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满:巴以战争外溢对美国政治及全球局势影响的12点分析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4-02-07 10:01:28  来源: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字体: / /

  美国在中东的战争泥潭里越陷越深。

  据环球时报2月3日报道,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表声明称,2月2日美军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超过85个目标进行了空袭,目标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及其附属民兵组织,以作为对驻约旦美军事基地日前遭到袭击的报复。声明称,美军此次空袭动用了包括从美国起飞的远程轰炸机在内的众多飞机,使用了超125枚精确弹药,被袭击的设施包括指挥和控制行动中心、情报中心、火箭和导弹、无人驾驶飞行器仓库,以及民兵组织及其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赞助者的后勤和弹药供应链设施。

  这一消息表明,巴以战争爆发以来,美军在对也门境内胡塞武装实施空袭后,又开始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民兵组织实施空袭,而且公开表示,美军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行动还会持续。虽然美国并未全面卷入中东战争,但在中东的战争泥潭越陷越深却是事实。

  现在不妨回顾一下巴以战争爆发后美国一步步卷入战争的经过。

  第一阶段,美国全面支持以色列对加沙地区进行疯狂大轰炸。巴以战争爆发后,美国不仅派出航母打击群赴地中海以色列附近海域威慑并阻止其他中东国家参战,而且还从美国本地土派出大型运输机为以色列运送武装装备和后勤补给,在以色列轰炸加沙医院造成500多平民死亡的第二天,美国总统拜登抵达以色列访问,向外界传递全力支持以色列的信号。在巴以战争中,美国与以色列一直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无论发生什么,美国都无条件站在以色列一边,哪怕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进行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最残暴的屠杀,美国也会坚定地站在以色列一边,在对巴勒斯坦人实施种族灭绝事件中,拜登的手上与以色列军人一样,沾满了巴勒斯坦人的鲜血。

  第二阶段,胡塞武装袭击美英以商船、切断曼德海峡,巴以战争开始外溢,美国最终选择直接参战。美国组建十二国护航舰队,最终参加护航行动的只有美国、英国及海湾国家中的巴林三个国家。自去年12月以来,胡塞武装在红海海域发动了数十次袭击,主要针对以色列、美英商船和护航舰队。12月31日,美军击沉3艘胡塞武装快艇,并打死10名胡塞武装人员,造成流血事件。随后胡塞武装对美英进行报复,发射导弹和无人机对美军舰艇展开袭击,美国海军当天击落24枚胡塞武装发射导弹和无人机。

  鉴于胡塞武装袭击美国舰艇规模越来越大,美国决定空袭胡塞武装在也门境内的基地。1月12日,美国和英国的战机首次空袭也门首都萨那、西部红海城市荷台达和北部萨达省内的多处目标,此后美英联军又对胡塞武装基地发动多轮次空袭。面对美英联军的大规模空袭,胡塞武装没有停止对美军和美英以商船的袭击行动,多艘美国军舰遭到袭击,虽然来袭的导弹和无人机都被拦截,未对军舰造成损失,但胡塞武装对美国军舰的袭扰战已经令美军难以招架,虽然美国宣称对也门境内胡塞武装的空袭给胡塞武装造成重大损失,而实际上恐怕是高射炮打蚊子,并没有多少有实际价值的战果。

  第三阶段,与胡塞武装在海上跟美军周旋、将美军拖上陆上战争的同时,伊拉克和叙利亚民兵组织也开始使用无人机和导弹袭击驻扎在其境内的美军基地。1月28日,一架无人机在约旦靠近叙利亚边境的地方对美军基地的袭击中造成三名美国士兵死亡,二十多名美军受伤。于是就发生了文章开头所写的美军对伊拉克和叙利亚民兵组织的轰炸,进一步将美国拖进战争。

