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元的循环看美元对中国经济的寄生控制关系及对策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2-08-22 10:33:42  来源:   作者:大明后人
点击:    评论: 字体: / /

  8月11日,公众号“中国宏观经济论坛”发表了《王晋斌等:美元体系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美元体系》一文。第一作者王晋斌,系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主要成员。

  已经有很多长者劝诫我,能否温和一些,能否用一种让人容易接受的语言写文章,不要动不动就发火。我尽量注意用语,不用那些情绪性很强的语言。但是,我看到主流经济、金融、货币、贸易领域的专家学者的观点时,真的搂不住怒火!

  我觉得,研究经济、金融、货币问题,或者说研究所有问题,在指导思想上要具备以下四个方面的意识:一是要有立场,要替中国劳动人民、替全世界劳动人民讲话;二是要有敌我意识,要知道全世界的资本尤其是华尔街金融寡头为代表的国际垄断金融资本,和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利益是尖锐对立的;三是要有实事求是、密切联系实际的作风,要有意识地掌握“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个本领,不能死读书、读死书,不能人云亦云,更加不能按照“现代国际交流的通行规则”,收外国人的钱,“写出让出资方满意的文章”;四是要有些专业知道,懂得专业逻辑。就经济、货币、金融、市场来说,要树立主权和政权意识,要知道货币、金融、市场,是有强烈的主权和政权属性的。

  老实说,当我看到王晋斌副书记的这篇文章时,我是非常恼火的。但为了劝说,我尽量把文章写得委婉一些。

  这样的文章,如果写在十年前,当时主流经济学界还是新自由主义的天下,没有经济主权、经济政权意识,中美之间还是美方对我经济主权、市场主权、货币主权、金融主权肆意侵略,我方不但不反击,而且还极力欢迎,他这与这样的文章,我觉得不足为怪。如果没有俄乌战争、没有美西方对俄罗斯无微不至的金融制裁、没有俄油气职员用卢布结算并挫败西方制裁的事实,他写这样的文章,我也不去责怪。如果美方没有和中国打贸易战、没有佩太波窜访台岛,他写这样的文章,我也不去责怪。现在,中美间的争夺货币主权、市场主权、经济主权、金融主权的战争早打响,俄罗斯采取大宗商品出口用卢布结算支付从而挫败了美西方的制裁图谋,卢布取得解放,美西方毫无办法,全世界经济金融格局即将发生根本转变,美元霸权行将崩溃之际,还有人写这种文章,就只能表明这些人:要么立场有问题,那就是敌我矛盾;要么是方法论有问题,脱离实际,死卖书本,人云亦云,根本就没有学者应有的谨慎、认真的作风;要么是专业水平太差,根本不会分析问题,不会透过现象看本质。

  王晋斌的文章主要说了三个观点:

  “(一是)美元体系需要中国。中国是美元储备体系、美元资金大循环的重要参与者,也因此是美元体系支行的重要参与者。(二是)中国也需要美元体系。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都和美元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中国经济形成‘引进来,走出去’的双向格局中,美元货币体系发挥了作用,中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化的过程也是和美元一路相伴的过程。(三是)中国是国际货币体系公平性的建设者。人民币将与世界其他货币一起,共同约束美元货币体系的‘过度弹性’和‘过度特权’,促使美元体系变得公平一些,负责一些。”

  王书记所说的“美元体系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美元体系”“人民币将与世界其他货币一起,共同约束美元体系”,强调了美元体系,那么,我们就从所谓美元体系说起,看看“中国深度融入美元体系”之后,对中国、对美国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看看王书记的“美元体系”论是多么荒谬绝伦,多么地缺乏常识。

