫逃逸能力。这样,疫情就不会停止,新冠病毒反而只会叠代升级,对应的疫苗也升级。这种闭环商业模式成为了辉瑞长期摇钱树。

  2022年2月15日和2023年1月27日,美国几个网站先后发表文章披露:辉瑞公司ceo阿尔伯特·布尔拉(albert bourla)和研发战略运营总监乔丹·沃克(jordon walker)承认,公司在实验室制造了新冠病毒(sars-cov-2)和奥密克戎(omicron)毒株的变异体。辉瑞公司在生物实验室中制造了奥密克戎毒株的变异体!bourla admitted pfizer is conducting 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 in pursuit of creating an omicron vaccine,” reported newspunch.

  2022年2月15日,美国《新闻靶子》网站(newstarget.com)、美国《自然新闻》(naturalnews.com)网站等同时发表文章“bombshell: pfizer admits to conducting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building sars-cov-2 in its own labs”,中文为《爆炸性新闻:辉瑞承认进行功能获得研究,在自己的实验室中制造sars-cov-2》,作者是ethan huff(艾詹·哈弗)(详见参考文献[1]、[2]。)

  [1] ethan huff: “bombshell: pfizer admits to conducting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building sars-cov-2 in its own labs”, naturalnews.com, february 15, 2022. link:

  https://naturalnews.com/2022-02-15-pfizer-admits-covid-gain-of-function-research.html

  "bourla admitted pfizer is conducting 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 in pursuit of creating an omicron vaccine,” reported newspunch.

  [2] ethan huff: “project veritas bombshell: pfizer director admits company carries out illegal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naturalnews.com, january 27, 2023. link:

  https://naturalnews.com/2023-01-26-regional-emergency-gasoline-diesel-jet-fuel-shortage.html

  辉瑞公司ceo阿尔伯特•伯拉布,在2021年12月下旬接受c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采访时承认了真相。他解释了为什么专门制造使用实验室制造的sars-cov-2而不是自然发生的冠状病毒,目的是开发公司的mrna疫苗。实际上已承认可以在实验室中人工合成新冠病毒。

13.jpg

14.jpg

【辉瑞犹太人ceo阿尔伯特•伯拉】

  2023年1月18日,在瑞士达沃斯经济论坛上,美国药企辉瑞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尔伯特•伯拉布albert bourla表示,尽管新冠

  疫情已经持续了整整三年,但在某种程度上,世界尚未对下一场全球健康危机做好准备。bourla透露,新冠病毒可能会一直存在,因此辉瑞正努力开发一种保护效力可达一年的新冠疫苗。

  而在2023年冬季达沃斯会场外,rebel news记者当面向总裁阿尔伯特•拉布albert bourla发出了灵魂拷问:请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疫苗不能阻止传播的?你知道了多久,却没有说出来?你起初说它100%有效,然后改口90%,再80%,又70%……但我们现在知道疫苗根本不能阻止传播,你为什么要保守这个秘密?

1.jpg

  另有记者也向辉瑞总裁持续提问:该是向那些把资金投入无效疫苗的国家道歉的时候了吗?你不会为过去几年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吗?你是否会向公众道歉?……

  面对记者的提问,辉瑞总裁一路则沉默以对。

  从新冠病毒及新冠疫情发展趋势,对疫情将长化的判断:

2.jpg

  北京大学生物医学前沿创新中心副研究员曹云龙认为。在新冠病毒天然毒性层面,新冠的原始株、阿尔法株到变异株德尔塔,天然毒性是上涨的,德尔塔到奥密克戎ba.1,毒性是下降的。但在奥密克戎的变异株中,从ba.2到ba.5,天然毒性是上涨的,也就是说,现在国内正在流行的ba.5支系的天然毒性是高于ba.1和ba.2的。虽然这些都是通过动物模型得出的结论,但至少可以说明新冠的天然毒性存在波动。

  而张文宏有关病毒发展趋势判断,病毒将越来越弱,今年疫情会缓解这个立论前提,是建立在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这个判断上的。而大自然产生的病毒有“大疫不过三年”的说法。而实际上新冠病毒来自美国生物实验室已证据确凿!绝不可能如大自然产生的病毒那样,有“大疫不过三年”的说法。所以新冠疫情将长期化。未来新冠病毒也不见得毒性会减弱。

  目前的全球疫情产生了根本性变化,新冠病毒的迭代似乎出现了“阶级式的跃迁”,突然出现了上百种不同的毒株在全球扩张。此前是非常清晰的单一毒株的依次更替流行,但今年9月份以来,上百种有流行趋势的突变株在全球范围内同时出现,且非常多突变株都比ba.5更有增长优势。目前,已知的变体已经超过500种。

3.jpg

  这些新毒株的特点是免疫逃逸能力都很强,能够逃逸ba.5康复者的血浆中和,也就是很可能造成大规模的再次感染,同时将来可能会出现几种变异株同时流行的局面。这个趋势是否与辉瑞公司在生物实验室定向进化使病毒变异,产生新毒株有关联?若是大自然自然变异,根本不可能同时突然出现出现了上百种不同的毒株在全球扩张。(详见:https://m.toutiao.com/is/bkx6bna/ - 反驳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观点 - 今日头条)

  若辉瑞公司也许为了维持疫苗业务,就可能以人工改造新冠病毒毒株,以增强病毒免疫逃逸能力,从而产生新疫情。迫使人们不得不再打疫苗,辉瑞这类公司就可以提升疫苗业务量从而继续再赚大钱。

4.jpg

  目前辉瑞公司的疫苗加上抗新冠病毒药物,2022年新冠疫苗和paxlovid营收567亿,占全年营收56.6%。现在辉瑞疫苗业务成长减慢,而辉瑞抗新冠药物paxlovid马上接棒。现公告显示,2022年全年辉瑞全球营收总额达到了1003亿美元,不仅创下了公司历史新高,而且让辉瑞成为了全球首家年度营收超过千亿美元的制药公司。

  挺辉瑞的王小东发布此视频目的用意,实际上是让由于辉瑞研发主管视频所引发的在中国的负面影响,阻止继续在中国发酵!为辉瑞公司洗白!好继续让辉瑞在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市场中赚大钱!视频中用误导的信息,利用普通民众朴素爱国心理,想在逻辑上,将国人因辉瑞研发主管沃克的视频,而质疑辉瑞公司所做的这一负面事件,转移到若认同此辉瑞视频所述为真,就是在帮美国抹黑武汉病毒研究所,意图阻止民众对该视频的关注与讨论。这个是混淆逻辑概念,看似是在帮我们自己辟谣,但实际真正目的是在给辉瑞开脱洗白。就是碰到美国对我们造谣抹黑的时候,策略上不是利用中国已掌握的科学证据据理主动反驳,而是选择以沉默,默不作声,避而不谈。而不是相反的采用据理反击策略!其目的就是想让民众不讨论该视频,实际就是还帮美国辉瑞开脱了。这实际上反而是落入美国的认知舆论战陷阱。

  而且王小东在谈到石正丽时,是专业方面不懂?还是故意忽略了一个对中国非常有利的重要证据!既然要讲科学证据,就应该提出更全面的科学证据。视频中故意漏了2016年美国拉尔夫•巴里克美国病毒科学家团队所进行的,以人体组织进行跨物种感染,进行病毒功能增益研究(gof),并在国际著名专业期刊上发表了论文《像sars一样的wivi- cov病毒随时可能在人群爆发》!这个是美国拉尔夫•巴里克在全球首次以人体组织细胞,进行类sars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的强有力证据!这个才是对中国有利的关键证据!

  另外,其在视频中王小东以不知道为名,谈到2015年巴里克团队进行研究之后,王小东声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不给钱继续研究了。所以美国北卡罗纳大学巴里克团队后期没有研究资金了。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拿到了两笔钱。暗示新冠病毒泄露地点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也不符合事实!

  事实是,在2016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仍继续给钱,让巴里克团队继续对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进行感染人的世界首次研究。有英文论文《sars-like wiv1-cov poised for human emergence》内容证据。论文文中已白纸黑字清楚地写着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作为资助机构!不要误导民众!

5.jpg

6.jpg

  王小东的视频故意漏掉对中国有利的科学证据,以及对美国不利的2016年美国巴里克团队,以人体上呼吸道上皮细胞进行跨物种感染研究,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资金支持证据,其实际上就是误导国人,为辉瑞洗白所做的认知战!王小东借美国阴谋论者之口说石正丽又坏又傻,将新冠病毒溯源引向武汉病毒研究所。谁才是真坏?

  视频中王小东还转述刘晓非所述,讨论真相工程辉瑞视频,就是中了美国认知战的言论。刘晓非为辉瑞进行辩护逻辑上与王小东相同。说别人不会打认知舆论战,你急忙站出来替辉瑞洗白,这就是你在打“高明”的认知舆论战?刘晓非此番言论的真实意图也是误导国人,为辉瑞洗白所做的认知战。在上次星链企图撞击中国空间站时,作为军事博主大v的刘晓非也说过美国星链计划只用于和平目的!为星链两次企图撞击中国空间站行为进行辩护。大家都知道马斯克是美国军方的白手套。星链两次企图撞击中国空间站,实际上是在美国特朗普时期的2018年才成立的美国太空军,通过马斯克及spacex公司星链计划这个白手套,己经开始针对中国空间站进行了太空战测试!极为恶劣的是,即使这次星链卫星撞击到了中国空间站,美方也会说这是民间公司所为,借此掩盖美方的太空战军事行动。企图以这种伎俩,避免和中国直接军事摊牌,导致中美直接军事冲突!而众所周知,马斯克的spacex公司实际上就是美国军民融合公司。美国政府将美国政府的太空资源注入spacex公司。平时是民营公司面目出现,也接美国国防部订单,并早己成为美军未来战争的军火供应商。比如spacex公司已获得美国防部1.49亿美元订单,打造世界上最先进的四颗导弹追踪卫星。专门用于追踪中国和俄罗斯5~20马赫的高超音速导航运行轨迹。另外背后也执行美国国防部国防任务。现在俄乌战场上,星链参与军事的行为已人人皆知,彻底打脸了刘晓非星链计划只是用于和平目的的辩护。难道作为有航空专业背景的军事博主大v没有有关星链的基本常识吗?民众自然知道其站在什么立场上。平时是以军事博主面目出现,而每次到了中美博弈的关键时刻,美国对华太空战、基因生物战时,就跳了出来站台。(详见之前我写的一文:https://m.toutiao.com/is/bnpfq96/ - 德纳:反驳举着科学旗号为美国及马斯克辩护的行径,看清星链本质 - 今日头条)

7.jpg

  有关2016年拉尔夫•巴里克以人体组织细胞进行跨物种感染研究:

  王小东在其视频中有意无意漏掉的对中国有利的一个关键科学证据是:2016年美国的冠状病毒之父拉尔夫•巴里克为首的美国科学家以人体组织为标本,对冠状病毒进行功能增益试验(gain of function,简称gof),成功进行跨物种感染研究。这个是美国以拉尔夫•巴里克为首的病毒科学家世界上首次对人进行跨物种感染研究。拉尔夫•巴里克团队把人工合成类sars冠状病毒改造成从原来只能感染老鼠,到可以感染人的类型。就是通过人工合成的嵌合病毒上的刺突蛋白,可以与人体组织上呼吸道的ace2受体结合。明显地感染并损害了人体组织的肺部。

  所谓的功能增益或功能获得(gain-of-function,简称gof)是指通过改变病毒的基因来增强病毒的传播能力或宿主范围等属性,使得它们变得更致命或更具传染性。以提高这些传染原引起疾病的能力的科学研究。

  曾起草1989年的 美国《生物武器法案》的印第安纳大学的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boyle)教授认为,拉尔夫•巴里克及威尼特·d·麦那奇瑞(vineet d menachery)等人的shc014冠状病毒或新冠病毒(2019-ncov)是“一种攻击性的生物战剂,功能获得性突变(gof)技术没有合法的科学或医学用途”。博伊尔教授的职责正是监督美国的生物战。德特里克堡在一次约2万人死亡、附近75%居民受感染的、类似于新型冠状肺炎(covid-19)的疫情爆发后,于2019年7月被吊销了许可证。他说:他谴责北卡罗来纳大学巴里克bsl-3实验室及德特里克堡违反了他起草的起草的1989年《生物武器法》,对他宣称来自德特里克堡的包括sars冠状病毒和mers冠状病毒在内的所有病原体进行“涡轮增压”(也就是gof)。进行了基因生物武器化。据博伊尔说,功能获得性突变(gof)是一种能够将危险生物战物质或病原体进行“涡轮增压”的dna基因工程技术。在亚历克斯·琼斯节目(alex jones show)上,他谈到了12个在美国拥有许多生物安全3级\生物安全4级(bsl3\bsl4)实验室的战争基地,这些实验室专门从事生物战武器方面的系统工程,北卡罗莱纳州教堂山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安全3级\生物安全4级(bsl3\bsl4)战争实验室就是其中之一。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 darpa )是美国最神秘、最尖端的军事研究机构。darpa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论断:如果一战是化学家主导的战争,二战是物理学家主导的战争,那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将由生物学家主导。而美国应对生物恐怖主义的最好方式,是研究进攻性生物武器。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不光做生物战战略规划,还赋之于行动。darpa通过美国生态健康联盟资金白手套,投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实验室,进行新冠病毒基因生化武器的生物工程项目研究;还与比尔盖茨基金会合作,一起投资英国皮尔布莱特研究院,进行研发新冠病毒生物武器化基因工程前期项目并获得专利。根据美国联邦拨款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美国国防部就资助了3900万美元,通过美国生态健康联盟资金白手套,其中部分投资给了拉尔夫•巴里克,用于包括以上的新冠病毒基因生物武器化研究。这正是美国军方从事基因生物战研究证据。

  美国新泽西州皮斯卡塔韦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分子生物学家和生物防御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表示:“这项研究的唯一影响是,在实验室中产生了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然而巴斯德学院的simo wain-hobson教授认为一旦它从实验室逃脱,我们可能不会像2003年那么幸运!

8.jpg

【美国冠状病毒之父、新冠病毒制造者拉尔夫•巴里克】

  而与新冠病毒制造直接关联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微生生物学和免疫学系、流行病学系主任拉尔夫•巴里克教授,多年以来致力于冠状病毒的研究、、克隆、基因改造工作研究,同时注重人员和团队的培养,为病病毒研究领域培养了45位以上的的高级研究人员。北卡罗来纳大学的这位堪称“冠状病毒之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他应该算是一个缺乏科学伦理制约的科学天才狂人!集天才与科学狂人为一身!其研究论文常常站在病毒的立场上研究,所以隐含着人类会失控的风险!

  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早在2003年sars疫情结束后,就与美国范德堡大学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就在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合作研制出了一套用于合成sars病毒的全基因序列的反向遗传克隆平台。并于2013年mers爆发时,率先用此方法合成了mers病毒的全长cdna克隆,而这一技术也是随后各大病毒改造项目所依赖的核心平台。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仅根据病毒的基因序列即可人工构建出病毒的克隆。这一切说明技术上人工合成新冠病毒不存在障碍。并且现在不但技术上可以复制病毒,在生物实验室中,还人工对新冠病毒进行病毒改造,以强化新合成的新冠病毒的毒性。

  拉尔夫•巴里克早己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重组冠状病毒的核心技术!查询到,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对冠状病毒的重组方法申请了多项专利保护,其中,这个专利号为us9884895的专利,是嵌合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方法和组合物,专利在2015年就申请了。还有一个专利号为us7279327b2的专利,则是重组冠状病毒的方法。在专利上这样写着:本发明涉及产生重组腺病毒载体,特别是冠状病毒载体,并从所述载体表达异源基因的方法。

  所以这项基因编辑技术只掌握在美国少数几位病毒科学家团队手中。并受专利保护!外人不得染指!因这也涉及到巨大商业利益。但是巴里克又将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人员被列为共同发明人,其中德特里克堡有三位是拉尔夫•巴里克的学生。其中包括allilis0n totura (主攻 sars 病毒方向)、美国陆军研究究所逆转录病毒科的 sheila peel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高级病毒科学家 lisa hensley 。这种做法更有利于隐蔽式的分享专利,使德特里克堡军方生物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在今后的病毒重组制备中,不必再为此支付专利费用。所以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关系密切!可视为一体!属于军民融合一体研究项目。美国军方可以在不取得授权的情况下,直接使用这项专利技术对病毒进行改造和研发进行生物武器研究;而巴里克则通过给军方实验室专利授权换取通过生态健康联盟这个美国军方资金白手套来接受美国军方基因生物战研究资金资助。自2013年以来,美国国防部就资助了3900万美元。全部用于包括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

  美国新冠病毒之父拉尔夫•巴里克获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投资,以其拥有的有关新冠病毒研究专利,与美国莫德纳公司合股进行商业开发合作。并以其专利授权,给美国军方德特里克堡进行基因生物武器开发,而美国军方则通过美国生态健康联盟及主席彼得•达扎克,这个美国国防部基因生物战研究项目的资金白手套,让拉尔夫•巴里克获得美国军方研究资金作为回报。拉尔夫•巴里克就此有了研究资金可以对新冠病毒进行基因生物战项目的进一步研究。同时形成新冠病毒商业开发、基因生物战军民融合研究闭环。

  而辉瑞公司由于侵权莫德纳公司的与拉尔夫•巴里克所共同拥有的研究并早已有布局的,有关新冠病毒相关产业链上的专利。则受到莫德纳公司商业法律起诉。2022年8月26日,美国生物技术企业莫德纳公司起诉美国辉瑞制药有限公司和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指控后两者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侵犯莫德纳mrna(信使核糖核酸)技术专利。

  而人工培育新型sars病毒应该也是国防部研发生物武器项目中的一部分。根据德国m·cam国际创新风险管理公司总裁大卫•马丁博士回溯围绕有关冠状病毒4000多个专利文件记录中发现,2009年6月5日ablynx公司,现在它是赛诺菲公司(sanofi)的一部分,提交了一系列专利申请,递交的专利专门针对现被定义为sars-cov-2病毒的新颖特征。针对的是所谓的新型刺突蛋白sars-cov的多碱基切割位点和ace2受体结合域,据称这对sars-cov-2来说是独创的。这也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开始积极将冠状病毒作为生物武器进行研究的时间。并于2015年11月24日后依次授权的,即美国专利9193780。包括在之后的2016年、2017年、2019年,ablynx和赛诺菲得到了一系列专利的授权,不仅涵盖了rna链,还涵盖了基因链的子成分。而2009年至2019年间授权的73项专利,都包含了据称在新冠病毒sars-cov-2中是新颖的元素,特别是涉及多碱基切割位点、h2h2受体结合域和刺突蛋白。这样美国就人工制造出了新冠病毒它在临床上独特的、具有传染性的独创成分。

  而与新冠病毒有关的研究ace2受体,在2019年之前美国就有117项专利。专门是涉及sars冠状病毒ace2受体靶向机制方面的。这方面的研究,最早在2009年,就已作为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的生物武器化研究的一部分。实际上新冠病毒和mrna疫苗就是一种工具,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有意利用这一工具进行生物武器化。同时它也是进行人口控制的工具。

  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来自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拉尔夫•巴里克bsl-3实验室以及巴里克与美国德克里特堡军方合作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及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bsl-3实验室还将其重组冠状病毒技术专利,授权给了美国德特里克堡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和美国陆军医学研究与发展司令部(usamrdc)生化实验室,以换取美国国防部研究资金从事美军方生物基因工程研究项目。这导致了2019年6月份德特里克堡美军生化实验室发生泄露。(详见:https://m.toutiao.com/is/baybdyc/ - 新冠病毒来源美国的真相拼图: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泄露细节 - 今日头条)

9.jpg

  二、有关新冠病毒溯源的正确资讯

  (一)2015年11月9日,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刊登的论文名为《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感染的可能性》论文。此项实验是以老鼠为实验对象。拉尔夫•巴里克是2015年该研究论文的首席病毒学家、总体的主导者。以他为首共有15名科学家(中国有两名,包括石正丽,她只是排名第十四位的共同作者)。而不是王小东所说的只有13位科学家,由此故意将石正丽放在论文作者最后一位。而实际上该项研究论文作者最后一位,按惯例就是首席科学家。美国该项研究首席科学家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研究员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baric。排在论文最后一位。而第一作者是vineet d menachery。研究团队中有美国的两个关键性人物是vineet d menachery和ralph s.baric。特别是vineet d menachery这个人,在2015年这个研究中参与制作冠状病毒,设计、协调并且执行了实验,完成了分析,写好了文稿。所以他们才是这项试验的关键人物。

  该论文概要原文翻译是:我们研究了一种类似sars病毒的shc014病毒潜在致病性,该病毒目前在中华菊头蝠(马蹄蝠)种群中传播。利用sars病毒的反向遗传学系统,我们产生并鉴定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其在适应小鼠的sars病毒主链中表达出shc014病毒的刺针蛋白(spike)。该新型冠状病毒能利用sars的人类细胞受体,即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ace2)的多个同源基因,在人类呼吸道细胞中有效复制,并在体外获得与sars传染性相当的效果。

  在这篇论文里,巴里克展示了,他的实验室里把“不能传染老鼠,但致病性强”的冠状病毒,和“能传染老鼠,但致病性极低”的冠状病毒,进行了人工合成。结果,巴里克人工合成出来的新病毒不但可以感染鼠,还可以致病。