  我们看到,这场战争并非常规的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而是非对称的战争,参与打击美以的并非正规军,而是像哈马斯、胡塞武装、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民兵武装组织样的非政府武装,是非政府武装组织对美以正规军进行游击战,是一种新型的非对称战争,正如俄乌战场上回到了最传统的战争形态一样,中东的这场战争也正在以最原始的方式进行。这种战争使美国无法进行目的明确、目标精准且具有威慑性的打击,无法取得看得见的战争效果,更像是在在跟黑夜中的影子作战,尽管美国从本土调集战略轰炸机实施轰炸,声称取得一系列重大战果,实际战果到底如何却不得而知,这使得美国陷入一种不得不打却又不知到底跟谁打到底该如何打的难堪境地。此时不管美国情不情愿,都已经掉入了一个战争陷阱,这场战争已经从加沙地区外溢到也门,然后又外溢到叙利亚和伊拉克,一场新的中东大战一触即发。

  巴以战争已经进行了100多天,似乎正在淡出新闻热点,但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仍然在激烈进行,哈马斯仍在坚持战斗,以色列仍在加沙实施种族灭绝大屠杀。在舆论焦点疲惫的时候,我们应该看到这场战争对世界局势的影响日益显现。现从以下十二个方面谈谈我对这场战争对世界局势影响的看法。

  第一,战争爆发时,几乎没有人预料到哈马斯能扛住有美国支持的以色列的狂轰滥炸,能够对以军造成巨大杀伤,能够打破以色列“中东小霸王”的不败神话。我想哈马斯坚持到现在仍保持着战斗力的原因,主要是两点,第一是采取了武装斗争,不妥协、不屈服、以枪口对枪口、以斗争对斗争、绞杀对绞杀,打破了一直以来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的单边屠杀的状态,让以军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极度害怕。在巴解组织(法塔赫)逐渐蜕化、失去斗争精神和战斗力之后,哈马斯继续坚持以武装斗争争取民族解放和国家独立的方式,这无疑是唯一正确的选择。第二是选择了地道战这一唯一既能保存自己实力又能杀伤敌人的方式,如果在地面跟以色列硬碰硬可能早就被消灭了,而地道战则使以色列几乎所有先进武装都失去效用,无法取得战场优势。战争进行到现在,哈马斯不仅令以色列感到胆寒,也让美国感到惊心,巴以战争正在演变为一场改变巴勒斯坦人命运、改变中东国家命运、改变世界局势的重大历史性事件,哈马斯以极大的牺牲精神、顽强的斗争精神、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砸烂了奴役他们命运的锁链、监狱,使巴勒斯坦人看到了摆脱被屠杀被奴役命运的曙光。

  第二,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军并没有完全从伊拉克领土上撤走,在叙利亚也是一样,美军始终是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祸乱之源,美军不仅长期驻军伊叙两国,而且还进行政权颠覆、非法偷盗石油的勾当。一直以来伊拉克、叙利亚就要求美国从其领土上撤走非法占领军,却苦于实力弱小,无法赶走这些强盗似的美国占领军,使得伊拉克和叙利亚始终没有主权独立。巴以战争爆发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民兵武装组织即开始加入战争,不仅对以色列发射火箭弹以支持哈马斯,而且还发动针对驻扎在其领土上的美国占领军基地的袭击。如果这场战争持续下去,结果会怎样?我想只要哈马斯能够坚持抵抗下去,战争外溢就一定会发生,就一定会拖美军下场,如果美军下场,又无法消灭伊拉克、叙利亚的那些如蔓草一样生长的民兵武装组织,那么美国就会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像美国占领军所经历的“喀布尔时刻”一样,全部从这两个国家撤军。另一个是继续加大投入在伊叙军事力量,与这些民兵武装力量长期 战斗,甚至一不做二不休,对支持这些民兵武装组织的伊朗发动空袭,进一步把战火烧到伊朗,真正打一场大范围的中东战争。无论是从伊叙两国撤军还是将战争扩大,都不是美国想要的。只要美国继续支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入侵、占领、屠杀,迟早会在这两个选项中进行选择。如果美国选择撤离,必会给石油美元带来不利影响,给以色列带来致命打击。如果选择扩大战争,美国又会陷入一场更大范围的战争,陷入中东人民仇恨的汪洋大海。今天的中东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中东,今天的中东已经和解,已经觉醒,正在争取政治、经济、金融、军事主权的完全独立,这个时候美国选择从伊叙两国撤离或许是最明智最正确的决定。但是要让美军从占领国撤军又哪有那么容易的?

