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韬光养晦俱往矣:中国外交官“出口转内销”重塑国人价值观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4-03-12 16:59:46  来源: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字体: / /

图片

  卢沙野说了,大国就要有大国的样子,不能像过去那样一味地韬光养晦了。

  这光也韬不住了,晦也养不住了,你是成为一头大象了,你不可能再躲在树后面——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

  【上】

  在之前我们简单评论了一番王毅外长在两会上的90分钟记者会,我在标题上故意用了“洗脑”两个字,有些朋友就说了,你不该用“洗脑”,因为“洗脑”是贬义词,不该用在我们自己外交部长头上,这样的意见其实我也接受,但我在那期里已经明确说了这样一句话:“国家外交的本质是什么呢?我看说白了,它一部分的任务就是要给外国人“洗脑”。”我在这里讲的“洗脑”,是与美西方给中国人洗脑相对应的反击式的中国外交,要给美西方人“洗脑”,一个是不带引号的,一个是带引号的,从外交战争的角度上说,中国人就不该把与美西方国家建立友谊真正当成使命,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才是真正的道理,所以,当中国人都意识到中国外交是要给美西方的记者、媒体和人民“洗脑”的使命时,反而会找到正确方向。

  所以,我建议大家有时间回头再看看第1365期,仔细看看,看看什么呢?看看我们中国的最顶层外交家人家是怎么想的,看看他的一些思考与国内普遍的意识形态都有什么样的不一样?

  我还记得在2020年春天,武汉疫情大爆发之后,已经被46000多名中国医护精英生生给摁住了,大概3月中旬之后,之前一直看中国热闹,并不断给中国甩锅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开始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本土的大爆发,呵,那个壮观的大爆发呀!到3月底,美国每天死亡达到了数千人,这个时期,中国外交部的新任发言人赵立坚突然间就大红大紫,因为他采取了一种对美国政府可以说是极端蔑视的态度,应对当时处于极端对抗中的中美关系问题,赵立坚那小眼神,真可以瞬间杀死很多人,其实还真的杀死了很多中国国内崇美者的小心脏,我的朋友圈里就有一个朋友,那时候几乎就发疯一样诅咒这位外交部的新发言人,后来可能他觉得自己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诅咒不过瘾,又在我聊美国疫情并引用了赵立坚发言的某一期《司马平邦说》节目下面继续诅咒,并且还连我一起直接攻击,我当时都蒙了,以前那么的平和包容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尖刻粗野,就好像赵立坚把他家孩子扔到井里了一样!

  说实话,我觉得,其实作为一名中国外交官,赵立坚所为所说,就是一种“洗脑”,洗谁的脑呢?据我后来了解,我的这个朋友之前赚了一些钱,几年前跟自己的老婆结婚后,跑到了美国,然后把孩子生在了美国,一下子就实现了很多中国人“当美国人的爹”的梦想,但是在疫情时期,在美国每天呼啦啦死人的时候,赵立坚对美国的那些冷嘲热讽,他的那种蔑视的小眼神,我估计当时真的把这种中国人的心“洗”的拔凉拔凉的,恨得牙根真冒血呀。

  唉,回想到这些事,还真有些怀念赵立坚,我觉得中国现在非常需要这种带着蔑视的小眼神、冷嘲热讽的话风,还有能把中国国内那些因种种原因崇美亲美的人们的心“洗”得拔凉拔凉的这样的外交发言人。

  我看可以把这种现象称为中国外交官重塑内政外交意识形态价值观,或者用大俗话讲,就是中国人的意识形态需要被外交官们进行“出口转内销”地重塑了,因为他们比我们更知道中国人更应该怎样正确面对这个世界。

  接下来我们再讲个例子,也是在今年两会期间,3月8号,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也回国参加全国政协会议,老卢同志这不又因为一句话又火了,因为在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卢沙野说了,大国就要有大国的样子,不能像过去那样一味地韬光养晦了。他说:“这光也韬不住了,晦也养不住了,你是成为一头大象了,你不可能再躲在树后面。”另外他还说了,如果一个国家要扩大自己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就要更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和多边事务。过去比较贫穷的时候,西方国家和中国打交道是俯视,但现在基本上是平视,之后,卢大使可能更觉得没有说透,又补了一句:“个别情况下可能更是仰视”。

  哎哟,卢大使你考没考虑过还有数以千万计的洋奴美奴生活在中国,他们也是中国人,他们的心理健康也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你这几句这是要给多少人从心尖上放血呀?