  2012年,石正丽在蝙蝠身上提取到了shc014病毒甚因序列,并提交给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拉尔夫•巴里克生物实验室。石正丽在2015年这项由拉尔夫•巴里克主导的有关跨物种感染研究项目中的作用,就是由她提供了类sars冠状病毒shc014蛋白基因序列和质粒。这相当于是研究中试验的基础性原材料。整个实验是将来自中国云南中华菊头蝠的冠状病毒shco14基因片段的刺突蛋白和适应老鼠的sars-cov主链结合形成了shc014-ma15这一嵌合病毒。石正丽团队发现了来自中国云南中华菊头蝠的与sars病毒高度相似、不能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基因片段shc014;而主导以老鼠进行跨物种感染研究的巴里克为首的美国科学家利用中华菊头蝙冠状病毒shco14基因片段上的刺突蛋白(冠状病毒shco14基因片段由石正丽上传给美国拉尔夫•巴里克。而早在2003年sars疫情结束后,巴里克就与美国范德堡大学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就在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合作研制出了一套用于合成sars病毒的全基因序列的反向遗传克隆平台。“sars反向基因工程(sars reverse genetics)”,用于研究sars病毒的复制与变异。项目的起始时间是2004年。并于2013年mers爆发时率先用此方法合成了mers病毒的全长cdna克隆,而这一技术也是随后各大病毒改造项目所依赖的核心平台。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仅根据病毒的基因序列,即可人工构建出病毒的克隆。),与适应老鼠的sars冠状病毒主架,通过基因编辑重组结合而成shc014-ma15这一嵌合病毒。它是通过拉尔夫•里巴克发明的sars-cov反向遗传学系统,进行了基因工程化合成,在实验室,将云南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刺突蛋白上的shco14基因片段,与适应老鼠的sars冠状病毒主架结合形成新型冠状病毒shc014-ma15。就可以通过嵌合病毒上的来自shco14的刺突蛋白,与老鼠呼吸道上的ace2受体结合,感染到老鼠的上呼吸道组织内细胞进行病毒复制,损伤细胞从而致病。致病机理就是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云南菊头蝠类sars冠状病毒s蛋白与适应老鼠的sars冠状病毒主架进行重组,得到的shc014-ma15新病毒,就可以和老鼠体内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老鼠呼吸道上皮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实验显示,新创造的这一嵌合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这是以老鼠为实验对象,在全球首次进行了跨物种感染研究并取得了成功。该项研究最大的争议之处在于,中华菊头蝠携带的shc014类sars冠状病毒虽然可以感染老鼠的呼吸道上皮细胞,但并没有足够的毒性致病,而与sars-covma15嵌合之后,新的shc014-ma15重组病毒可以不经过中间宿主,直接感染给老鼠,导致老鼠呼吸道上皮细胞被感染,引起肺部损害而致病。此项研究实验地点在美国,实验经费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金支持。并且nih发表声明:“在暂停资助功能获得性突变(gof)研究之前,已启动并进行了全长并嵌合shc014重组病毒的实验,此后经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审查并批准继续开展研究。内容完全由作者负责,不一定代表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官方观点。”最后两句话构成了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免责声明。

  (二)由致病性而偏弱传染性的非典sars向致病性与传染性并举的新冠病毒跨越的关键:

  由石正丽提供给拉尔夫•巴里克的蝙蝠类冠状病毒刺突蛋白基因片段shc014。让拉尔夫•巴里克实现了新冠病毒既有致病性又有传染性的跨越。过去非典sars虽然毒性强,但有传染性不够强的弱点。非典sars时期,中国由于及时采取强制隔离手段,让非典sars失去了自然宿主。自然让非典sars疫情得到了控制。这个也是非典sars在中国突然消失的原因。2015年的这项拉尔夫•巴里克主持的以老鼠为标本,所进行的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研究,由于巴里克得到了由石正丽提供的,对小白鼠的ace2具有特敏性,从而具有强烈传染性的shc014刺突蛋白基因片段,让巴里克找到了可以用以开发生物武器级别的,可合成对人更具传染性的新冠病毒的关键基因生物材料。并以反向克隆平台进行病毒重组,形成了新冠病毒。巴里克团队以此为基础,又于2016年以人体上皮组织细胞为标本,进行重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又称功能获得性gof)实验,开发出了新的更有毒性的,可以跨物种感染人的重组类sars冠状病毒。

  对中国有利的新冠病毒溯源关键证据是:2016年baric和menachery通过研究,确认改造后的病毒可以传染给人类,并通过gof加强了病毒的传播效率,发表了论文:sars-like wiv1-cov poised for human emergence。

  美国拉尔夫巴里克研究团队又在2016年进行了有关sars类冠状病毒用在人类上皮组织细胞上进一步研究。研究论文名称为:sars-like wiv1-cov poised for human emergence [中文翻译:像sars一样的wivi- cov病毒随时可能在人群爆发]。拉尔夫•巴里克团队把人工合成冠状病毒改造成从原来只感染老鼠,到人也可以感染的类型。在这篇论文里,巴里克展示了,他的实验室里把“不能传染人,但致病性强”的冠状病毒,和“能传染人,但致病性极低”的冠状病毒,进行了人工合成。结果,巴里克人工合成出来的新病毒不但可以感染人,还可以致病。

10.jpg

【拉尔夫•巴里克】

  2016年这次针对感染人的跨物种感染研究团队,是以拉尔夫•巴里克为首的全是美国科学家。此项研究参与病毒科学家团队中已无任何华人科学家。石正丽之前在提供给拉尔夫•巴里克云南中华菊头蝠类sars冠状病毒shco14基因片段之后,对巴里克再无利用价值。2016年的对人的跨物种感染研究,研究地点都是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而不在中国。论文完成也是在美国。项目研究资金也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提供。

  所以说美国拉尔夫•巴里克病毒科学家团队是世界上首位进行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成功研究的(2015年、2016年)!美国所研究的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研究项目,与目前新冠肺炎感染机理相同:都是以冠状病毒s蛋白与人体ace2受体结合,而感染人体细胞。而新冠病毒作为rna病毒,在进入人体细胞内之后,病毒具有强大复制能力,对人具有毒性。不需经过中间宿主就能直接感染人体!从而使全身具有ace2受体部位的身体组织都会造成严重损害!

11.jpg

  2016年的研究项目由拉尔夫•巴里克为首的美国病毒科学家团队以人的上呼吸道上皮细胞为标本,进行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研究,其研究资金资助机构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正如论文名《像sars一样的wivi- cov病毒随时可能在人群爆发》那样,拉尔夫•巴里克通过此项研究,不仅早已准备好让病毒在人类中出现,巴里克还获得了可用于商业开发的73项有关新冠病毒的专利。巴里克亲口承认可以用这些专利赚很多钱。

  在2018年4月的一场演讲中,巴里克曾说:“如果你想在下一次全球疫情中赚钱,买生产抗病毒药物公司的股票。”

  (三)新冠疫情全球爆发后,美国把新冠病毒来源归于武汉p4实验室,但帮助建造武汉p4实验室的法国里昂p4实验室主任哈邬尔(hervé raoul)2020年4月20日表示,通常p4实验室不研究冠状病毒。一般而言,在p4的实验室里,实验的病毒是很活跃更致命的伊波拉病毒(ebolavirus)或拉萨病毒(lassa virus)马堡病毒(marburg),从来没有研究过冠状病毒。若看法国的研究计划,所有有关冠状病毒的研究都是在p3实验室。更证明了武汉p4实验室外泄冠状病毒是谎言!反倒是以上2015年、2016年美国病毒科学家研究的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老鼠和人的研究恰巧都是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

  (四)中美争论人工合成的新冠病毒溯源的关键在于谁在做功能增益实验(gof)?现在只要能够证明美国有做重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功能获得性gof),就成了美国病毒实验室才是制造新冠病毒的实捶!(详见:https://m.toutiao.com/is/buogbnx/ - 德纳:新冠病毒溯源争论关键点在于中美是谁在做病毒功能增益实验 - 今日头条)

  上面已经谈到了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在2015年、2016年所做的类sars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研究成果分别在国际著名科学杂志上,于2015年发表了《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感染的可能性》、2016年发表了《像sars一样的wivi- cov病毒随时可能在人群爆发》这两篇类sars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功能获得性gof)科学论文。而美国拉尔夫•巴里克进行的重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gain-of-function功能获得性)研究资金来自美国政府及军方。在论文中美国国立卫生研究(nih)发表声明中看到:“在暂停资助功能获得性突变(gof)研究之前,已启动并进行了全长并嵌合shc014重组病毒的实验,此后经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审查并批准继续开展研究。内容完全由作者负责,不一定代表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官方观点。”而2014年,美国政府以可能不慎造成疫情失控为由,公告禁止联邦政府资助将sars、mers或流感病毒提升毒力、提升传播能力或扩大宿主物种范围的功能获得型研究(gain-of-function research),巴里克对此深感不满,写了一封长信给美国国家卫生院,表示这项限制会严重影响冠状病毒研究,未来如再有疫情爆发,可能会减慢科学家应变、控制疫情的速度。之后巴里克当时进行中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仍被允许继续。包括于2015、2016年上文所述继续进行了重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gof)研究。《名利场》说,一个脚注显示豁免了“为保护公共健康或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项目。这两点证明美国拉尔夫•巴里克团队进行功能增益研究(gof)是证据确凿!巴里克作为世界冠状病毒之父,与生态健康联盟达扎克、福奇等人密切合作,长期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病毒基因重组改造研究。从以上可以看出,即便是在奥巴马政府要求停止病毒功能增值研究(gof)的时候,也从未停止。

  在全球疫情大暴发之后,在美国也掀起了对新冠病毒溯源问题进行讨论时,美国《名利场》杂志揭示的邮件显示,国务院主管生物政策的官员克里斯托弗·派克(christopher park)警告说,不要提到任何可能指在向美国自己有关“功能获得性gof”的研究。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和巴里克有操纵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基因的历史:

  就在2019年12月武汉首次报导新冠病例的前几周,该机构主席彼得‧达斯萨克(peter daszak)在新加坡拍摄的一次播客采访中谈到了这一点。“你可以很容易地在实验室操纵(冠状病毒),”达斯扎克说。“突刺蛋白推动了很多冠状病毒的研究,造成人畜共患病的风险。你可以得到序列,可以构建蛋白,我们和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奇(ralph baric)合作,插入另一种病毒的主干,在实验室里做一些工作。”

12.jpg

【安东尼•福奇】

  在2021年5月12日的美国国会证词中,福奇博士强调否认美国曾资助武汉实验室有争议的功能增益研究这也是事实。因为进行功能增益实验所需嵌合病毒的方法发明来自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教授独家专利,并受专利保护。其团队拥有人类科学家中最权威的解释权和最强的嵌合病毒能力,因部分专利属于世界专利,如果各国科学家在病毒研究过程中产生了此项需求,需要向该团队进行申请并缴纳专利授权使用费。相信武汉病毒研究所应该没有专利使用记录,也没有这个能力和技术从事这项研究。嵌合病毒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过程,该过程中所使用的专业技术、专业软件均为该团队特有。此外,对嵌合技术有帮助的辅助软件、基因比对设备、大数据平台也均为美国特有,任何人使用都需要授权并留有使用痕迹。因此,世界上如果有未经美国授权的嵌合技术病毒产物,其嵌合过程一定发生在美国,这包括拉尔夫•巴里克教授的p3实验室或者与其有相同专利使用权限并有其毕业学生工作的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实验室。这个证明了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一定是在美国!