  我讲的都是常识,并不深奥。

  如果王书记觉得我讲得有漏洞,尽管指出来。

  美国人拿着自己印的美元钞票纸(其实美国人连钞票都不需要印,只须张开嘴,给中国银行说出一串数字,说我要反中国投资多少亿美元即可),到中国来投资,因为中国有强制结汇制度,美元不能在中国流通,所以,负责外汇业务的中国银行必须按照一定汇率,为这些美国商人兑换成人民币,然后,允许这个美国商人拿着这些人民币,在中国政权所辖范围内,从事经济活动。这叫引进外资,这是美国金融霸权把中国纳入其美元循环体系的关键的、决定性的一步。

  注意,这个引进外资的政策,极其荒谬!极其违背常识,对中国经济的伤害极大,让人无法容忍。可能王书记也知道这么回事, 所以,他避开了引进外资 这样的说法。

  引进外资,主流制造的原因有二,其一是放弃人民币在中国的对外贸易的结算权和支付权。因为,如果人民币在中国的对外贸易中有结算和支付权,那么,中国就不需要美元结算支付,也不需要储备美元。其二,人民币必须丧失发行权,而中国的央行制度,割裂了中国金融体系与工农业生产体系、建设体系、商业体系的关系,让中国金融体系丧失了货币发行依据,无法发行货币,为以外汇储备为依据发行货币提供了条件。

  这两个条件,都是中国经济官僚在美国人的指导下,以削足试履、不计后果的强制手段,连蒙带骗制造出来的。

  原本,在毛主席时代,甚至主席身后的80、90年代,中国人民币在中国对外贸易中国有结算权、支付权的。为了打开中国金融的大门,中国的开放派经济官僚与美国人勾结起来,打击并抛弃了人民币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结算权、支付权,并刻意掩盖了中国人民币曾经拥有结算权、支付权的历史。而打击破坏人民币结算权、支付权的最有效、最主要的办法,是让人民币狂贬!上世纪70年代末,人民币兑美元,就是故意币值,从1:1.2左右,迅速贬到1:8甚至更少,但是主流不承认这是中国方面按照美国的要求故意贬值人民币,而说这是由于人民币汇率国际化的结果,是正当的,就算中国有损失,也是国际化的必然损失,不必大惊小怪,当然也不必改正。人民币汇率狂贬,结果有二:一方面是打击人民币的结算权支付权,另一方面还为美元进入中国市场提供优惠汇率,有利于引进外资。

  毛主席时代采取的外汇管制制度,原本是一项维护中国经济主权和根本利益的制度。这个制度除强制结汇、外汇不能在中国市场上流通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规定,就是不能任由外国人拿着外汇到中国投资,不随便为外国人兑换人民币。在为外国人兑换人民币方面,有数量、用途方面的严格限制,这个限制有力地保障了中国经济的独立自主性,保障了中国的长远根本的主权利益,让外部资本无法控制中国经济,无法掠夺中国资源,也无法压榨中国人民,无法扭曲中国经济结构,也无法将其通货膨胀、经济危机输入到中国。即外汇管制制度是一道防火墙!

  为打开中国金融主权的大门,中国开放派官僚和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勾结起来,大吹经济自由化,否定货币、市场、金融的主权和政权属性,居然提出“利用国外剩余资本”这样似是而非的理由,一方面用人民币贬值的方式打击人民币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结算权支付权,打击人民币信用,让全世界甚至也让中国企业抛弃人民币结算支付,另一方面,放开外资进入中国的数量、用途限制,大量引进外资,为外资输入中国市场、控制中国经济大开方便之门。

  现在,有那么一大批鼓吹“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如果说“国际化”,早在毛主席时代人民币就已经国际化了,而且是独立自主的、独立于美元体系之外的国际化,这样的人民币国际化,是美国的敌人,和今天的俄罗斯卢布国际化一样;今天鼓吹的人民币国际化,不是独立自主的国际化,而是“以美元等外汇为依据的人民币国际化”,实际上是美元国际化的变种,是美元以中国经济为中断站、加没站、接力站,再次向全世界殖民。

