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明年春晚怎么办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11-05-29 12:27:33  来源: 东博书院   作者:孔庆东
点击:    评论: 字体: / /

 

又到周末了,献给朋友们一顿丰盛的满汉全席吧。

510,小艳要送我啤酒,但我在石家庄,尚未赶回北京,就说下次吧。512,李进研讨会,因故未能前往。朋友发来了纪念视频,令人感动。李进同志的光辉业绩,是不可磨灭的。514,是李进的忌日,千万革命群众含泪祭奠。其实李进是个颇有缺点的人,本来应该从人民内部矛盾的角度批判批判,但由于遭受了那样的镇压迫害,所以人民格外怀念起来。

513,钱文忠兄就季羡林遗产之事短信提醒:“此事极其诡异复杂,兄千万仔细观察。”515日,子瑜短信表示感谢,孔和尚感叹世道之不公也。516日,伟谦兄短信,告诫“速胜论极为有害,改良之愿也只能是梦想而已。聚焦、发散、持久有可能是民族自救之途。”诚哉斯言。不肯耐心地奋斗,一心要出风头,是当前极左分子和投机分子的最大毛病。孔和尚回复曰:“是的,要韧性的战斗。统一战线中要保持清醒。”何梅短信,要求以后出游或辟谷时叫上她。王道长短信敬佩孔和尚为人与才学,祝俺福生无量。517号,本来想贴视频当博客,但是学生说,网友还是更喜欢孔老师“独步天下的流水体”,于是就又流水了一篇《恶托邦在何处》。

518,求实短信告诫孔大哥:“天已暖,多到外面散散步,睡觉别过晚。”巧玲请教孔老师:“全民都商业只要求文学要清高,怎么办?”孔老师答曰:“清高者不以他人为标准。”收到中国青年报电子稿费60元,人民代表报稿费50元。

读了原载《求是》2009年第24期的最高法院江必新副院长《正确认识司法与政治的关系》,文章指出“司法权作为整个国家权力体系中的一个分支,不能违背政治需要而存在。只有树立正确的政治观点,养成正确的政治意识,形成正确的政治立场,才能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作为司法工作者,还必须具有健全的法律意识,养成法律思维的习惯。要忠实于宪法和法律,做宪法和法律的捍卫者。在当今世界,完全独立于政治的司法是不存在的。正因为如此,在一个国家,特别是在西方国家,各种政治力量总是采取多种或明或暗的途径和方式对司法发生影响。……正确认识司法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是为了更好地实现司法与政治的良性互动。既要防止忽视政治的倾向,又要防止泛政治化的倾向。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同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有本质上的区别,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的根本目标,是为了实现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519,到考试院开重要会议,回来后去游泳1千米。有人质疑孔和尚这么胖,动不动说自己游泳400600,有必要这么吹牛吗?孔和尚只好曰:“夏虫不可语冰,和尚跟弱智尼姑实在没啥好说的呀。”小于短信曰:“小资产阶级思想方法的基本特点是教条化、片面化、绝对化。”这大概是听我课后的感想。孔和尚批曰:“完全正确。”其实我们知识分子都不同程度地沾染了一些小资产阶级的思维特点,所以需要不断修养,自我警惕。北大国学社策划第三届国学文化节,要弘扬孝道精神,征求孔老师意见。孔老师告诫他们:“这个活动恐怕不妥。孝道有糟粕的一面。老子云,六亲不和有孝慈。你们可能没听我的课,孝要发乎真心,一提倡就容易假了。北大不能做这种外行的没文化之事。建议你们另谋更合适的选题。”本学期之初,我就讲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已经将近百年,堂堂五四发源地的北大南门对面,居然横亘着“二十四孝图”,什么割股疗亲、郭巨埋儿,都白厉厉地排着,北大学子居然熟视无睹,学生社团的干部们都在钻营个人的“政绩”,毫无文化自觉与知识分子的廉耻。此北大精神之所以不彰也。长此以往,还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人家清华?