  由于拥有重组冠状病毒技术进行重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gof)并获得专利,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如同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食品合成技术也是其公司核心技术,只会卖产品种子而转基因合成技术绝不会对外流出。所以由美国巴里克提供给武汉病毒研究所重组冠状病毒合成技术可能性没有。因为即使巴里克给美国军方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进行专利授权,也要美国国防部提供总计3900万美元中的一部分研究资金用来交换才行。

  美国《纽约时报》2021年6月14日报道,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在接受该媒体访问时,石正丽称她的实验与“功能获得”(增益实验gof)研究不同,因为她的目的不是让病毒变得更危险,而是了解病毒如何跨物种传播。石正丽说:“我的实验室从未进行或合作进行过,增强病毒毒性的gof实验。”她的这句话才是关键!否认了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过冠状病毒增益实验!

  了解到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未提供给巴里克研究资金,来换取巴里克的重组冠状病毒技术授权。反而通过生态健康联盟拨款约为60万美元给武汉病毒研究所,为期5年。其目的是研究动物与人类的关系,进行监测,并确定这些蝙蝠病毒是否有能力感染并传播给人类。该项总经费在2019年7月特朗普任内获续发。后特朗普指示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在2020年4月中旬通知生态健康联盟,将停止发放今年剩余的约37万美元经费。获得美方资金。另外美国国际开发署曾通过生态健康联盟,资助55万美元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用于predict项目。收集了中国许多生物病毒标本,充实了美国病毒基因库。

  【附:predict项目是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新发传染病威胁(emergingpandemic threats (ept))计划的一部分。根据predict项目公开的数据显示,自2008年4月至2018年9月,predict项目针对冠状病毒总计在中国采集了约388批次,8680件来自蝙蝠,老鼠及人体的病毒样品进行监测预警,其中predict 1 项目为238批次,4874件样品,predict 2项目为150批次,3806件样品。以及总计241批次predict 1和predict 2项目的样品检测结果。据统计,至少有上万件左右的动物及人体的病毒,由中国被运至美国的试验室里。】

  现在美国在指责武汉病毒实验室所谓实验室病毒泄露时,但始终拿不出实际证据可以证明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新冠病毒功能增益实验(gof)。却一直掩盖美国早已进行了新冠病毒功能增益实验的事实!目的为何?就是为了掩盖新冠病毒实际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这个事实。美国政府、美国病毒科学家团体及美国媒体却一直隐藏美国首席冠状病毒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及所从事的重组冠状病毒增益实验!引述的外泄电邮亦显示,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曾致函北卡罗来纳大学新冠病毒首席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称他不应加入在柳叶刀杂志上联署的27位科学家以宣称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以免反令外界关注他做的新冠病毒功能增益实验科研内容。

  实际上,武汉病毒研究所只是作为美国病毒科学家所说的前哨实验室,给美国病毒研究实验室当下手!去野外帮助找蝙蝠,查蝙蝠原始冠状病毒毒株,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及美国国际开发署,通过美国生态健康联盟提供资金,为美国干脏活累活,收集冠状病毒毒株及进行基因测序上传美国。以帮助美国政府及科学研究组织建立美国冠状病毒基因库。美国通过生态健康联盟,在过去20年,与超过25个国家的科研机构合作研究类似冠状病毒的新型病毒来源,这些成为美国冠状病毒基因库的组成部分。美国在世界各地包括乌克兰、中亚,都建立了像武汉病毒研究所那样的前哨实验室。收集冠状病毒原始毒株标本。扩大美国的冠状病毒基因库。石正丽及武汉病毒研究所所做的,一是帮助美国扩大了在中国的冠状病毒基因库;二是由石正丽提供给拉尔夫•巴里克中国云南中华菊头蝠的冠状病毒shco14基因片段。它只是新冠病毒合成的一个分包工作。

  (五)非典sars及新冠病毒的生物工程计划:

  合成新冠病毒是一个系统工程:

  当初美国研发新冠病毒主要是针对东亚人种的,新冠病毒就是由美国的巴里克,针对东亚人种身体内的血管紧张素酶蛋白(ace2)对新冠病毒刺突蛋白,表达更敏感而研发的基因生物武器。也就是美国进行了新冠病毒生物武器化研究。

13.jpg

  1)其中比尔盖茨基金会特别投资1.58亿美元给新冠病毒制造者拉尔夫•巴里克,进行功能增益研究(gof),用于开发将新冠病毒生物武器化基因工程项目。

  2)生态健康联盟、福奇和新冠病毒发明人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也是新冠病毒相关共同体关系:

  安东尼‧福奇博士通过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卫生研究院(nih)的分支机构,即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福奇任所长)资助美国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生态健康联盟。再由生态健康联盟直接资助美国冠状病毒之父、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冠状病毒首席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进行重组冠状病毒增益研究。福奇出资还可能以世界级艾滋病毒专家身份参与重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

  拉尔夫•巴里克以石正丽所提供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shc014基因序列,加上由比尔盖茨基金会、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资金支持的,在世界各地进行新冠病毒基因工程的分包工作:

14.jpg

【加拿大frank plummer教授】

  1) 加拿大首席病毒科学家弗拉克教授以埃博拉病毒为原料,拼接出了症状类似艾滋病毒的人造艾滋病毒。用人造和其他病毒的蛋白质组装出一个高度类似于艾滋病病毒的人造艾滋病病毒,以解决 sl-covs 蛋白无法使不同物种的 ace2由刺突蛋白进入细胞的问题。从而完美实现了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与艾滋病毒基因片段的融合。

15.jpg

【英国皮尔布莱特研究院(pirbright institute)】

  2)英国皮尔布莱特研究院(pirbright institute)的布里奇教授,也在盖茨基金会的忽悠资助下,以开发空气传播艾滋病疫苗的名义完成了新冠病毒部分基因片段的组装工作。也就是将sars非典病毒与动物冠状病毒进行基因融合。开发出了冠状病毒和非典sars病毒的病毒基因重组体;并获得专利:

16.jpg

  3)在英国皮尔布莱特研究院研制出“新型冠状病毒sara-like"基础上,瑞士的圣加仑医院与在台湾省的苗栗“国家”卫生研究院合作,以研制“基于人类冠状病毒的多基因hiv疫苗”的名义下,参与完成了人类冠状病毒 229e,全称为“ hcov-229e ”的基因编辑工作。也就是将人冠状病毒+英国皮尔布莱特研究院sars-like重组体进行基因编辑而融为一体。又完成了制造新冠病毒系统工程的分包研究工作。

  4)新冠病毒的总装由拉尔夫•巴里克完成。它利用其病毒基因编辑专利技术,在以上之前各科学家工作成果的基础之上,最终合成了新冠病毒。

18.jpg

  总之,拉尔夫•巴里克结合了加拿大弗兰克教授的人造艾滋+加上皮尔布莱特研究院布里奇教授的sars-like重组体+以及瑞士、台湾研究者的人体冠状病毒基因重组体,并由石正丽提供给拉尔夫•巴里克的蝙蝠类冠状病毒基因片段shc014的刺突蛋白,最终由拉尔夫•巴里克出面,将以上各个分包工作合而为一,完成总装工作。最终完成了基因编辑合成新冠病毒的工作。

  作为拥有改变可以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结构的这些病毒功能增强技术(gof),美国冠状病毒之父巴里克可轻而易举就在美国生化实验室内制造出来。巴里克就曾在一家美国电视媒体公开采访讨论中洋洋得意地说:“改造冠状病毒是非常容易的,你可以将至少四或五组不同的变异放到冠状病毒的受体结合域里去,使得冠状病毒可以和老鼠的ace2受体结合。”电视中他表示通过修改了两处氨基酸、脯氨酸残基以增强重组冠状病毒感染能力。也就是对重组冠状病毒功能获得性病毒毒性进行了增强改造(gain-of-function)。这为我们留下了巴里克进行重组冠状病毒实验室改造病毒毒性的证据。

19.jpg

20.jpg

21.jpg

  对于拉尔夫•巴里克而言,新冠病毒最大的价值就是成功研发出了一种可以让生物武器通过空气气溶胶可广泛传播的载具,至于载具里装什么样功效的基因片段,这都是能够在实验室里面用gof方法得到的。包括结合了艾滋病毒基因。而这早在1999年福奇开始投资拉尔夫•巴里克时,并最终制造出sars病毒,并于2002年4月19日申请相关专利时,就是因为福奇发现了冠状病毒的可塑性,让它成为了hiv疫苗的潜在候选物。

22.jpg

  比尔盖茨所以说感染奥密克戎就像打疫苗。而英国皮尔布莱特研究院(pirbright institute)的布里奇教授,也在盖茨基金会的忽悠资助下,以开发空气传播艾滋病疫苗的名义完成了新冠病毒部分基因片段的组装工作。也就是将sars非典病毒与动物冠状病毒进行基因融合。开发出了冠状病毒和非典sars病毒的病毒基因重组体;并获得专利。

  福奇既是新冠病毒功能增益实验研究的投资人,又是世界知名的爱滋病毒专家。应该他也是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gof)的实际参与者。实际参与投资非典sars制造,最初福奇投资的拉尔夫•巴里克进行冠状病毒研究的目的,是开发冠状病毒作为艾滋疫苗的载体。现在也已发现新冠病毒与爱滋病毒基因有关。(详见:https://m.toutiao.com/is/buobt12/ - 德纳:美国家安全顾问就新冠溯源威胁中国,亟待搞清楚福奇的角色 - 今日头条)

23.jpg

  法国著名病毒学专家,因发现艾滋病毒(hiv-1)而获得200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吕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 教授在接受法国的一个医学专业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用数学模式对病毒基因研究得出的结果,确认了之前印度学者提出的新冠病毒带有艾滋病病毒(hiv)基因的发现。

  现在发现新冠病毒带有爱滋病毒基因片段,在covid-19病毒的刺突糖蛋白(s)中发现了4个嵌入点位,covid-19(也称sars-cov-2)病毒新增了四个外源嵌入的rna片段,所有4个嵌入点位中的氨基酸残基均与hiv1gp120或hiv-1gag中的氨基酸残基具有相同性或相似性。病毒在自然进化的角度上,完成其具有该特征的自然嵌合进化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24.jpg

【病毒蛋白质基因图红色和橙色为被插入的艾滋病病毒基因片段】

25.jpg

  2020年1月31日,有篇论文刊登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杂志上,发表该论文第一位是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的研究员郝沛,巴斯德是全球最顶尖的病毒研究所;第二位是中国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防控药物技术中心研究员钟武;第三位是中国中科院分子植物研究中心研究员李轩。这三位专家在这篇论文中说,“新冠病毒是透过s蛋白和人类ace2相互作用,感染呼吸道上皮细胞”。这个病毒被取下四个关键胺基酸。从显微镜下的rbd结构,很像sars结构。病毒的变异有两种途径,一种是人工制造,另一种是自然变异。如果要让sars上四种氨基酸消失的自然方法,必须经过一万次的转换。很显然,这种变异绝对是人工制造。三位科学家在论文后面留下一个问号。到底是谁将sars病毒进行人工变异,目的是什么?