  主流经济学界的教育、学术、宣传、舆论、专家、学者、官僚,对毛主席时代人民币的独立自主的“国际化”讳莫如深,极力掩盖。大约五六年前,我从1970年5月份的旧《参考消息》上看到人民币在对英、法、瑞士、西德、日本、加拿大等贸易中有结算、支付权并向社会公开时,人有大吃一惊,觉得不可思议;有人则撰文指责我胡说八道、不符合他们的常识,逼和拿出证据。当我拿出《参考消息》《中国银行行史》这些证据时,他们不作声了。

  我是外经济、金融、贸易领域的外行,这种事,该由我来做吗?不应该由我们的经济学者、教育、学术、宣传、媒体、舆论来做吗?可惜,这些家伙异口同声地掩盖历史事实。

  在中国主流学界,有一种蛮横的“价值观”式的观点,叫作“美元是世界货币”,其目的主是打击人民币的结算权、支付权,为引进外资、美元结算、储备美元、以美元等外汇为依据失去人民币国际化等抛弃人民币发行权等主权于外资的政策提供掩饰性借口。所以,他们从不敢解释什么叫“世界货币”,美元凭什么是“世界货币”,美元什么时候成了“世界货币”,并严格封杀这方面话题。

  这部分势力,对人民币曾经具备的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支付权、结算权的历史事实,是极度恐慌的。因为,这段历史一旦暴露,那么,引进外资 、出口创汇、开放金融、开放市场等利于美元控制人民币发行权等主权、控制中国经济的各种政策、观点,就丧失了依据,就不能自圆其说了。

  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从日本引进了第一笔外资,数量并不太多。当时,负责引进这笔外资的大官僚的母亲还健在,是一位老革命家。当她看到自己的儿子兴高彩烈地从日本引进此笔外资时,用手杖棰地,不停地骂“汉奸”“汉奸”。这官僚的儿子,居然指责自己的奶奶思想保守。

  即使央行制度废除了政权的人民币发行权和流通控制权,即使开始引进外资,如果公有制工农业体系完备,外资在中国照样无法为所欲为,无法完成对中国经济的殖民控制。外国人就是有大把的人民身上,也无用武之地。外资搞经济,总需要地皮,但是,地皮是国有的,不批给;外资要开发中国资源,但是资源也是公有制的,掌握在政权手中,私有资本不得开采;要搞房地产、教育、医疗,但是,中国住房、医疗、教育、养老都是免费的,而且质量很好,外资投资这些领域,无利可图;外资要搞商业,但是,中国有体系完备、价格低廉的供销社、百货商场等销售体系,大宗商品,国家更有储备和供销体系,外资根本插不进去。外资要雇佣劳动力,但是,中国工人、农民安居乐业,有自己的工作,待遇也不错,没有那么多失业工人供外资雇佣。

  所以,外国人虽然手里有人民币,但是没有其他条件,照样不可能控制中国经济。

  为了让手拿人民币的外国商人控制中国经济,在中国能够横行霸道,中国方面接受先进的“市场化”思维,以强制手段有瓦解了农村人民公社,采取“拨改贷”“自主经济自负盈亏”“收税”“强行下马尖端工业”“承包制”“好水快流婧女先嫁”等办法,毁掉了大量公有制工业、农业、商业和建设、服务业企业。这样,外国人手拿人民币,在中国搞经济活动,一是有了土地使用权,二是有了资源开采权,三是有了足够的失业工人和农民提供廉价劳动力,四是消除了中国本土同行企业竞争,五是政权对外国资本家极力保护,给予超国民待遇,政治上、法律上给予特权保护。