读了《环球视野》第372期王文《中国自由派最缺什么》,谈到他“这些年在交往过程中遇到的一些改革派(或称自由派、右翼)人士的一种怀疑与自发的失望”。一次是10年前以批判见长的著名“周刊”的一位主编,在会场公开与台湾女记者勾搭成奸。第二次是2007年前后的一次“普世价值”沙龙。“一位来自长三角一带非常著名的教授上台发言。第一句话就说,现在一些人不认为世界上有普世价值。我觉得太荒唐。我现在建议,在场不承认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的,请给我出去!!他几近是以狂吼的声音在发言,我坐在下面差点没把刚喝的水喷出来。他这叫做民主自由吗?”王文说:“我并不是说,改革派(自由派)学者的品行都令我失望。有很多人都值得我尊敬。比如,我几次长谈的马立诚先生,是一位温文而雅的长者;许知远兄,每次有多人聚会时,他都会寡言,一直在听别人说,这样的品质很值得我效仿。但我又不得不说,我所见过的自由派们不少还是属于‘宽于律己、严于律人派’。……是否有必要检讨一下自身,是否真正在践行本身所坚持的民主自由理念?是不是以一种专制行为在讲民主?是不是在不自觉中犯了沽名钓誉、哗众取宠的毛病?是否所呐喊的是一种装腔作势呢?”该晚贴的视频博客《还我三峡好云雨》。

520,周五。早上坐视天下后,乘mu5170去合肥,参加池州张恨水国际研讨会。这个周末有几个活动相互冲突,苏州还有一个周瘦鹃研讨会,浙江还有一个话剧研讨会。我因为早就约好了池州会议,只好放弃其他几路。努尔哈赤曰:“凭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路上读了《苏州教育学院学报》2011年第2期“周瘦鹃研究”的一组文章。美国使馆寄来《新交流》,看上去印刷精美,摸起来纸张锋利,正是美国文化的典型样板也。到达合肥后,潜山皖文化园总经理唐毓阳女士来接我,整个会议期间得到她很细致的关照。皖文化园是个投资40亿的项目,我说不要简单地罗列张恨水等文化名人,应该抓住安徽文化的整体特征,立体呈现、互动展示,利用循环功能来实现两个效益。晚上见到谢家顺教授,他操办此会,累得神采奕奕。

会上,安徽作家、潜山科技局长程为本将他写的长篇小说《浪迹精魂》签名送我,大众文艺出版社201011月版。会议期间我翻了翻,是写小偷生活的,颇有意趣。还翻阅了徐传礼、董康成、徐泉一家合著的《张恨水与通俗文学研究》,香港新闻出版社201012月版,洋洋大观,功力深厚。

20日接待晚宴后,独自到宾馆对面的百牙湖边散步。见碑文上有一处文字错误,将“人比于西湖曲院”误刻成“人此于”了。又到对面的山上看了姚依林雕像。姚依林是池州人,当过副总理。回来后遇见徐建华、陈艳、杨帆她们几位现代文学馆的女将,要去旧街溜达。我不想购物,就回房间了。读了《北大商业评论》20115月号韩毓海的专访《中国凭什么叫“中国”》和程郁缀老师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国外理论动态》2011年第5期刊首是日本绪形康教授的《世界历史的结构与再认识》,评的是韩毓海《五百年来谁著史》和柄谷行人《世界史的结构》。

21日开会,张恨水女儿张明明和季昆森会长的发言都很精彩。我做了主题报告《张恨水研究的意义与展望》。中午季昆森会长宴请,池州和潜山的领导作陪。下午的分组会上,我发言的题目是《张恨水后期作品浅论》,谢昭新教授主持。我的韩国博士生薛熹桢发言的题目是《留恋传统与反思现代——浅析张恨水小说中的文化错位》,大家反映文章写得很好,但发言不够简练。晚饭后池州学院的汪枫等领导请我们去喝当地的名茶“雾里青”。汤哲声率领他的汤家军也去了。老高短信说有些退役将军书法家各处敛钱,孔和尚表示听说过书法家敛钱,但将军也这样,第一次听说。老高曰“现役的将军比这些退役的,更要有出息的多!”济南小彭说这几天读葬花吟、晴雯、司棋和尤三姐那几段,竟能流出泪了。