  第三,当前美国正深陷两场战争,一场是与俄罗斯之间的代理人战争即俄乌战争,这场战争虽然对俄罗斯造成了巨大消耗,却也极大地消耗了美国。经过两年的战争,俄罗斯并没有被美国的制裁、禁运、封锁以及战争消耗所拖垮,反而是美国拖不起了。另一场战争是巴以战争,巴以战争对美国是突发、不期而遇的战争,对受犹太资本控制的美国政客来说,这是一场无法退缩、无法回避、无法放弃的战争,哪怕前面是万仗深渊也要跳下去。当下战争已经从巴勒斯坦外溢到也门、伊拉克和叙利亚,并开始与伊朗打一场代理人战争。这两场战争一场是美国精心策划的,是美国所需要的,一场是美国意外遭遇的,无论是美国所需要的战争还是美国不期而遇的战争,都已经成了美国的负担,都变成了美国的负资产。拜登政府仍然在为这两场战争奔走呼号,争取经费,他这么做或许是为了下届美国大选,或者是为了美国军工集团的利益,或者是为了维护已经遥遥欲坠的美国霸权。战争曾经是美国崛起为全球霸主的最有效手段,而现在美国已经开始被战争反噬。

  第四,我们再看美国国内,德州脱离美国联邦、争取独立事件轰轰烈烈,让我们看到了强大美国的脆弱的一面。这件事告诉我们,美国的分裂并非不会发生。一旦美国经济出现崩盘式危机、一旦美国两党政治发展全国性暴乱,一旦种族矛盾演变为重大社会冲突,一旦社会撕裂演变为武装对峙和军事对抗,美国是真的可能发生分裂的,无论是联邦宪法还是政治架构都是支持这种分裂的。巴以战争对美国国内政治有什么影响呢?从俄乌战争到巴以战争,正在全面加剧美国的国内危机,也正在全面撕裂美国社会。俄罗斯是世界上拥有核武器最多的国家,一旦回血复苏,将会长期与美国形成战略对抗。如果俄罗斯取得俄乌战争胜利,则意味着美国对俄战略失败,甚至可能导致北约解体,美国霸权动摇。以色列是美国的亲爹,是犹太资本的大本营,是美国政客绝不会放弃的国家。对美国来说,这两场本来以为可以轻松获胜的战争现在都陷入了胶着苦战,巴以战争还把美国拖进了战场,这对美国来说绝不是什么好的兆头。那个曾经叫嚣能够同时在全球打赢两场半战争的美国现在连一个小小的哈马斯都搞不定,整个北约国家联手都打不过一个虚弱不堪的俄罗斯,这意味着什么?是否意味着国际局势正在出现新的趋势?是否意味着美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实力已经无法支撑其对全球的霸权统治?