  大家可曾记得,在去年4月,就是这位中国驻法国大使,卢沙野卢大爷,在参加法国电视台的一个节目时,法国的电视媒体故意给中国外交官设圈套,想让卢大使在中国以外表态支持乌克兰,支持乌克兰那就是反对俄罗斯,那就是打中国的脸嘛,逻辑就这么简单,但卢大使一眼就识破了法国人的小伎俩,竟然借坡下驴,反过来给法国人搧了个脸红脖子粗。法国记者问他:“克里米亚是否属于乌克兰?”卢沙野说:“克里米亚历史上属于俄罗斯,是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划给了乌克兰。”记者又说:“依照国际法,克里米亚就是属于乌克兰。”卢沙野回答他:“即使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在国际法上也没有有效的地位,因为没有国际协议来具体化它们作为主权国家的地位。”

  当时卢沙野最重要的一句话还有:克里米亚是否为乌克兰领土“这取决于你如何看这个问题,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当时卢沙野的这段访问在西方国家一下子引起了剧烈反响,是激烈反响,有些法媒甚至鼓噪要求法国政府把卢沙野撵回中国,把他变成“不受欢迎的人”,尤其严重的是,法国大爷不高兴了,中国国内的公知们感同身受,国内媒体上和自媒体上反卢的声浪一浪接一浪,当时还有人在网上造谣说,卢沙野因为此事,因为否定了乌克兰的主权会被批评、撤职和勒令回国。

  但造谣有什么意义呢?事实证明,卢沙野还是中国驻法国大使,纹丝没动----其实我看到中国驻法国大使这个职位,会一下子就想到之前做过这个职位的吴建民,某些法国人和某些中国人好像还沉浸在对吴建民的怀念中呢,岂不知现在是卢大爷在法国了。

  一年之后的今天,卢沙野再次用“大国要有大国的样子,不能够像过去那样一味地韬光养晦了”出圈了,该出圈的总会出圈的,继续着中国外交官对内外意识形态“出口转内销”的重塑,我看卢大使跟国内记者大谈他的这种大国价值观的时候,很抱歉,恕我直言,咱们国内的记者的样子有点儿鸭子听雷的麻木感,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激动,脸上一点儿也没有那种该有的民族自豪感----抱歉,我说这话并非对记者本人有什么恶意,而纯粹是一种个人的理解。

  所以呀,我觉得,要说到中国外交官“出口转内销”重塑中国的内外意识形态,这首先就应该先从媒体下手。

  【下】

  这几天,除了王毅外长和卢沙野大使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位中国外交官也是出语不凡,此人叫李杨,杨树的杨,他曾任外交部军控司副司长,后来出任过中国驻巴西里约热内卢总领事,早在2021年3月28日,作为驻里约总领事,李杨曾推特上激烈发声,点名道姓指责加拿大总理小土豆特鲁多,李杨先生的原文是:小子,你最大的成就就是破坏了中加之间的友好关系,并将加拿大变成了美国的走狗。败家子!“走狗”二字,他写成了runingdog,我当时还怀疑是李杨这老先生一气之下自己造了一个英文词,后来一查,嘿,英语里还有真有这个词,用的挺绝的。

  所以,后来我在2022年秋天某时看到中国领导人当面训斥、教训特鲁多时的画面,一点儿都不觉得惊讶,这个家伙很早就欠教训了。

图片

  李杨,时任中国驻巴西里约热内卢总领事,2021年1月

  据我在互联网上观察,李杨先生现在应该是从中国驻巴西里约热内卢总领事的岗位上退下来了,在中文互联网社交平台,他成了一位“国际问题观察员”,换句话说,他也是“出口转内销”了,开始名正言顺地做起重塑中国人的内政外交意识形态价值观的工作了。

  比如,最近关于中国大陆惟一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作家莫言的争议搞得特别激烈,我本人也在自媒体上多少写了一些文字评论过莫言;说实话,我们这代影迷,喜欢中国电影是从当年获得柏林电影节的《红高梁》开始的,《红高梁》的原著作者就是莫言,所以,多少现在有一点儿舍不得骂莫言,好像骂莫言就是骂自己,骂自己的青春糊涂,然而,当网络时代,一个埋伏在种种表相之下的那个真实的莫言逐渐浮出水面的时候,我也不得不说,唉,我们当初确实是有点儿看走眼了,这个人就是一个两面人嘛,哪是个响当当的中国作家?哪是个亮堂堂的中国男人?

  所以,我给大家推荐一篇李杨先生写的评论莫言的短文,他并没有对莫言的所有作品做概括评论,而是就着莫言2006年留在辽沈战役纪念馆的一段题词写了一篇短评,主要内容如下:

  “炮火连天,只为改朝换代;尸横遍野,俱是农家子弟。”

  这是啥?这是那位得了什么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给辽沈战役纪念馆的题词。

  看了这个题词,我顷刻间愤怒至极!