晚上读了两期香港传真。201126期是人民大学周新城教授《对否定社会主义国有经济的几种观点的辨析》,驳斥了那些认为私有经济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弱智观点,指出“我们是利用私有制,发展经济,为最终消灭私有制创造条件。”27期是梅新育博士的长篇论文《低烈度内战及其贫困和社会矛盾根源——政府军兵败揭破印度软肋》,从印度正规军被反政府的毛派武装痛歼起笔,指出印度大面积的贫困和两极分化,造就了强大的反政府武装,印度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使之长期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在孔和尚看来,这正是帝国主义和汉奸长期歌颂印度、并怂恿中国向印度学习的真正原因。印度到底能不能赶超中国,这并不取决于印度发展得好不好,而取决于中国的汉奸们能否得逞。假如中国也像印度那样,一百万说着英语的富豪骑在十亿说着各种方言土语的人民头上作威作福,遍地是冤魂饿殍,到处是人民起义,那用不着印度来赶超,随便一个菲律宾卢旺达之流的国家,就把中国灭了。

22日会议组织参观“牯牛降”景区,但孔和尚例外,因为要去池州学院讲座。李铁范副院长主持,讲的是《从张恨水到金庸》。中午到平天湖畔吃的土菜,然后就奔合肥骆岗机场了。小朱短信说北京的树木都换上了新装,孔和尚说用词不当,本来都是裸的,哪里来的换新装?只能说是“翠纱半掩”。在车上收到北大陈宇教授短信,说他在博客里提问到底是该写“林荫道”还是“林阴道”,请老孔解惑。孔和尚曰:“荫是从阴发展而来的,担负了阴字原来的某项具体功能。所以现在一般都写成林荫树荫。”《左传》里的“鹿死不择音”,音,通阴,就是今天所说的“树荫”。陈宇教授曰:“谢谢!明白了!那么多专家谁都没说清楚这一点。”

在机场翻阅两本杂志。《华文文学》2011年第2期,刊首是刘再复的特稿《创造中国的现代化自式》。“洛夫研究”专栏里程光炜等人的三篇文章均较有新意。《红豆》2011年第5期主打作品是付秀莹的《蜜三刀》,小说读来非常舒坦,是那种传统的温雅之美,是书写劳动人民真挚感情的“人的文学”。后面张楚写的印象记和李云雷的评论,一个细致,一个大气,都非常到位。傍晚乘mu5171回京,小宛接我。晚上贴的博文是《怀念宫以仁先生》。

523,周一。下午会见梅行素女士。晚上的课讲完了社会剖析派和老舍。课后温皓然送我刚刚印出来的《红楼梦续》,回来翻看,除了我的序言外,第99回还借用了我的两首诗,一首给了卫若兰,一首给了贾宝玉。书的装帧还是温皓然的风格,粉妆玉砌的,摩挲两把,心便软了。有人告诉我课堂上有个学生对同伴说:“我好想上中文系哦!”晚上读了郭松民写赵半狄的《》,孔和尚也认为,赵半狄此举不可能影响到人家的票房,不过是表示一下中国人民的觉悟而已。

524,早上的坐视天下,评论了北京人民公诉汉奸茅于轼和辛子陵之事。随后收到几位朋友和粉丝的坚决支持。无锡粉丝称孔和尚与宏良、司马为“京城三杰”,希望我们多视角全方位反击汉奸、以大无畏的气概与中华民族历史同辉也。