  而由石正丽参与的这篇论文发表在2022年3月11日《信号转导和靶向治疗》。《sars-cov-2 对 t 淋巴细胞的 ace2 非依赖性感染》,文章指出,许多患有严重 sars-cov-2 的患者出现“淋巴细胞减少症”,即所有重要的免疫 t 淋巴细胞都已耗尽。

26.jpg

  能够对人身体有这么严重影响的病毒,目前所知的只有艾滋病病毒。

  上面已所述,新冠病毒是美国德克里特堡于2019年6月份泄露的!

  如同这次辉瑞公司研发主管沃克所说,辉瑞用猴子进行新冠病毒定向变异研究,以扩大传染性为目的。而以猴子做实验动物对象,对病毒进行功能增益研究(gof),同样也发生在美军德克里特堡。

  (六)新冠病毒泄露地点在德克里特堡:

  有科普大v为了帮辉瑞视频洗白,故意回避辉瑞公司与合作者合作,是用猴子在做定向病毒变异试验:

27.jpg

  并将研究方式转移到:引入新冠突变株是个常规研究性项目,是全世界无数病毒研究机构正在从事的工作。甚至许多研究机构已成功构建出sars-cov-2突变株,也就是所谓“新冠突变株”。但这些研究者大部分是使用计算机模拟或主要蛋白酶(病毒的非传染性部分)的突变进行的。所构建的都是假病毒,不是能够传播的活病毒。

  正如辉瑞视频中沃克所说,辉瑞公司是真用猴子作为实验对象,用活病毒感染猴子,定向使新冠病毒按其要求进行毒株变异,来增强病毒传染性的研究。有些洗白文故意忽视了视频中所称是用猴子在做感染实验研究的这个事实。

  而以猴子做实验动物对象,对病毒进行功能增益研究(gof) ,同样也发生在美军德克里特堡。

  2019年6月,德特里克堡发生泄露事件就是在德特里克堡的absl-3动物实验室。它就是具体泄露地点:

28.jpg

  已确定是德特里克堡实验人员是在德克里特堡absl-3动物实验室以非人类灵长类动物(nhp)为试验的动物物种为标本,以生物工程制造毒素感染标本来进行功能增益实验(gof)。

29.jpg

【nhp】

  德特里克堡发生严重泄露事故之后,先是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nited state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s,usamriid)主管被撤职,第二天美国陆军医学研究与发展司令部(usamrdc)指挥官也被撤职。说明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泄露事件非常严重,不然不会德特里克堡美军两家机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和美国陆军医学研究与发展司令部(usamrdc)的两位指挥官几乎同时都被撤职。

30.jpg

  之后的2019年7月至8月,部分美国军人运动员在马里兰州训练,这些人于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参加了在中国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军运会期间就曾有五位美国军人以疟疾为名(事实上疟疾只有非洲才有,美国这些发达国家不会患。而且疟疾症状和新冠肺炎是很相似的: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等14位国际权威专家在医学期刊《柳叶刀》发表题为《疟疾爆发地区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做好准备至关重要》的文章,提到新冠和疟疾容易混淆。)住在武汉的金银潭传染病医院里,出院之后美国专机送回美国后消失!

  与新冠疫情有关时间轴1:

  1、2019年6月,据称德克里特堡fort detrick的usamriid发生病毒泄露事故;2、2019年7月,据称病毒泄露事故被发现,usamriid被关闭;3、2019年7月,frank plumme的学生邱香果、程克定(很巧程克定研究的也是涉及冠状病毒、sars、艾滋病毒感染资深专家)夫妇被查;4、2019年7月,加拿大p4国家实验室首席科学家frank plummer(也是世界知名冠状病毒、艾滋病毒专家,新冠病毒涉及冠状病毒、艾滋病毒基因)表达了对邱香果、程克定夫妇被加拿大骑警带走事件(俩人至今仍无任何消息)的看法,认为这是无中生有;这个是美加联手消除新冠疫情内幕外泄的行动。5、2019年12月,frank plummer接受采访,声称经过一年多的治疗,酗酒问题得到解决,健康恢复很好;6、2019年12月-2020年1月,武汉新冠肺炎爆发;7、2020年2月4日,frank plummer在肯尼亚(美国非洲情报中心)开会时突然去世;8、2020年2月22日,frank plummer的太太jo kennelly在twitter上说plummer是心脏病突发死亡。

  新冠病毒爆发的相关时间轴2:

  •2019年7月,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最高机密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被关闭;

  •2019年8月,一场美国大规模的“流感”造成(美国)10000多人死亡;包括“电子烟白肺”患者大量出现。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艾薇儿·海恩斯(很巧也是现在拜登政府的国家情报总监)及比尔盖茨基金会的参与下组织了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2019年11月,中国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

  •2020年2月,世界暴发新冠疫情大流行。

  (七)美国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对华與论战有两套方案,是一体两面:

  美国目前内部对新冠病毒溯源有两种矛盾观点。就新冠病毒溯源观点美国玩两手策略,两种观点都对中国不利!

  (1)美国新冠病毒溯源问题的各方立场:

  美国民主党及影子政府的观点:真正制造新冠病毒的巴里克、福奇、美国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包括民主党及犹太利益共同体观点,将新冠病毒溯源是来自大自然,并特指中国。

  美总统拜登2021年曾要求美情报部门调查新冠病毒起源,90天之后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8月27日披露了“新冠病毒溯源报告”的非机密评估摘要,这份摘要的内容主要有四个方面。首先,美国情报部门依然无法确定新冠病毒是“实验室泄露”还是“自然起源”,在这个方面“没有给出定论”;其次,调查结果显示新冠病毒“不是作为生物武器”而研发出来的;其三,新冠病毒“几乎不可能”通过基因工程编辑而来;最后,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对这种病毒“并不了解”。

  其中,彼得•达扎克任主席的美国生态健康联盟,它作为美国政府及美国军方病毒研究资金中介白手套。

31.jpg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在收到美国联邦政府资助后,再将其分发给美国相关生物实验室和科研机构,所以美国生态健康联盟在美国病毒学界具有巨大影响力。它左右了美国病毒研究的科研方向和进程。它等于是美国联邦政府和研究机构、实验室之间的资金中介。是美国政府从事生物病毒研究包括国防生物武器项目的资金白手套。美国联邦政府资助生态健康联盟的机构包括: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减少国防威胁机构(dtra)、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美国国土安全部(dhs),以及国家卫生研究(nih);以及与生态健康联盟有关联的出版商(斯普林格-自然(springer-nature)和《柳叶刀》杂志(lancet)。它涉及到病毒科学家最在乎的专业论文发表。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peterdaszak)于2015年发表的声明,美国国家科学院出版社2016年2月12日出版了它。他在声明中说:“我们需要提高公众对医疗对策必要性的理解,例如泛冠状病毒疫苗。媒体是重要的驱动力,而经济将会跟上炒作。我们需要利用这种炒作来解决真正的问题。如果投资者在过程结束时看到利润,他们会做出回应的。”

  看一下彼得•达扎克2015年讲话的时间点。远远早于武汉疫情爆发好几年。可以看出美国生物医药资本布局之深。可以看到美国这些生物医药资本及利益相关者,早已设计好为了赚大钱,如何以资本的力量去控制媒体,影响媒体。为其商业巨大利益服务。

32.jpg

  新冠疫情爆发后,由世卫组织牵头联合专家武汉调查团美国方面派出的唯一一位调查科学家就是美国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

  彼得•达扎克他由于是全球病毒科学研究大部分研究资金的提供方,在全球病毒科学家有巨大影响力。可以引导病毒科学家按照他主导的调查设计方向就是“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这个观点。好洗白生态健康联盟、巴里克、福奇参与新冠病毒来自他们实验室制造的事实!他实际主导了世卫组织武汉调查结论:即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直接与美国病毒科学家打交道,代表美国政府及美国军方资金提供方,进行冠状病毒增益实验项目,并为军方病毒生化研究项目提供研究资金。每年有成百上千万美元研究资金。而美国病毒科学家靠他而活。他作为美国联邦政府及美国军方研究资金提供方的白手套,由生态健康联盟决定直接提供资金给哪个美国病毒科学家进行病毒研究资金,及他控制的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决定是否刊登研究论文,这两个都是病毒科学家的命脉。

  而在新冠疫情全球爆发后,参与新冠病毒制造的生态健康联盟彼得•达扎克、巴里克、福奇等为了洗白自己参与了新冠病毒研制,就坚持“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观点。按照新冠病毒发明人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教授的建议,美国生物实验室、美军和吉利德科技公司都将不承认新冠病毒的真实来源,而是默认中国云南省的蝙蝠是新冠病毒的来源。这可能是因为中国科学家团队特别是石正丽有实验和论文证明了病毒来源于自然的基因变异,并且有sars-l曾起源于中国的固有成见。

  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为了卸责,他利用其对全球病毒科学家的影响力,联合27位世界知名病毒科学家发表联署声明: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从而让中国被人坐实新冠病毒自然起源,动物蝙蝠背锅,病毒起源地坐实,嫁祸中国,然后坐实中国隐瞒疫情,抗疫不力,再栽赃中国责任要求赔偿。让中国背锅!

