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荐文:俄罗斯的出路在改造私有制经济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4-03-11 10:37:25  来源:   作者:奥列格·马祖尔
点击:    评论: 字体: / /

  荐者按:这是一则解剖俄罗斯社会非常重要的谈话,经济学博士、涅温诺梅斯克经济管理与法律学院院长奥列格·马祖尔先生,近日接受俄乌网采访,谈及经济自由主义、资产折旧与巨额资本外逃,他强调国有部门规划在对抗美西方斗争当中重要作用,谈到工人阶级的地位,谈到俄罗斯的资产阶级的两面性两种原则划分,谈到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谈到战争进行条件之下,国有经济与私有经济存在的矛盾,见解深刻而独到。事实上我们极少见到来自俄罗斯内部的这种有自省有批判又有历史感的文章。奥列格·马祖尔先生的谈话透露着一种深深的担忧,但他欠缺临门一脚的功夫,没有勇气像俄罗斯联邦共产党主席久加诺夫那样,一言以蔽之,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够救俄罗斯。以下为俄乌网刊载的谈话的全文,为适应中国读者的习惯,个别词句做了修饰。

  世界范围之内,对俄乌战争当中俄罗斯的经济形势作出两种截然相反的研判:

  美西方预言俄罗斯的经济必将崩溃,承受不了1万多项制裁,无法和力量强大的北约国家支持下的乌克兰继续打下去。

  同情理解俄罗斯的人士则看到了俄罗斯经济巨大的韧性,俄罗斯国土巨大的资源和人民不甘再次被肢解被羞辱的决心和意志。

  俄罗斯涅温诺梅斯克经济管理与法律学院院长奥列格·马祖尔博士最新的谈话,深入分析俄罗斯经济内部的矛盾,信息量巨大,告诉我们更多的实际情况。

  俄乌冲突两年来,俄经济经历巨变。

  首先是军工生产显著扩张,石油和能源部门转向亚洲,国内天然气化加速。

  其次是资本主义管理体系低效率益发明显,必须要在国家层面上加以规划与管理。

  当下的俄罗斯,40%-60%的财产属国有,为国家规划提供了基础,但进展缓慢,仅在问题出现时动作稍稍快那么一点儿。

  经历了前苏联和今日俄罗斯两种经济体制对比的俄罗斯的学者分析认为,当下俄经济管理不善,导致前线装备、弹药和技术供应困难这是不争的事实。尽管产量增加是积极迹象,但仍不足以根本性转变对抗美西方的外交政策。

  以当年伟大的卫国战争为例,希特勒的军队兵临城下,根本性转变发生在军队数量超越德国法西斯及其卫星国,更在于1943年工业产能全面完成。

  一般的说法是,俄罗斯的生产量在美西方的制裁之下反而爆发,此种说法仅在一定的条件下,一定的意义上成立,战胜美西方需要俄罗斯更加全面地改造私有制经济,需制定15-20年长期经济发展计划,来明确国家发展的方向,增强内在的动力。

  目前俄罗斯大量投资在军事经济上,有观点认为军工产业推动经济发展,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我们必须看到,军事生产依托于整个国民经济,军事生产仅是消费品生产,促进技术发展,需转化为民用生产、生产资料发展、消费品生产和劳动力再生产才有益。

  奥列格·马祖尔院长认为,俄罗斯的军事经济对整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性被高估。如转化为民用生产则有益;如仅用于军事需要,则是国家产品的损失。官方预算三分之一用于此领域,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一个简单的道理是欲速而不达,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俄罗斯的很多行业,包括机床制造、冶金、铁合金等,与国防工业密切相关,但其90年代以来已经私有化,且在继续私有化的过程当中,许多私人资本家已融入军工复合体,但正如大家看到的那样,他们并非都愿执行任务。

  我们不妨把俄罗斯的私有经济分为两个部分,发展国内生产的本国部分和与美国金融资本联系的买办部分。那些与美国金融资本相联系的国内买办资本,他们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将自己的生产计划经营计划纳入到反抗美西方的军事斗争当中来。

  美西方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在俄罗斯一些人人的头脑中曾经占据统治地位,“市场解决一切问题”虽已破产,但仍深入人心。然而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俄罗斯的私人资本效率低下,无法实现最大的国家动员力,理论上,俄罗斯面临国有化与私有化矛盾。

  现实中,私有化的经济,他们的代言人为国家尽义务对国家的支援,多停留在口头上,私有化多停留在口头上,迟迟不愿意拿出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这种经济基础及其意识形态的选择,与我们所处的形势完全相反。

  当前俄罗斯的一个重要的情况是巨额资金外流。“为何放任巨额资金外流?”,民间的质疑声不断,俄每年高达2000亿美元资产流失海外,这些资金本应用于设备、建筑和构筑物更新,如此痛心的损失对于前线来说意味着什么?