读了《南方系异类徐雅玲拒绝妖魔化毛时代》,“南方报业集团旗下毕竟不少人,虽然主体、主力、头头基本都是西奴,但总不能全部是西奴吧,当年侵华日军里头都还有几个日共为中共提供情报呢。果不其然,徐雅玲记者就表现了一位正常媒体人应有的正常智慧,有着冷静客观的理性分析,而没有像她同事那样被原教旨西方教义给洗脑和毒化,南方系为了那套意识形态已经一点真话都听不得了,别人说句真话,就要玩老命要去围攻撕咬人家,下作猥琐的一塌糊涂。”徐雅玲不过说了些这样的良心话:“毛的时代没有知识分子所喜欢的那种民主自由,但那个时代也没有贪污腐败,没有妓女、没有吸毒和黑社会,没有艾滋病,没有官商勾结,没有包二奶,没有豆腐渣工程,义务教育学费很低,看病有公费医疗,医生也不拿红包,还深入乡村去给农民治病,这些条,今天的社会能做到其中一条,都很了不起了。我可没主张要复辟毛时代,呵呵,我承认今天的时代相比过去总的来说是进步,我只是主张不要从偏见出发,一概否定毛的时代,那个时代有那个时代的功绩,做到了一些这个时代做不到的事,值得今天去吸取经验。再说,是毛时代饿死人多呢,还是毛之前的时代饿死人多呢?”夜里贴的视频博客《汉奸不除,国家必亡》。
   
 525日,周三,中国大学生心理健康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中纪闻”文章《坚决维护党的政治纪律》,指出:“决不允许在群众中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意见,决不允许公开发表同中央的决定相违背的言论,决不允许对中央的决策部署阳奉阴违,决不允许编造、传播政治谣言及丑化党和国家形象的言论,决不允许以任何形式泄露党和国家的秘密,决不允许参与各种非法组织和非法活动。党的政治纪律是高压线,任何党员,不论其在党内的威望和职务有多高,只要是违反了党的政治纪律都应给予严肃的批评教育或纪律处分,对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依纪依法予以严肃惩处,决不姑息迁就。”文章可真大胆啊,这是说谁呢?

早上坐视天下后,到北大备课。蔡小容博士就编发其论文之事,请我向傅光明兄表达隆重的谢意。中午与朋友约会,谈了北大的课程问题。下午的课,讲了巴金沈从文和京派新感觉派的小说。成都嘉祥外国语学校的张峰副校长来听我课,课后跟我握手。北京大兴区老干部局写作组陈寿泉,听了我两次课,给我看他写的建党九十周年征文和诗作,写得朴素真挚。其中有一篇小说《雁鸣湖畔》,我告诉他,文革末期曾有一部同名小说,1976年还拍成过电影,是揭露走资派勾结阶级敌人破坏合作医疗制度的。当时我觉得阶级敌人有那么坏吗?电影是不是夸张了。现在看到广大人民群众有病看不起甚至被医院活活害死的情况,才明白电影不仅没有夸张,而且揭露得还不够触目惊心也。还有两位上访者,课后给我看他们的材料。孔和尚说,我一个文学教授,自己还常受迫害呢,我除了呼喊,也是别无能耐啊。建议你们去法学院跪求伟大而干净的贺卫方教授,他都有本事让药家鑫不死,肯定能够为你们昭雪冤情的。

课后去望京的“海底捞”商谈文艺政策问题,与会者丁梅、吴海鹏、毛威、杨铄今、宋倩、申芳、鲁靖、侯振鹏等。席间给一个学生短信,祝他生日快乐。用国语清口在上海打出一片天地的毛威,浑身都是艺术细菌,一刻不停地戏谑表演,要么就给各地名流打电话,告诉人家孔庆东教授就坐在他身旁。我们没收了他的手机,他从屁兜里又掏出一部。我赞扬毛威是“随便拔跟毫毛,也是虎虎生威。”杨铄今搬来两套精装版孔庆东文集,由孔和尚当场签名,送给丁梅和吴海鹏。吴海鹏说,他喜欢孔和尚及其导师钱理群的书,一买书就是十本,到处送人也。

