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南:​你像臭虫 会被碾碎——卢卡申科与普里戈任谈判内容解读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3-06-30 11:42:12  来源: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字体: / /

  吴大辉教授披露的卢卡申科一段话信息量很大。

  可以肯定的,是卢卡申科的这段话,让普里戈任意识到只有即刻拐弯儿一条路,如果不拐弯儿那就是死。

  以下是我的粗浅解读。

  ①谈判的前半小时谈话完全是粗鲁之言。

  说明普里戈任是在用情绪思考问题,他被气昏头了。也说明普里戈任他气势汹汹向莫斯科前进700公里是去讨说法的。但这并不排除当有更多的人裹挟进来,特别是当俄罗斯军队的某些人也跟着高举起反叛旗帜的时候,普里戈任露出取彼而代之的念头。

  ②卢卡申科告诉普里戈任,如果进军莫斯科,混乱将蔓延整个俄罗斯,而下一个就是白俄罗斯。

  卢卡申科把自己摆进去了:

  一则我跟你是朋友,二十几年的交情。

  二则我跟普京是什么关系,你知道,这个交情比你深,比你重。

  三则你这种鲁莽的做法将导致白俄罗斯被搅进去,白俄罗斯不能置身事外。

  四则白俄罗斯将保卫莫斯科。

  ③如果普里戈任执意进军莫斯科,那么“就会像臭虫一样被碾碎”。

  普里戈任进军莫斯科的队伍刚从战场上下来,重装备,高效率,一路行进没有受到明显阻碍是事实,路上遇到俄军飞机他把飞机打下来也是事实,但所谓瓦格纳进军莫斯科的大军毕竟只有5000人,以区区5000人的瓦格纳的军队,要进军莫斯科未免自不量力。

  当年希特勒大军兵临莫斯科城下知道多少人吗?180万人。

  那又怎么样?斯大林照样红场阅兵,那些从红场上走过的士兵,大部分没有回来,年轻的士兵用鲜血和生命取得了保卫莫斯科战役的伟大胜利,接下来扑向柏林,彻底剿灭了法西斯。

  与希特勒180万大军相比,在普京能够动员的军事力量面前,5000瓦格纳军人,说是一只臭虫会被碾死,这个比喻很生动很恰当,丝毫没有低估瓦格纳的军队的战斗力。普里戈任应当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④卢卡申科承认俄罗斯佣兵方面的被动。俄罗斯军队已被派到各个前线,白俄罗斯旅去保卫莫斯科,就像1941年那样。

  1941年莫斯科已经在希特勒大炮的射程之内,而且前线的德国士兵已经带来了军礼服,希特勒下令在莫斯科红场举行阅兵仪式,具体的命令是10天之内拿下莫斯科。然而斯大林说,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战局奇迹般地发生了变化,希特勒的闪电战就这样破产了。进攻莫斯科之前希特勒闪电战的功绩,功亏一篑。

  普里戈任昏头到了极点,亦能够掂量出来,与希特勒的大军数量相比,包括与希特勒本人相比,他技不如人。在21世纪的今天,法治的正统与作乱的污点相映,他气势汹汹地恶意讨薪,理由有些贫乏。

  ⑤卢卡申科告诉普里戈任,在当时复杂的情况下,没有人会交出“绍伊古或格拉西莫夫”

  普里戈任的恶意讨薪,口号是“清君侧”,坚持要求政府交出来这两个罪魁祸首,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在瓦格纳军人当中,普里戈任的演讲颇有煽动性,尤其是三十几名士兵被绍伊古下令导弹摧毁了他们的生命,这让那些年轻的瓦格纳士兵义愤填膺,他们没头苍蝇一样被裹挟到了距莫斯科200公里的地方,然而他们逼的是谁?在俄罗斯谁有权利交出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口口声声忠诚于普京,只听命于普京总统,但这是逼宫啊,逼普京交出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吗?

  ⑥卢卡申科明确告诉普里戈任,普京不仅不会与他会面,也不会通电话。我现在就是代表普京在跟你谈……你有什么办法,都拿出来吧……

  普里戈任骂完了最难听的话,把俄语大词典当中所有的脏话一股脑地泻尽,最终选择妥协。

  起兵造反,进莫斯科讨说法的最初的理由也放弃了,他不再要求交出防长绍伊古和总长格拉西莫夫。

  至此,志大才疏,草莽英雄,江湖恶棍,投机商人,犯上作乱的鲁莽之徒,气数尽了。

  卢卡申科与普里戈任谈了差不多一整天,整个谈判结束之后,又与普京长谈了两次。普京向他表示感谢。在重大的历史关头,卢卡申科确是功不可没。

  普里戈任没有胜算,没有取胜的可能性,更没有取代普京的可能性,但他可能在莫斯科造成极大的混乱,会酿成可怕的流血冲突。卢卡申科讲政治,顾大局,给出路,终于搞定了普里戈任。

  于普里戈任而言,成功之难如升天,覆坠之易如燎毛,就这么稀里糊涂,其兴也勃,其败也忽,大风天儿擦洋火,呲拉一下就灭了。

  于卢卡申科而言,最关键时刻站稳了立场,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我豁出去了,此种担当精神,不宜只解读为与普京个人友谊,亦为天下苍生计,避免了大规模的流血冲突,功德无量也。

  普里戈任终究是一个提不上台面的混世魔王。从江湖道德上讲,背叛大哥,此不义也;从民族大义讲,乘国之危,举兵造反,此不忠也;从兵家谋略上说,以卵击石,心浮气躁,想好了开头,没想好结尾,此不智也。

  【2023年6月29日早饭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昆仑策网,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