  现在柳叶刀杂志为了其在世界科学界中的声誉,让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小组成员达扎克退出了业界权威杂志《柳叶刀》的新冠病毒委员会。

  实际上早在2003非典sars发生之后,从2004年石正丽开始sars溯源时,就是由美国福奇、巴里克对中国病毒科学家进行战略误导到蝙蝠身上。误导非典sars是由大自然所产生的。石正丽也在2022年2月的一次公开演讲《追踪sars源头》时,承认正是美方建议,最终引导石正丽将sars溯源到了蝙蝠身上。误导石正丽去云南“寻找”野生来源,这样美国完美地完成栽赃诬陷,“sars来自云南大自然中华菊头蝠冠状病毒”,被美国授予“蝙蝠女士”荣誉。并授于石正丽美国生物院士作为奖励。

33.jpg

  善良的中国人当时完全没有想到2003年时美国就已这样邪恶,在2003年美国就已对中国首次进行了基因生物战。

  但在非典sars发生之后,国内有识之士早已认定为非典sars为美国基因生物战。学者徐德忠、李峰于2015年8月出版了一有关专著,由军事医学出版社出版。揭露非典sars就是美国基因生物战真相:

34.jpg

  学者徐德忠、李峰在2020年5月版的《分子流行病学和分子进化流行病学》中,旗帜鲜明地重申了2015年著作中的观点,即,sars和h7n9甲型禽流感,均为“非自然进化”起源,也就是人为产物。

35.jpg

  (2)美国2003年发动非典sars基因生物战的动机:

  1)美国之所以在2003年对华发动非典sars基因生物战。与中国政府当时启动人民币单边升值的汇率改革有关,这动了美国的奶酪。就是美国开启非典sars基因生物战,为美国打金融战服务。同时美国正在中东进行伊拉克战争,也是以非典sars地缘战略上牵制中国。以防中国对台有所行动。

  同样,2019年中国如果不准备大幅开放资本市场,并放开外资设立金融机构,美元资本无需通过制造公共安全事件,选择在在武汉军运会期间,投毒打压中国资产价格。美国在武汉投毒当然也与美军德克里特堡于2019年6月份新冠病毒泄露之后,已在全美流行,并以电子烟肺炎流感掩饰,最终压不住了,需要找个替罪羊,及遏制中国有关。

  2)2003年底,在广东顺德出现了第一例非典sars病例之后,同时在广东马上就传闻国际上唯一能够有效预防病毒的药品是瑞士罗氏公司的“达菲”(奥司他韦)。为此广州人开始疯狂抢购“达菲”,并蔓延到全国。诡异的是,罗氏公司当时对广东的达菲发货量达到了10.5万盒,这个数量是当时全省存货量的100倍。达菲从研究立项到成功上市只用了7年时间,这在新药研发史上极为罕见。但实际上,瑞士罗氏制药只是负责达菲在全球的商业推广和生产,吉利德才是达菲的研制方。根据转让协议,罗氏公司需要向吉利德支付专利使用费,约占售价的五分之一。之前吉利德ceo迈克尔·奥迪,此前就在罗氏制药任职。

36.jpg

【美国吉利德科技公司】

  而美国吉利德科技公司有军方背景,美国小布什政府的最近刚刚去世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任吉利德公司董事长。吉利德公司也算是美国军民融合公司,也帮助美国发展生物武器。美国防部在开发生物武器时通常采取寓军于民的做法,将军事项目的大部分工作分包给私营公司,“这些公司不用对美国国会负责,可以更自由地运作,并可以规避国际国内法律约束”。所以吉利德公司表面上是一家专门研究病毒的上市生物科技公司,但实际上还有着很深的军方背景,是承接军方生物战项目的首选公司。

  2003年,吉利德公司还处于亏损状态。但自非典sars之后,达菲的销量呈现爆炸式增长,带来的收入急剧增加,公司一举扭亏为盈,股票价格增长两倍。吉利德曾靠达菲一个月卖了10亿美元,2016年达菲全球销售53亿人民币。

  从上可知,从非典sars到新冠疫情,都 有巴里克和吉利德科技公司的参与!其中是否是同样的一个套路?就是又放毒又卖解药。获取巨大经济利益!吉利德科技公司正是靠非典sars疫情发了大财起家!

  巴里克作为sars病毒研制者并拥有专利当然也大发其财!

  所以中国病毒科学家由于美国病毒科学家的误导,将非典sars溯源到蝙蝠,让蝙蝠背锅,却无形中帮助美国转移了拉尔夫•巴里克、福奇研制非典sars,以及对中国进行非典sars的投毒行动。

37.jpg

【大卫•马丁博士】

  德国m·cam国际创新风险管理公司(m·caminternational innovation risk management)是一个无形资产保险公司,自1998年以来一直是全球最大的无形资产保险商,为168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业提供服务——包括了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乐鱼app体育下载的业务范围涉及的承保系统包括所有专利、专利申请、联邦授权、采购记录、政府电子记录等等的整个语料库。所以有能力追踪正在发生的事,追踪谁参与了正在发生的事,还能为各种组织和个人、以及他们公司自己的商业用途监控一系列主题利益。业务是监控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创新,特别是监控创新的经济方面——比如金融利益得到满足、企业利益发生混乱等的程度。公司业务既是创新业务,也是金融业务。其总裁为大卫•马丁博士。大卫•马丁于2021年7月9日在德国的新冠调查委员会上作证,通过对专利的追溯,提出新冠病毒的很多特性并不“新”,这些特性在近二十年来一直为人所研究,甚至被申请为专利。通过审查围绕着sars冠状病毒所发布的4000多项专利,并对所有操纵冠状病毒操作的融资情况进行了非常全面的审查,这些操作导致sars成为了β冠状病毒家族的一个分支。也即sars冠状病毒——是β冠状病毒家族的分支——与被称为sars-cov-2的子分支,从分类学的角度来看必须重叠。

  大卫•马丁博士揭露早在2002年美国就人工制造出了sars-1病毒,2003年4月23日美国cdc出面申请了“从人分离的冠状病毒”(coronavirus isolated from humans) 专利,专利号分别为us46592703p,us7776521b1, us7220852b2; 而根据美国法典第35卷第101节,有关“自然相关物”是被禁止申请专利的!但如果是实验室人工合成的sars冠状病毒方法想申请专利,又不符合《生物武器国际条约法》,所以美国疾控中心cdc及福奇、拉尔夫•巴里克在2007年春季向美国专利局提出特别申诉,要求将其专利列为不公开机密。以符合美国法律要求。并且其申请合成sars冠状病毒方法的专利内容不光包括合成病毒本身,还包括病毒检测方法、检验套组内容。形成专利保护闭环,因含有巨大经济利益,不允许别人染指!

  当sars发生之后,当中国病毒科学家在美方误导之下,还在傻傻地去找果子狸、蝙蝠,寻求sars溯源答案时,并直到2013年10月31日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在线发表并认为“中华菊头蝠是 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时,美国巴里克、福奇及美国cdc早已在2002年4月19日、2003年4月23日就早已悄悄地申请了实验室合成sars、检测sars及检验sars套组的专利。这个是sars由美国巴里克、福奇生物实验室制造的实锤!

  通过时间跨度为二十年,围绕着与新冠病毒有关的,涉及有4000多项冠状病毒专利的追溯,大卫•马丁提出最早是在1999年,安东尼·福奇即开始资助了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巴里克的sars的研究。

  (3)与sars-1有关的关键时间节点:

  1)2001年,巴里克baric团队就实现了病毒rna的改造实验。进行了新型人工嵌合冠状病毒,并于同年申请了病毒改造专利,即us6593111号专利。

  2)作为世界著名艾滋病毒专家的安东尼•福奇任所长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早在1999年就开始投资拉尔夫•巴里克,进行有关冠状病毒研究。因为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和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发现了冠状病毒的可塑性,让它成为了hiv疫苗的潜在候选物。

38.jpg

【安东尼•福奇】

  由此拉尔夫•巴里克制造了一种传染性复制缺陷冠状病毒,专门针对人类肺上皮细胞。也就是制造出了sars。2002年4月19日专利申请,专利授权于2007年10月19日,巴里克团队申请有一个专利号为us7279327b2的专利:冠状病毒载体,并从所述载体表达异源基因的方法。解决了病毒的改造和基因重新装配问题,可以在需要的时候生产具有不同功能和传播能力的、具有新特征的冠状病毒。该专利的专利号是美国专利7279327,它清楚地列出了非常具体的基因测序,事实上我们知道ace受体、ace2结合域、s1刺突蛋白和其他我们后来知道的这种灾难病原体的元素不仅经过工程设计,而且可以在实验室中进行合成改造,只需要利用基因测序技术,操纵计算机代码,就可以将其转化为病原体或病原体的中间体。实际上是可以利用冠状病毒作为分配hiv疫苗的载体。而专利7279327——针对肺重组性质的冠状病毒专利,在2018年被神秘地从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转移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根据美国拜杜法案(bayh–dole act),美国政府有所谓的“进入权条款”。如果美国政府国卫卫生研究院资助了该项研究,他们就有权根据自己的需求从该研究中受益。因为美国疫苗研究机构要开发疫苗需要得到这一个专利的授权,它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和莫德纳公司共享的专利。

  大卫•马丁所在的无形资产保险公司由于2001年9月发生的美国炭疽事件,在2000年代初被美国政府要求监测美国违反生物和化学武器条约的行为。于2001年秋季,就开始受委托开始监测大量的细菌和病毒病原体,包括通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usamriid)和美国武装部队传染病计划及其他许多与他们合作的国际机构获得的专利。当时大卫•马丁就担心由福奇所投资,拉尔夫•巴里克制造的冠状病毒,不仅因其潜在的hiv疫苗载体作用,视为可能的操纵试剂;而且显然还被视作为一种潜在的生物武器。所以大卫•马丁在sars爆发之前的2001年的下半年,就已对此公开发出警告。

1.jpg

【2002年4月19日,拉尔夫·巴里克作为联合发明人的专利《产生重组冠状病毒的方法》 ,专利号:us7279327 b2】

  3)中国最早发生sars-1时间是2002年11月。时间点非常巧!在中国发生非典sars之前,巴里克专利号us7279327b2的专利申请时间点2002年4月19日。但巴里克并没有公布,也没有在基因数据共享平台上传其实验室合成病毒的完整基因序列。

  美国疾控中心cdc及福奇、拉尔夫•巴里克于2003年4月23日正式申请sars冠状病毒专利,在其申请专利文件中,提交了sars冠状病毒的整个基因序列。这实际上违反了美国法典35节第101条:你不能为天然存在的物质申请专利。违反美国法典第35节第101条的专利的专利号为7220852。这实际已证明非典sars不是大自然产生的。该专利还有一系列相关的衍生专利,它们因为涉及多个可申请专利的主题而被拆分了。其中还包括有美国专利46592703p,美国专利7776521。这些专利不仅涵盖了sars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还涵盖了通过逆转录聚合酶链式反应(rt-pcr)检测它的手段。并还申请了“从人体中分离的冠状病毒”(coronavirus isolated from humans) 专利。并获得了专利。专利号分别为us46592703p,us7776521b1, us7220852b2; 申请专利包括合成冠状病毒方法,合成病毒本身,还包括病毒检测方法、检验套组内容。形成专利保护闭环,以保护其巨大经济利益。并将专利列为不公开机密。最终在2007年获得了sars冠状病毒的专利权。并且福奇、拉尔夫•巴里克及美国疾控中心cdc还另外付费给美国专利局,将所申请的制造sars病毒及检测方式的专利列为不公开秘密。以不让外界,特别是不让中国所知:sars病毒是来自美国生物实验室所制造。以此可以继续误导中国病毒科学家,仍然在大自然中去寻找蝙蝠、果子狸之类的自然宿主,以进行sars溯源。所以中国国内病毒科学家至今还在认为非典sars来自大自然,那为何美国病毒科学家将来自大自然sars申请专利呢?唯一的理由就是sars病毒来自美国生物实验室所制造。