526,下午到北大,先去办理了饭卡,再去招办开会,讨论中国周边局势,从朝鲜谈到尼泊尔。然后到中文系会见河北广播电视大学宋悦,她给我看了即将刊发的文章校样,搞得非常认真。她送我《河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1年第2期,上面刘绍本老师的《曹禺在激荡的1949年》一文,写得材料丰富,视野开阔,正好对我下周讲曹禺有用。遇见段宝林老师,送我一本《东方文化》,里边他回忆王瑶先生的文章和郭兰英自述很有价值。晚上下雨了,夜里贴的视频博客是《打出一片明亮的天》。

527,周五。下午去梅地亚参加央视2012年春晚策划会,这是头一次这么早就开始策划,刚刚5月底,导演组还没成立,党中央就指示明年的春晚一定要搞好,要让人民群众满意。胡恩副台长代表焦利台长感谢大家,张晓海导演主持。81岁的阎肃老爷子提出“三不主义”——不破不立,不声不响,不拘一格。赵宝刚导演提出晚会应该具有戏剧功能,要引领文化。张颐武教授建议要加强公关工作,改善营销模式,通过网络提升春晚形象。周振天将军说,中国社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荒谬,可是却不让我们讽刺,春晚要保持泱泱大台的定位,要学习侯宝林的文化素养。

孔庆东教授说,春晚搞了28年了,共产党用了28年的时间,夺取了全国胜利,建立了新中国,所以我们必须改革,不改革是死路一条,不改革别人就要建立新中国了。我每年都骂春晚,骂完了央视还是请我来参与策划,这份胸怀和交情很感人。虽然我的建议,从大的方针路线,到小的细节技巧,多数实现不了,但我很理解,因为春晚不是央视在做,更不是导演在做,而是许多中央领导部委领导在集体指挥,背后有一个“婆婆群”,所以是戴着一百条锁链跳舞。中央下决心改到什么样,你们才能改到什么样。目前要从戏里戏外两方面入手。戏外可以发动全国人民搞一场春晚大批判,举办春晚节目有奖构思和推荐。如果全国人民都没兴趣,那么宣布不办春晚了,除夕之夜央视黑屏休息,也算是给人民除了一大害。如果党中央和人民群众还要办春晚的话,那么第一,格调要适当提高,节目形式可以俗,但是思想境界不能俗,不能总是拿怕老婆、婚外恋当噱头,不能动不动洒狗血,要向文化部春晚学习,逼迫文化部春晚再高雅一些。第二,不能报喜不报忧,大过年的,可以报喜为主,但忧伤和批判一定要有。赵本山小品之所以受到几亿人民喜爱,除了他的表演才能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的作品历经打磨修理压抑,最后仍然顽强保持了一定的批判锋芒,曲折传递了人民群众的痛苦和忧伤。不要在乎什么质监局、铁道部、住建部、卫生部、交通部、教育部和作协妇联计生委之类的抗议,该批判就批判,该骂就骂,如果连几个擦边球都不敢打,春晚就死定了。特别要防止的是,颠倒黑白,伤害民心。比如人民群众被强拆自焚,你可以回避这个问题,但决不能编造出人民群众欢天喜地配合强拆的节目。出现一句强奸民意的台词,整台节目的效果就毁了大半。第三,总结已有经验,深入生活实践,发现民间高手,推出艺术绝活,像“千手观音”,像王景愚“吃鸡”,包括赵本山,当初都是从基层发现的。戏曲节目最忌讳一群名角串唱“改革开放就是好”,嗓子、扮相、身段那么棒的戏曲名家,就那么肉麻地给糟蹋了。要充分发挥电视艺术功能,为什么不能让于魁智站在泰山之巅,李胜素站在峨眉金顶,孟广禄站在天安门广场,用《二进宫》的曲牌唱一段《生生死死九十年》呢?为什么不能让朱军坐着吊车从空中上场,一个变脸变成李咏,李咏从怀里掏出个肉蒲团,迎风一晃,变成一个董卿呢……