  第五,我们可以将巴以战争与911事件进行对比。911是美国本土以外的反美势力第一次对美国本土发动攻击,是美国本土首次遭到大规模袭击。911事件爆发的2001年正是美国从苏联解体中赚得盆满钵满,实力如日中天,国力鼎盛、气焰最为狂妄嚣张的时候。911事件发生后,美国立即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当时美国叫嚣,要么跟美国站在一起,支持美国,要么成为美国的敌人。那时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敢对美国说不。正是因为美国在阿富汗战争初期十分顺利,才使得美国很快又以一袋洗衣粉为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发动了伊拉克战争,而且还绞死了伊拉克总统萨达姆。须不知正是这两场初期在军事上几乎完胜的战争使美国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最后从政治和战略上走向了大溃败,如同1975年的“西贡时刻”大溃逃一样,2021年美军迎来了他们的“喀布尔时刻”大溃逃。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起因都是911事件,如果要再深究下去,则是美国在解体苏联后,过于狂妄,过于高估自己的实力,野心极度膨胀,心性失控,最后走上了侵略与战争之路,这是历史上几乎所有大帝国都曾走过的路。现在再看眼前的两场战争,特别是巴以战争已经将美国再次拖进美国刚刚挣脱出来的中东战争泥潭,无论多么强大的国家都无法经受连续战争的消耗。特朗普曾意识到美国已经衰落的现实而开始在全球收缩力量,避免战争,拜登却没有这种危机意识,仍然在全球四处煽风点火,八方树敌求战,同时与俄罗斯、伊朗、中国为敌,促使俄罗斯、中国、伊朗形成背靠背的战略伙伴,美国本想利用俄乌战争一举解决俄罗斯问题,然后全力对付中国,不曾想,与俄罗斯在乌克兰打成了消耗战,而且还整出一个巴以战争。在鼎盛时期都无法从战略上取得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胜利、现在已经靠举债度日的美国又如何能够从容应对俄乌战争和巴以战争?令人奇怪的是,并没有多少美国人意识到,当下正在进行的这两场战争可能正是勒死绞杀美国的绞索。

  第六,无论内塔尼亚胡还是拜登都是屠杀近30000名巴勒斯坦人、入侵并摧毁巴勒斯坦人家园、使数百万巴勒斯坦人沦为难民的战争贩子,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美国和以色列再次点燃了中东的仇恨之火,数万名哈马斯成员和数百万巴勒斯坦人无路可走,除了仇恨,除了跟以色列拼命,他们没有别的选择,正如在俄乌战争中美国将俄罗斯赶出swift让全世界感到惊恐一样,美国和以色列在巴以战争中比纳粹还要纳粹的表现,撕下了他们的伪装。如果说以前美国还可以用他们“灯塔国”、民主国家的形象欺骗全世界的话,现在美国的形象已经如狗屎、如过街老鼠一样令人憎恶,为所欲为、恶贯满盈的“中东小霸王”以色列也被哈马斯打回了原形。这些都在动摇美国霸权的基石,这些基石包括美国的国家信用、美国的战争能力、美国的经济实力、美国的道德光环。事实告诉我们,只要你像哈马斯一样真敢跟美国干,美国和以色列就是纸老虎,就不可怕。

  第七,长期以来,以色列在中东横行霸道,对巴勒斯坦人残暴蹂躏,就如对待奴隶一般,对伊朗搞暗杀、搞空袭,毫无顾忌。以前以色列通过犹太人在全世界掌控的媒体将自己包装成一个曾经遭受深重苦难、对世界友好、科技发达、军事强大的国家,通过对几次中东战争无败绩的宣传,加上其对巴勒斯坦人采取你杀我一人我以十倍百倍进行报复的残暴手段,使周边国家都不愿也不敢与之对抗和冲突。当下的这场巴以战争让我们真正了解凶残无道的以色列人、犹太人是多么的令人憎恶,以色列比纳粹还纳粹,比法西斯还法西斯。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消灭不了哈马斯,却炸毁了加沙地区的全部医院、教堂、学校、难民营和几乎所有建筑,他们专门寻找巴勒斯坦孩子,将所有能够找到的巴勒斯坦孩子杀掉,他们屠杀几乎所有巴勒斯坦妇女,企图让巴勒斯坦人断子绝孙、种族灭绝。我们都知道一个叫福山的美国学者曾经将美国文明说成是人类的终极文明,称人类文明不会再有发展了,美国文明就是最高级的文明,全世界所有文明都是落后的野蛮的文明,只有美国文明才是人类文明的未来。这些年美国将自己打扮成正义化身,吹嘘为“山巅之城”,然而这些年美国对世界其他国家发动的战争,施放的病毒,制造的灾难使全世界都看清了,美国那不是文明,美国就是战争贩子、杀人恶魔、野兽强盗,是全世界战争、动乱、灾难之源。在这次巴以战争中,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平民的屠杀灭绝彻底撕下了犹太媒体对以色列的包装,巴勒斯坦不是以色列的应许之地,而是他们入侵、占领、掠夺来的巴勒斯坦人的家园,他们是强盗,是屠夫,美国和以色列都是屠杀者、毁灭者,都是魔鬼。