  就这20个字,一下子就把我们开国元勋、为国牺牲的前辈先烈们,贬得一文不值;一下子就把我们的社会主义红色江山、人民政权,贬得一文不值;一下子就把我们勤劳勇敢、正直善良的亿万人民大众,贬得一文不值!

  给如此庄严神圣的场所题词,他竟然能捅出这等歪词儿,足见其政治反动,学识贫乏。

  说他政治反动,一点儿都不冤枉他。如果在一片废墟上建立起生机勃勃的新中国,是“改朝换代”,那新中国是什么朝?什么代?是奴隶制王朝?还是封建王朝?如果这个说法成立,新中国的开国元勋们,岂不就成了帝王将相!我们的领袖和无数革命前辈先烈,他们抛头颅洒热血,奋斗一生,就是要建立一个人民当家做主、人人平等幸福的新国家。他们就怕自己辜负了人民的重托,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和历史的反面,成了“帝王将相”。他们建立了彪炳千古的伟大功业,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历史。可如今,竟遭如此诬蔑,这不是反动透顶嘛!

  “改朝换代”这个说法,若是普通人无意间随口一说,也就罢了,确实用不着上纲上线。但经此人明明白白地写在这里,特别是在“炮火连天”和“改朝换代”之间,又以“只为”相连,先辈们为人民自由幸福、民族独立解放而奋斗牺牲的意志风骨理想情怀,就完全不见了;光明新中国与黑暗旧中国的鲜明对比、云壤之别,就完全不见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开创世界历史新纪元、人类文明新境界的伟大意义,就完全不见了。

  除此之外,李杨还说了:

  后面那10个字,能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反咉了他的悲悯之心吗?说实话,此种悲悯更似政治上的幼稚。为了新中国而牺牲的,岂只是“农家子弟”。在我们的革命队伍中,从领袖统帅到普通士兵,有多少人出身富裕家庭,但却毅然离家投身工农革命,又有多少人为此流尽最后一滴血。此人将前10个字与后10个字写在一起,无非是想说,这些人,是为了帝王将相“改朝换代”而死,不值得。这就把为新中国献身的英雄们,当成了争王位抢地盘的牺牲品,这哪里是在祭奠他们,分明是在咒骂他们!

  大家有兴趣可以找到李杨的自媒体多读读,他的文字涉猎广泛,营养很丰富,不过评论莫言这篇更在于价值观的鲜明透彻,读了让人印象深刻。

  但是,我们还是要说句但是,但是,就在李杨先生正在自己的自媒体平台上对莫言的“歪词儿”进行毫不客气的批评的时候,其实,也就是这么个莫言,仍然还是现在的中国媒体、中国出版机构,还有中国的主流社会最为推崇的一个作家,就因为他现在身披着“诺贝尔文学奖”的外衣,在这方面,还是李敖说的好,他说在中国当作家,你不卖国怎么可能得到诺贝尔奖?嘿你看,还真被李敖说着了,但是,然而,可是,就是李敖把这话说着了,又能如何?现在的莫言是在中国国内依然是大行其道,谁也撼动不得。

  有没有人想过,在2024年春天,再准确一点说,在今年的两会期间,中国外交界怎么突然就这么整齐,一个外长一个大使,还有一个领事,都在开始做同样一个工作,“出口转内销”,重塑中国人的内外意识形态价值观?难道真不是这样吗?

  不对不对!我相信这种感觉也是错误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一个外长一个大使一个领事突然之间整整齐齐都在做这种同样的“出口转内销”的事的事,而是因为,因为什么呢?因为在现在的中国,确实是到了最需要重塑内政外交一系列意识形态价值观的时刻了,惟因我们急需之时,我们才能听到这些共同的声音,其实,像王外长、卢大使和李领事,他们的声音许多年来一直都在,而且从来如此,但是,以前我们自己的耳朵塞着鸡毛,根本就听不到。

  说句大话,我至少在3年以前,就在《司马平邦说》节目中聊过一个观点,我说,中国的宣传机构、媒体机构,无论是对内对外,至少应该拉出一少半媒体,转交给处于国际话语权战争最前线的中国外交部来领导指挥,用中国的外交话语权来回过头来重塑内外意识形态价值观,现在的中国,在意识形态方面的主要矛盾,我看正在转向与美西方国家意识形态的激烈对抗和那些抹黑、妖魔化中国谣言的直接交锋中,我们以前那种关起门来自说自话的时代真的已经结束了,已经一去不返了。

  【文/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