  另外,2003年4月,就在疾控中心就sars冠状病毒申请专利日4月23日之后没几天,在马里兰州成立的红杉制药公司(sequoia pharmaceuticals)就于2003年4月28日申请了治疗和控制感染冠状病毒感染的抗病毒药物的专利。美国疾控中心几天之前才提交了sars病毒的专利申请,然后几天之后就有疗法了。也就是红杉制药公司在美国疾控中心的有关sars冠状病毒专利被美国专利局实际批准之前,就得到了美国疾控中心专利申请人的授权。只能证明sars病毒及针对sars的抗病毒药早就开始研发了。也就是sars病毒早已就研制好了。

2.jpg
【美国疾控中心的专利《从人体上分离的冠状病毒》,专利号:us7220852】

3.jpg

【红杉制药的专利《治疗、控制和预防冠状病毒感染的抗病毒药物》,专利号:us7151163】

  也就是针对sars病毒,在2003年4月之前,美国疾控中心、福奇、巴里克就已建立了有关制造sars病毒、检测sars病毒、治疗sars病毒的围绕sars病毒的商业完整产业链。等于是已建立了制毒投毒再卖解药的商业闭环。而当2019年新冠病毒sars-cov-2出现时,也同样是按照完全相同的时间表进行的,在这个新分支得到定义之前,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福奇任所长)的疫苗研究中心就打电话给莫德纳公司(moderna),告知新冠病毒这种刺突蛋白的基因序列。注意时间点是在武汉疫情爆发之前。你可以假设新冠病毒还不存在时,却已获得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只能证明在武汉疫情之前,可以提供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就是新冠病毒制造者。否则实际在新冠病毒东西存在之前,怎么可能出现治疗它的疫苗呢?而专利7279327——针对肺重组性质的冠状病毒专利在2018年被神秘地从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拉尔夫•巴里克那儿就转移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根据拜杜法案(bayh–dole act),美国政府单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根据“进入权条款”。因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了这项研究,他们就有权根据自己的需求从该研究中受益。

  (4)这里,一条完整清晰的推进新冠病毒制造链时间线出现了:

  1. 2015年、2016年由美国国立卫生院(主要由其下属分支机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实施,所长为安东尼•福奇)资助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拉尔夫•巴里克进行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研究;实际上1999年福奇就开始投资拉尔夫•巴里克进行sars,最初目的是将冠状病毒作为hiv疫苗的载体。但大卫•马丁所代表的组织被委托监控美国生化武器,他在2001年下半年就警告拉尔夫•巴里克对冠状病毒的基因重组有冠状病毒生物武器化风险。最终于拉尔夫•巴里克于2002年4月16日获得有关sars病毒专利。之后2002年11月中国非典sars爆发。

  2. 拉尔夫•巴里克团队对类sars冠状病毒进行功能增益研究(gof),在2015年、2016年主要进行了以鼠、人为实验标本,世界上首次进行跨物种感染两项成功研究。

  3. 拉尔夫•巴里克团队于2017年又参与研制抗冠状病毒的药物瑞得西韦remdesivir。左手制新冠病毒,右手制药瑞得西韦!2017年6月28日的一篇刊登在科学杂志上的文章(题目:broad-spectrumantiviral gs-5734 inhibits both epidemic and zoonotic coronaviruses,【中文翻译:广谱抗病毒药物gs-5734抑制流行性人畜共患的冠状病毒】),gs-5734就是现在所称的瑞德西韦。这个研究把vineet d menachery和remdesivir(瑞德西韦,俗称“人民的希望”)所在的美国吉利德gilead制药公司联系在了一起。在2017年的这个研究都是主要vineetd menachery做的,而首席科学家及拿到研究资金和设计实验的是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baric。由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支持并支付了化合物配方以及药代动力学和代谢研究的费用。而吉利德科学公司研究瑞德西韦,也是在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参与指导下进行的。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是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等于解药在2017年就研制成功。

  4. 当2017年时,巴里克团队已完成新冠病毒制造及相关广谱抗冠状病毒解药这两项工作之后,2018年,专利7279327——针对肺重组性质的冠状病毒专利,被神秘地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拉尔夫•巴里克那儿,转移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这个是根据美国拜杜法案(bayh–doleact),美国政府单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根据“进入权条款”。因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了这项研究,他们就有权根据自己的需求从该研究中受益。而疫苗研究机构要开发疫苗只需要这一个专利的授权,它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拉尔夫•巴里克和莫德纳公司共享的专利。

  5. 2019年,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福奇任所长)的疫苗研究中心打电话给莫德纳公司(moderna),告知新冠病毒这种刺突蛋白的基因序列。莫德纳公司在2019年3月份时,就已预先计划进行疫苗开发。3月份出于某些不公开的原因,他们突然修改了一系列被美国专利局所拒绝的专利申请,并在莫德纳公司修改后的专利申请中,看到了一句话:“如果意外或故意释放了呼吸道病原体会怎么样呢?”而莫德纳公司要制造mrna疫苗,需依赖两家加拿大公司——arbutus制药公司和acuitas制药公司的专利技术。这两家公司实际上拥有脂质纳米颗粒(脂质纳米颗粒,即石墨烯。因为新冠疫苗含有石墨烯,所以有磁性。氧化石墨烯颗粒具有磁场凝聚效应,)包膜的专利,该包膜用于提供mrna片段的注射。莫德纳公司不拥有这些专利,就与arbutus和acuitas公司进行谈判,以解决可用于疫苗的脂质纳米颗粒专利技术。在2019年11月,他们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拉尔夫•巴里克达成了一项研究和合作研发协议,将拉尔夫•巴里克所拥有专利的刺突蛋白放进莫德纳已获得专利允许的脂质纳米颗粒内部,以此制造出莫德纳mrna疫苗。以便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前,莫德纳公司就实际已做好了一种候选疫苗。莫德纳公司与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在疫情爆发前一个月,就开始了对一种刺突蛋白疫苗进行测序。2019年12月12日,也就是武汉疫情爆发之前,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博士就参与了一份保密协议,获得"由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和莫德纳公司共同开发和拥有的mrna新冠病毒候选疫苗"进行评测。

  6.中国新冠疫情爆发时,在2020年1月10日中国才刚刚发布武汉新冠病毒命名和基因序列数据,新冠肺炎国际正式命名的委员会成员之一,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在同一日就发表论文,推介瑞德西韦对于冠状病毒的有效性。并马上进入了中国市场。并将端德西韦作为神药,“人民的希望”(这已现在将辉瑞抗新冠药物paxlovid宣传为特效药神药的套路完全一致)。巴里克也是有备而来!这就是制毒、投毒(通过武汉军运会)、再卖解药(2017年解药就准备好)一条龙,打造新冠病毒完整利益产业链。与辉瑞制毒再卖抗新冠药物及mrna疫苗打造商业闭环。何其相似!

  2002年11月中国非典sars发生之后,当中国病毒科学家还在傻傻地去找果子狸、蝙蝠,寻求sars溯源答案时,直到2013年10月31日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在线发表并认为“中华菊头蝠是 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时,美国巴里克、福奇及美国cdc早已在2002年4月19日、2003年4月23日就已悄悄地申请了实验室合成sars、检测sars及检验sars套组的专利。这个是美国在生物实验室制造非典sars的铁证!以上所有这些都可以从美国专利局公共专利档案记录中找到,任何公众都可以查看它,美国专利局不仅有证据,在大卫•马丁手上也有这些实际专利文件。

  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2003年的sars疫情,也有报道认为与美军方试验有关。因为,在自然环境下根本就不会出现结构如此复杂的病毒,它是三种病毒基因片段结合而成”。

  拉尔夫•巴里克博士2008年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我们能够设计并合成各类非典sars病毒,这是防治未来可能出现的非典sars疫情的重要一步,科学家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对合成的非典sars病毒进行试验,进而能够更高效率地找到有效的非典疫苗和疗法”。

  “在这里,我们报告了一项规模最大的、人工合成的,可复制的生命形态。”一篇2008年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的论文在摘要里豪情四溢地写道:这项研究完成了一种全长29.7kb的sars样冠状病毒的从头设计、合成和激活。

4.jpg

  论文详细记录了从头设计、合成并激活sars样冠状病毒的方法,并特别验证了这种人造病毒不仅能让小鼠感染患病,还能侵袭人类的呼吸气道上皮细胞!

  该论文的通讯作者正是被称为“冠状病毒之父”的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流行病学系教授拉尔夫·巴里克。

  “现在我们有能力设计、合成各类sars样冠状病毒。” 巴里克在论文发表时,这样介绍其团队的实力。

  在2002年11月中国的非典sars爆发之后,拉尔夫•巴里克于2003年公开发表了《反向遗传学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全长感染性cdna》,这意味着自2003年以来,他可以无限地复制sars病毒。2003年sars发生之后不久,ralph就从nih(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获得了一项资助,名为“sars反向基因工程(sars reverse genetics)”,用于研究sars病毒的复制与变异。项目的起始时间是2004年。

  巴里克从2003~2018年之间就已经完全建立起巨大的相关重组冠状病毒整体利益产业链。通过注册有关专利形成专利保护闭环,由此获取相关产业链巨大经济利益!2019年全球疫情之后,巴里克与福奇、莫德纳公司合作开发mrna疫苗合,赚取巨额商业利润。

  大卫•马丁根据围绕sars冠状病毒有关4000多项专利进行回溯,发现史上第一种获得专利的冠状病毒疫苗实际上是辉瑞公司申请的。第一种冠状病毒疫苗就是涉及犬类冠状病毒刺突蛋白。与新冠病毒刺突蛋白是类似的东西。第一份专利申请是2000年1月28日提交的。但1999年之前的早期工作主要集中在动物疫苗领域。