  理论上,折旧旨在避免设备和生产能力的衰退。但现实中,三分之一折旧基金未再投入生产,这是数万亿卢布损失,每年有5到7万亿卢布未用于更新和维护生产基金,却流向国外或非生产性消费,这导致并将继续导致我国家经济难以为继。

  解决方法是:

  (1)强制企业家将折旧资金用于更新机器、设备、建筑和构筑物。

  (2)未投入生产的资金,如企业家不需或不打算扩大生产,须存入国家折旧基金。

  (3)有更新需求的企业家可从中获取目标贷款。

  (4)严厉措施应为直接征收。应全力支持任何能有效管理折旧资金的方法。

  投资不足已严重侵蚀俄联邦经济基石,某些领域的基本资本磨损率60%-70%。

  当下俄罗斯如果能够遏制资金外流,每年将减少数十亿美元,或更多的资产的流失。若再激励利润投资生产,如降低设备投资利润税并征收超额利润税,资金外流现象将得到大幅遏制。

  俄罗斯企业家赚的钱怎么处理?这是一个摆在他们面前的重要的选择。

  不投资生产,资金流向国外,国外1-2%的收益与国内折旧基金相当,他们并没有多少钱赚,一个值得汲取的教训是,许多前亿万富翁在伦敦生活拮据,他们自以为可以把自己的命运凌架于俄罗斯的命运之上,而事实可能正相反。

  俄罗斯的副总理贝洛乌索夫已从钢铁寡头收回3000亿卢布,但这还远远不够。我们需要数万亿卢布回流国内,以加速胜利的步伐。

  奥列格·马祖尔博士认为,提高工人工资,减少企业家过度剥削,在俄罗斯是当务之急。如此不仅能极大减少财富外流,还能提高工人生活,并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当下的俄罗斯,工人工资仅占劳动力价值的五分之一,这是不合理的。

  全体俄罗斯人都看得清楚,在前线,工人是真正的战斗主力,而不是那些寡头。军工企业的工人常常工作12小时且无休,这种状况必须得到改善。

  俄罗斯的东方战略,即“东方转向”,

  是制裁环境下的务实选择。虽然有人担忧依赖中国可能不比依赖西方好,但讨论应超越东方与西方的简单二分。

  广义而言,包括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内的俄国,作为苏联的继承者,兼具东方与西方的特色。这是我们的独特优势。我们不应完全脱离与西方的关系,而应保持技术、文化和体育的联系。与西方的正常关系终将恢复,不会永远如此。

  当前军事危机与美国金融资本试图遏制中国影响力增长密切相关。中国早已是全球最大的工业生产经济体。令人震惊的是,中国两周内生产的水泥量竟与美国一整年的产量相当。

  在金属及其他多个行业,中国也展现出强大的实力。尽管在能源领域尚未形成压倒性优势,但未来可期。一旦中国经济超越美国,西方世界将面临巨大的变革。

  我不认为中国经济对我们国家构成所谓的“吞并”威胁。中国并非帝国主义国家,没有此类野心。中国旨在扩大出口、增加原材料获取,而俄联邦则通过出售原材料和购买更多中国商品实现互利共赢。因此,所谓的“吞并”说法并不成立。

  真正的威胁还在自身,俄国发展滞后可能加剧其对外依赖。推动我们国家的发展是避免这一局面的关键。

  俄罗斯的资产阶级也有两面性,尽管存在亲西方的买办资产阶级,但我们仍有以国家为导向的资产阶级。这两大派系间的斗争实际上决定着乌克兰的命运,若以国家为导向的俄国资产阶级最终胜出,未来的乌克兰有望成为我们的盟友。

  作者/奥列格·马祖尔

  翻译/辛加图灵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