  第八,今天的中东局势已经和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通过颜色革命搞乱叙利亚时发生了巨大变化,在今天的中东,中国、俄罗斯的影响力日增,美国的影响力日减。在巴以战争爆发前,经过中国斡旋,沙特与伊朗实现和解,随后整个中东实现全面和解,这一和解进程宣告了美国在中东通过教派矛盾制造冲突分裂的图谋失败。现在整个中东都渴望和平,沙特等国家正在推动经济从依赖石油向现代制造业、旅游业、服务业转型,中东正在成为一个加速发展的大工地。可以说和解与发展是中东人民的渴望,也是中东变革的趋势。美国一步一步卷入中东战争,对伊拉克、叙利亚搞大轰炸,与伊朗搞对抗,制造中东冲突甚至战争,越来越使美国成为整个中东地区国家的公敌。因此如果美国不放弃支持以色列对巴战争,不放弃对中东国家搞颜色革命,不放弃在中东制造分裂和冲突,最终会使更多中东国家远离美国,更多国家远离美元,这样美国不仅无法维持在中东的军事霸权,而且也无法维持在中东的美元霸权,石油美元将面临崩溃。我相信,当今的中东正在开始摆脱大国控制,走独立发展之路。历史上没有永远的霸主,哈马斯打响了敢把霸主拉下马的一枪。

  第九,我们常说机遇,二十余年来,中国也有过几次难得的机遇。第一次是美国发生911事件。911事件后,美国投入全部力量在中东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和利比亚战争,这些战争转移了美国的国家战略重心,使美国全力应对中东的反恐战争,无暇顾及中国,这给了中国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第二次是美国爆发次贷危机,美国大搞美元量化宽松,美国国债暴涨,经济全面金融化、虚拟化、泡沫化,这给了中国第二次发展机遇,中国产业升级和科技创新出现井喷式发展。第三次就是俄乌战争以及这次巴以战争,虽然美国在战略上确定中国为最大战略竞争对手,但由于两场战争的牵制,使得美国在遏制绞杀中国时不得不分出部分精力去应对战争,这又给中国带来了难得的发展机遇期。美国的每次野心膨胀或危机爆发,都为中国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当下的两场战争仍在持续进行,美国已经难以摆脱战争的困扰和拖累,无力应对中国这个战略竞争对手。我们反对战争,但我们并不能阻止美国及其他国家发动和进行战争,我们需要做的是利用其他大国发动和陷入战争的时机,做好自己的事情,发展好自己的经济,守护好自己的安全。