正在拍摄《飞越老人院》的张扬导演说,要学习世界文艺中那些感人的人性的东西,比如日本的“超级变变变”,还有杨丽萍的舞蹈。陈维亚导演说,春晚创作的方法和程序要有所变化,要立足于高精尖,做到多元素交融。最后美术大师范曾先生说,我们要爱护赵本山,这么多年受到几亿人民喜爱的艺术家,他不是大师是什么?当然赵本山还要继续提高文化素养,多推出跟宋丹丹一起表演的那类经典。另外郭德纲、冯小刚,都是“真正的汉子”,不怕网上的谩骂和打压,有骨气。网上有些骂人党,就像小孩拉屎,有一种“肛门快感”,不必在乎。只要合乎民心,合乎党中央的精神,艺术上有亮点,就不要怕批评,不要牵就恶俗。张晓海和胡恩感谢大家,下一步请各位继续关注春晚具体方案和节目内容。阎肃和孔庆东都指出,节目必须保密,再有媒体提前泄露节目内容,一律拉出去毙了。李咏跟孔庆东热烈握手,说非常喜欢读孔教授的麻辣文章。于是孔和尚出门就在路边吃了一串麻辣烫,路上翻阅了几本《教师月刊》。

晚上回家见领导正训斥小赵,那小赵眯着眼,四仰八叉躺在纸箱上,不理不睬,幸福得跟死猫一样。孔和尚想,不论是猫是熊还是熊猫还是功夫熊猫2,都比人幸福啊。赵九龙短信,说河南《东方今报》开一新版,请孔和尚题词,孔和尚题曰:“东方报晓,新我中华。”

528,朋友告知,《广州日报》文章标题《孔庆东卖吆喝,赵半狄收钞票》,估计是《功夫熊猫2》的片方花钱诋毁。孔和尚曰未必,坚决对抗党中央、阴谋分裂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广东省委领导下的媒体,已经全面汉奸化了,不用主子下令主子花钱也自动狗血喷人,这是人家坚定的阶级立场的自然表现,是一切走狗的规定动作也。

上午读点杂志。《汕头大学学报》2011年第2期发表孔庆东《鸳鸯蝴蝶派与左翼文学》。该期的“泛韩江文化研究”专栏也很有特色,对于研究潮汕文化颇有启发。

澳门《九鼎》2011年第5期卷首语是周荐的《江山·领袖·神》,批评了韶山导游的造神宣传,指出毛泽东的伟大在于他不是神,在于他是“马克思主义者,是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建者”。澳门的作家都能有这样深刻的认识,我们的旅游部门确实应该反省反省了。

中午王青皮电话云,很久没有请孔和尚跟郁保四享受享受了,光让你们花钱,怪不好意思的。今天有个机会,我表哥弄到一张招待券,可以带三个人去参加一场豪华下午茶,地点在故宫建福宫帝王会所,你们想不想去?孔和尚郁保四立马答应,飞车前往。进去后,只见梅花令人晕,桃花令人醉。款爷数十,美女数百,佳肴如山,琼浆似海。酒过三巡后,一位款爷曰:“我已经戒烟了,这条中华谁拿走吧?”郁保四赶紧躬身接过:“我来,我来”。又一位款爷曰:“我已经戒酒了,这瓶茅台还没开呢,你们谁拿走吧。”孔和尚不顾晕梅,赶紧接过:“这茅台肯定是真的,我要了。”王青皮在旁着急曰:“你们有没有戒色的啊?”傍晚宴会结束,主办方要求凡是来蹭吃的非正式会员,必须作诗,才能免费离去。青皮说:“我们仨是一块来的,合作一首吧。老孔,你先来。”

孔和尚开口便道:“小时候,故宫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神圣和庄严在那头。”

王青皮接着道:“长大后,故宫是一部长长的电视剧,我在外头,皇阿玛和格格在里头。”

郁保四道:“后来呀,故宫是一个不上锁的保险柜,文物在里头,阿拉和小偷在外头。”

孔和尚又道:“现在啊,故宫是一个错别字,解放军捍着这头,蛀虫们撼着那头。”

最后三人齐声道:“将来啊,故宫是一个超级会所,人民和正义在外头,权贵和邪恶在里头!”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