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贫富分化是因为私有制发展不足吗?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2-01-12 11:32:36  来源:   作者:讯行
点击:    评论: 字体: / /

  哈萨克斯坦贫富分化是因为私有制发展不足吗?

  ——评《南方都市报》对哈萨克斯坦近期局势的报道

  在过去的几天里,全世界都在关注着哈萨克斯坦的局势。这场从哈西部地区开始的反对哈政府提高液化燃气价格的抗议活动,演变成了一场席卷哈国的全国性运动,但最终走向了暂时的失败。在此次示威活动中,主力军是哈萨克斯坦各地的石油工人和天然气工人,由此显出了基于工业化而来的组织性和纪律性。从运动初期开始,工人阶级的要求就具有明显的社会性。它包括:价格管制、工作保护、提高养老金等。

  哈萨克斯坦最近的事件,也许有总理马西莫夫的政变因素,也许有外部势力的渗透,但究其本质是一场以工人运动为主体的人民民主运动。

  为什么这样说呢?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马克思对法国从二月革命到波拿巴政变进行了深入研究,特别是详尽地说明了法国的阶级斗争何以造成一个平庸而可笑的人物成为法兰西的皇帝,由此马克思发现了伟大的历史运动规律,恩格斯对此进行了高度的概括:“一切历史上的斗争,无论是在政治、宗教、哲学的领域中进行的,还是在任何其他意识形态领域中进行的,实际上只是各社会阶级的斗争或多或少明显的表现,而这些阶级的存在以及它们之间的冲突,又为它们的经济状况的发展程度、生产的性质和方式以及由生产所决定的交换的性质和方式所制约。”

  简言之,所有的事变、政变都是阶级斗争的产物,而阶级斗争的根源又要从生产关系中去寻找。历史上,武则天与李氏家族的斗争背后就是庶族地主和士族地主的斗争,无论如何评价武后的个人品质,但在那个时候她的作为是进步的,对摧毁腐朽的士族地主,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进步起了积极作用。

  在1936年的西安事变中,东北流亡民众、西安爱国学生、国民党内的爱国官兵与中国共产党共同推动张学良这个纨绔子弟、花花公子发动了惊天的事变,推动了全国抗战局面的到来,那时的张学良代表了群众的要求和历史正确方向。

  哈国官方所用的动乱、骚乱、颜色革命等词汇都无法说明这场运动的性质,因为这些词本身就是不科学的。

  动乱和骚乱的说法实际上隐含着把群众当作群氓的意思,群众完全被操纵,无目标且只有破坏性。实际上,哈国石油工人的抗议是非常有目的且节制,就是要求政府承诺降低已经上调的天然气价格。

  社会主义革命在历史上就是红旗飘扬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一种颜色革命,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官方所指责的颜色革命实际上是政变,是统治集团内部最高权力的争夺。用颜色革命这个词容易混淆视听,而且根本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未遂政变”的说法也无法把群众运动纳入其中。如果按照哈国官方的说法,似乎哈萨克斯坦的工人本身过着平静的生活,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挑动走上街头搞破坏,这本身就是对群众的污蔑,而且并不能说明这场运动形成的原因,自然也无法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最近,《南方都市报》根据瑞信及毕马威报告数据指出,在哈萨克斯坦,0.001%的成年人口占据着该国超50%的财富,96.6%的成年人口财富低于1万美元。在中产阶级规模上,财富在1万到100万美元之间的成年人仅占总人口的 3%,限制着该国的消费潜力和经济发展。高净值人士正控制着哈萨克斯坦的大部分资产。2021福布斯亿万富豪榜单显示,前五名哈萨克斯坦亿万富豪主要来自矿业和金融业,资产净值均超过30亿美元。

  南都提供的资料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两名亿万富豪与哈萨克斯坦前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有裙带关系,分别为其女儿和女婿。此外,前五名的财富增长率超过福布斯评级的财富平均增长率,这与其控制的行业部门和垄断地位有关。

  哈萨克斯坦的政客们一方面镇压“暴乱”,另一方面也不得不在经济上做出少许让步,比如政府部门将对粮食产品以及液化气、汽油、柴油等进行为期180天的价格调控,成立“为了哈萨克斯坦人民”社会基金,促进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和解决与儿童相关的社会问题。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做法,从另一方面说明这场运动本身有着深刻的经济原因。

  《南方都市报》正确的地方在于,他们至少试图从经济关系上去寻找这场“动乱”的原因,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对暴徒的指责上。根据他们材料以及综合其他资料可以认为,哈萨克斯坦现在属于寡头垄断的半殖民地国家。

  《南方都市报》虽然试图寻找哈萨克斯坦近期局势动荡的经济动因,但给出的药方是荒唐的。南都认为:“哈萨克斯坦走向独立的近三十年来,尽管不断向市场经济过渡,由于私有制存在时间较短等因素,贫富分化仍是问题。”

  这句话的意思仿佛是说,私有制发展时间延长,就能解决贫富分化的问题。

  哈萨克斯坦的问题是私有制早已发展起来,苏联变修都五十多年了,老总统执政都已三十多年,国内大大小小的行业都掌握在私人手中,就连“人民银行”形式上都属于纳扎尔巴耶夫的女儿和女婿,何来私有制不发展一说?哈萨克斯坦真正的问题是对内寡头垄断导致的工农受剥削受压迫,对外依赖美国、俄罗斯等帝国主义国家。

  哈萨克斯坦真正的出路,是回归社会主义。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消灭寡头,才能抑制贫富分化,才能摆脱帝国主义控制。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