  第十,如果这两场战争长期化,打成长期消耗战,无论对美国还是对俄罗斯都是灾难性的。俄乌战争可能还会持续一年左右,2024年俄罗斯将承受巨大压力。但俄罗斯不会失败,也不能失败,如果俄罗斯失败了则意味着会发生全球性灾难,美国不会逼迫俄罗斯使用核武器,美国的目的是消耗俄罗斯。现在看,美国的目的恐怕难以达到,最终俄美两国都会谋求结束这场战争,最终承受失败损失的只有乌克兰和欧洲。一旦俄乌战争结束,俄罗斯会进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休生养息,俄欧之间的关系也需要一段较长时间去修复,但俄罗斯与美欧之间的不信任将会长期存在,即使俄欧恢复关系,俄罗斯也仍会与中国保持密切的战略合作关系,这是俄罗斯国家安全需要,也是美欧不可信留给俄罗斯的惨痛教训。由于在战争期间美国将俄罗斯踢出swift,战后俄罗斯一定会追求金融的战略自主和货币主权可控,与伊朗、中国、中东国家一起构建一套新的全球货币体系、与中伊等国一起抱团取暖、共御美元霸权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第十一,当年美伊签伊核全面协议的时候,伊朗举国欢庆,但很快特朗普政府就撕毁了伊核全面协议,这使得美伊关系再次降到冰点,美国这一毫无国家信用的行为彻底打破了伊朗对美国的幻想。现在伊朗已经是整个中东地区反美态度最坚决行动最有力的国家。伊朗在伊拉克、叙利亚不断发展影响力。巴以战争爆发后,中东几乎所有针对美国的袭击行动背后都有伊朗或明或暗的支持,如胡塞武装、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民兵组织,但你又很难说他们就是伊朗支持的。因此现在把美国拖进战场的其实不是那些非政府的武装组织,而是伊朗,是伊朗在与美国暗战。尽管美国和以色列对伊朗恨之入骨,经常对伊朗的高级军官和尖端科学家实施斩首行动,但并不能完全压制伊朗在中东地区影响力的扩张。以色利和美国都有对伊朗发动战争的意愿,但伊朗不是阿富汗也是不是伊拉克,伊朗有8000多万人口,国土面积大且多为高原和山地,并不利于美国发动地面战争,一旦陷进去,基本上没有可能全身而退,这使得美国在中东进退两难。现在美国要么完全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撤军,要么与伊朗暗战下去。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之后,再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撤军并非不可能,但从阿富汗撤军顶多放弃对中亚的影响,而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撤军则会使以色列在中东失去美军的军事支撑而陷于四面楚歌孤立无援的状态,特别是在哈马斯掀掉以色列“中东小霸王”帽子之后,伊朗和土耳其以及沙特都会对以色列形成威胁,而且伊拉克和叙利亚完全可能重新成为中东大国,如此,美国将会彻底失去中东,中东不保,则石油美元的根基动摇,石油美元霸权不保。当下,伊朗是中东反美的中坚力量,当哈马斯发起对以起义的时候,伊朗自然不会放弃这一赶走美军、削弱以色列的难得机会,因此这才有胡塞武装、伊拉克和叙利亚民兵组织对美军基地的袭扰行动。

  第十二,我们可以看到,欧洲对巴以战争的态度与对俄乌战争的态度完全不同,欧洲对俄罗斯是真的有一种威胁感,一旦有机会,欧洲主要国家特别是英国是真想彻底解决俄罗斯问题,俄罗斯对欧洲既是一种历史的威胁,更是一种现实的威胁,近二百年来,欧洲一直生存在俄罗斯的阴影下,受到来自俄罗斯的战争威胁。而巴以战争则完全不一样,中东战争给欧洲带去的只有难民,而且以色列是美国的问题而不是欧洲的问题,美欧很难在巴以问题上特别是以色列大肆屠杀巴勒斯坦人之后达成共识,更别说行动。因此我们看到,在中东和巴勒斯坦问题上,美欧并没有共同点。当美国要组建护航舰队和空袭也门胡塞武装基地的时候,除英国外欧洲国家应者了了,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反美民兵组织发动空袭更是只有美国一家行动,而且还要从美国本土派战略轰炸机进行,这种成本高昂的轰炸行动根本无法持续。我认为美国在中东的军事介入不会太深,在没有欧洲和北约支持的情况下,美国根本无法承受在中东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更别说发动地面战争。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在关系到本身利益时,欧洲与美国并不同心,美国在中东的行动越来越变得孤家寡人,除了英国这条狗,没有更多国家支持。因此在轰伊拉克和叙利亚民兵武装之后,美国称无意扩大战争,伊朗则反复强调,针对美军基地的袭击与伊朗无关,这种表态即是一种策略上的考虑,也是一种真实的战略上的考虑,双方想把对方弄死,双方又都不想与对方发生正面战争,这就是美国与伊朗的大战略与小心思。

  发动战争易,结束战争难。俄乌战争已经进入第三年,巴以战争也即将进入第五个月,中国不支持战争,但我们需要利用好这两场战争,为中国争取更长时间的发展机遇,同时我们要积极做好应对各种战争的准备,不好战,却绝不忘战。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网【作者授权】,转编自“李光满说”微信公众号,修订发布;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