5.jpg

【辉瑞公司的专利《犬类冠状病毒的基因及其用途》,专利号:us6372224】

  (5)新冠疫情爆发之后,以美国共和党政客为主,则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露。同时也指向安东尼•福奇、彼得•达扎克、拉尔夫•巴里克;美国律师团就新冠大流行向美国ngo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及主席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以及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新冠病毒之王拉尔夫·巴里克等人发起10亿美金的索赔!美国律师tom lenz团队开始起诉“生态健康联盟”组织及其主席彼得 达扎克,以及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病毒学家拉尔夫 巴里克,指控他们联合制造了新冠病毒并传播,要求赔偿10亿美金。据律师起诉文书披露:所有的研究全部在拉尔夫•巴里克的实验室完成的,实验的目的是新冠病毒通过基因编辑技术,改造为可以突破免疫保感染人类上呼吸道。

  马斯克在花费400亿美元收购推特之后,根据他所掌握的材料,指责美国总统首席传染病专家福奇向美国国会撒谎,及对新冠病毒进行了致命性的功能获得性研究(gof)。导致无数人死亡。说是过去福奇利用推特内部人士,封杀推特上了一切不利于福奇及疫苗的言论。

6.jpg

  马斯克花巨资收购的第一世界社交网络推特,无疑可以获得相关服务器上的大量不为人知的秘密信息。马斯克确定:1、美国制药公司在新冠疫情爆发前提前研究了疫苗。2、美高层施压推特高层统一口径,干涉互联网新冠病毒舆论导向。马斯克表示,他收购推特后,发现大量美国政府之前向推特高管施压的证据,美国政府逼迫推特保持新冠来源的一致口径。

  推特内部证据表明福奇资助生化实验室造新冠病毒,而且福奇在推特上与美国政府合作,对推特干部施加压力的原始记录信息,以达到“统一新冠的起源”的目的。据悉,美国政府和福奇在全球控制和赞助的生化实验室超过366个。

7.jpg

  评论:若美国没有有关新冠病毒不可示人的秘密,何必统一美国有关新冠舆论口径呢?

  马斯克指责福奇2012年进行病毒功能增益研究(gof),也就是生物武器的代名词。

8.jpg

  马斯克指责美病毒研究所所长福奇资助并参与新冠研究,相关毒株不慎被泄漏,导致全世界了数百万人因新冠病毒失去生命。

  中方以外交部为主,则根据科学证据,针对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明确指向德克里特堡及拉尔夫•巴里克。

  (6)目前,美国已有完整的两套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甩锅中国的宣传主轴策略:

  1)中国武汉病毒实验室引起的;(特朗普、彭佩奥为代表的共和党右翼政客的观点,也毫无科学证据。)福奇、巴里克有时也持这种观点,以转移共和党右翼对他们生物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的指责。转移方向,减轻压力。

  2)中国的动物自然形成的;(属于deep state包括美国军方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中央情报局国家情报总局、福奇、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其也代表世卫组织观点,他是世卫组织武汉调查组唯一美方代表)及拉尔夫•巴里克病毒科学家一派的观点,目的是转移deep state所属军方德克里特堡、cia、拉尔夫•巴里克、福奇、美国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参与制造生物实验室新冠病毒的焦点。

  美国新冠病毒溯源與论战这两套方案一体两面!

  这两个宣传主轴无论哪个都对中国非常不利!诱导中国在这两个选择中不得不二选一!这种二选一本是营销技巧,使人只能二选一!第二种说法目的也至少让中国被人坐实病毒自然起源,动物背锅,病毒起源地坐实,嫁祸中国,然后坐实中国隐瞒疫情,抗疫不力,再栽赃中国责任要求赔偿。这是美国政府一整套两手准备针对中国的完整阴谋!

  有关新冠病毒来源争论整个中国己被美国主导的舆论所导向,中了美国的圈套!中国需要警惕!现在国内病毒科学界主流反驳方向仍聚焦在病毒起源是动物自然产生的说法上!这反而在给美国攻击中国制造了炮弹和更多证据!对中国不利!所以我们应该跳出美国设置的以上二选一陷阱!应该走第三个选择!即中国政府的应对主轴是应该行动起来,找出美国生物实验室制造病毒科学证据才是应对美国指责的正道!才能扭转中国被动应对的局面!现在无数科学证据证明是美国生物实验室制造了新冠病毒。中国也可以俄罗斯在乌克兰所搜集到的美国生物实验室制作新冠病毒的证据相对照,俄罗斯武装力量辐射、化学和生物防护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于2022年5月11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民主党领导人是美国在乌克兰进行军事生物活动的倡导者。乌克兰实际上是开发生物武器部件和测试新型药物的试验场。俄罗斯国防部根据掌握的美国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的文件,弄清了上述计划。基里洛夫还说,大型制药公司参与了这一计划,包括辉瑞(pfizer)、莫德纳(moderna)、默克(merck)以及吉利德(gilead)。中方应有底气,理直气壮地要求对美国生物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进行调查!

  目前中国外交部代表国家已主张调查美国德克里特堡及北卡罗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拉尔夫•巴里克。这个才是新冠病毒溯源的主攻方向。中国应要求世卫组织调查美方以上单位和个人,以反击美国在背后运作的世卫组织,有意无意地将新冠病毒溯源方向往中国引,对中国进行抹黑。

  (八)结论:

  美国拉尔夫•巴里克及美国德克里特堡制造了新冠病毒!

  为此,中国外交部根据已有科学证据,已于2021年8月24日,由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陈旭大使致函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进一步重申中方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的一贯立场,强调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极不可能,这是中国—世卫组织溯源联合研究报告得出的明确结论。如果有关方面坚持认为实验室泄漏不能排除,就理应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对美国德特里克堡基地、北卡罗来纳大学开展调查。

  随函并附有《关于德特里克堡(美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疑点》《关于北卡罗来纳大学巴里克团队开展冠状病毒研究情况》两份非文件。

9.jpg

  针对此次辉瑞视频事件,外交部部长助理、新闻司司长华春莹发了一个推特:

10.jpg

  这个是国家官方立场!

  而美国一再拒绝签署生物武器国际核查协议。就是为拒绝国际社会对美国进行调查设置障碍。所以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调查美国,从国际法层面无无可能。只有一种情况,就是美国国内民意压力下的资本派系和党派政治派系争斗,才有可能披露美国制造病毒的部分线索。事实上正是由于美国两党恶斗,才由美国内部部分揭开了美国生物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的内幕。包括此次辉瑞偷拍视频也部分揭露了辉瑞定向进化,让病毒变异,增强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新毒株传染性,再卖新疫苗的真相。

  三、教训及反击策略

  (一)不能跟随美国的战略误导而走

  虽然根据科学证据还原了新冠病毒溯源事实真相,对抹黑石正丽及武汉生物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并泄露的指责与事实不符。但我们也不能二极管思维,以被动的沉默,默认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这样,一方面在面对美国就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所进行的对华国际舆论战时,只能被动应对,处处被动!而未来一旦美国共和党上台,更容易被美国共和党极端右翼提出天价赔偿要求。二是未来应对中国可能的新一波疫情,由于是新冠病毒是大自然产生的判断,就会与一般流行病防疫措施应对,而不是以美国对华基因生物战来应对,防疫就会处处被动。因上面已讨论过,目前新冠病毒的迭代似乎出现了“阶级式的跃迁”,突然出现了上百种不同的毒株在全球扩张。此前是非常清晰的单一毒株的依次更替流行,但今年9月份以来,上百种有流行趋势的突变株在全球范围内同时出现,且非常多突变株都比ba.5更有增长优势。目前,已知的变体已经超过500种。不排除如辉瑞主管沃克所讲述的辉瑞这类公司制毒投毒再卖解药的可能性。

  所以我们应积极主动出击,不跟随美国的战略误导而走!而是真面实际上就是美国拉尔夫•巴里克研制及德克里特堡p3生物实验室新冠病毒泄露问题。

  实际上与美国民主党更密切的犹太生物医药利益集团辉瑞公司、莫德纳公司也有参与新冠病毒制造这一事实。它们与美国军工利益集团常做的那样,都是美国军民融合公司,这些美国生物医药公司也在乌克兰参与基因生物武器研制,已由俄罗斯获得铁证就是证明。

11.jpg

1.jpg

  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一个医疗团队在新冠病毒的基因中找到了美国生物技术公司莫德纳在2016年申请的一个专利基因片段,而通过研究表明,该基因片段通过正常进化出现在新冠病毒中的概率约为三万亿分之一。这说明正常情况下新冠病毒几乎不可能出现这个基因片段。

12.jpg

【科学家宣称新冠病毒含有的很小一段基因序列,与莫德纳公司在疫情暴发3年前申请专利的一段基因序列吻合】

  即使我们已帮助石正丽还其事实真相,但石正丽也有存在的问题。其毫无保留地将中国的生物标本包括蝙蝠类sars冠状病毒shco14的基因序列及质粒送给了美国拉尔夫•巴里克。让拉尔夫•巴里克用于合成新冠病毒。也帮美国建立中国冠状病毒基因库,为美国针对中国研制基因生物武器创造了条件。为美国predict项目(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新发传染病威胁emergingpandemic threats (ept))计划,自2008年4月至2018年9月,predict项目针对冠状病毒总计在中国采集了约统计至少有上万件左右的动物及人体的冠状病毒,由中国被运至美国的试验室里。成 为美国冠状病毒基因库的一部分。也为美国对华制造新冠病毒及基因生物武器化创造了条件。

13.jpg

  所以这个教训是深刻的!从国家生物安全角度看,来自中国的sars病毒基因序列数据库、生物标本等和国家生物安全有关的数据库不应提供给美国人研究!有国家生物安全危险!包括之前发生过的华山医院也因将生物标本流出境外而受到科技部处罚。笔者曾于2020年5月写文呼吁尽快建立囯家生物安全法,2020年10月8日国家生物安全法正式出台。这堵住了国家重大生物安全漏洞。

14.jpg

15.jpg

  (二)辉瑞公司在辉瑞视频事件后的认知舆论战策略

  在辉瑞偷拍视频事件发生后,辉瑞公司仍然还想进入中国这个大市场卖辉瑞产品,即使不进医保,中国私人自费市场也足够大。辉瑞视频事件发生之后,为了辉瑞公司其公关形象,所以辉瑞公司隐身在后面,除了发表一篇公开声明之外,主要是让公知冲在前面为其进行公关洗白,即使公知洗白不好并影响到公知个人声誉,也不过就是将这些公知作为耗材。只要尽量不影响辉瑞公司声誉就行。这个就是辉瑞公司的公关策略。

  (三)中国应利用这次全球性辉瑞视频事件,反击美国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对华抹黑

  在美国共和党个別议员又在对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对华抹黑,并要求对华天价赔偿之际。中国应利用此次辉瑞因视频事件之后发表声明,承认有在人工合成新冠病毒,以定向增强病毒变异,扩大病毒传染性的事实。中国政府对此应利用此事件,在国际上扩大影响力,要求辉瑞公开真相,打好国际舆论战,做好反击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以应对未来美国对华的抹黑。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原创】修订稿,作者授权首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