  1980年,中国重新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意味着中国放弃了独立自主的货币、金融思维。当时,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问中国经济、金融官僚,你们中国的央行是什么?这些官僚感到很自卑,中国居然没有“央行”,在美国人面前无法回话。回国后,这些愚蠢的官僚开会研讨,决定把中国人民银行从中国财政部门中分割出来,按照美国人建议的那样运行,也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搞得像个企业。实际上,把人民银行从财政部门中分割出来,是把人民币的发行权从政权手中,转移到了银行手中,再加上央行制度,银行独立自主,实际上是孤立于公有制工农商业体系之外,丧失了发行货币的依据。如果这些人稍有些货币常识,稍有些责任心,稍有些民族自信,研究一下中国古代货币史,不难发现,货币发行必须控制在政权手中,中国汉、唐、明等强大的朝代,均无银行这种东西!强大的政权,必须打击私有银行!怎么可以把央行独立于政权之外、独立于工农商业体系之外?荒谬。

  新中国将人民银行置于财政部领导之下,是财政机构的一个部门,是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必然,当然是正确的。

  但是,这群官僚却蛮干无知,居然削足适履,模仿起美国的那种央行制度。

  中国人,是货币和货币理论的发明者、老祖宗,经验极其成熟,相反,我觉得西方可能根本不懂货币。

  “央行制度”的建立,割裂了化生发行体系和公有制工农业生产体系、国营商业体系的关系,使银行丧失了发行货币的依据,不知道如何发行货币,让工农业生产科研建设丧失了货币支撑,各部门之间关系割裂,无法形成有机的经济体系,商业流通不畅。中国经济实际上各自为政,一盘散沙,四分五裂,矛盾重重,再也无法理顺。

  一个突出的表现:政府没有钱,无法支持医疗、教育、住房、养老等基本社会保障,企业没有钱发展生产、维护自身运转,三角债问题严重,银行倒是有些钱,但是,不敢往外放贷,因为收不上来本金。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那当然要增加货币发行数量。如何增加货币发行数量?在国内找到不货币发行依据的情况下,终于,引进外资成了救命稻草。终于,中国的银行体系,从引进外资中,找到增加货币发行数量的依据。对于困难中的国有企业,则倒闭了之,不适应市场经济嘛。

  王书记所谓的人民币离不开美元体系,大约指的就是这种情况。但人民币丧失发行依据,是因为美国人建议的央行制度,把货币发行体系和工农业生产体系割裂了,所以,央行制度是人民币丧失发行依据的祸根!要想解决中国经济问题,给国有企业提供货币支持,那只须重新将货币发行置于财政系统之下、重新建立货币发行和工农商业的关系,重建人民币的发行依据,即可。而“引进外资”以解决人民币发行数量问题的办法,叫作“有病乱投医”“饮鸩止渴”!后患无穷。

  因为通过引进外资、以外汇储备为依据发行人民币,人民币发行就必然控制在外资特别是华尔街金融寡头手中,这样的人民币就成了美元的代用券,人民币就成了金融伪军,人民币就成了华尔街金融寡头控制中国经济、毁坏中国经济、压榨中国人民、掠夺中国资源、削弱中国经济力量的工具!

  引进外资,当然可以增加所发行的人民币的数量,但直接的后果是什么?

  后果是,这些增发的人民币,必然要交给外资商人使用,不能优先交给中国企业使用,甚至不能交给中国政府使用,也不能优先交给中国群众使用。这必然助长外资经济、打击本土经济,导致中国经济的外资化、殖民地化。

  为了延续人民币的这个发行依据,中国必须采取措施大力吸引外来投资。而要吸引外来投资,就必须保证人家能够赚大钱。要保证人家赚大钱,就必须开放更多的领域,就必须让人家随便并购中国优质赢利企业,就必须毁掉尖端工业基础产业企业,不能发展搞科技,以便为外资排除一切竞争、干扰,就必须法外施恩,就必须对外资千恩万谢。

  具体的表现,大约如下:一是政策优惠,土地随便用,不用给地租,前三年不用缴税;二是将优势国有企业股份化,出让给外资;三是废除房地产、医疗、教育、养老的福利性质,让外资进入这些领域,并自行定价;四是打击农业、打击国有企业,为外资在中国市场上的经济行为排除竞争对手,并迫使农民工、大学生成为外资的雇佣劳动对象;五是答应外资的条件,保护外资知识产权,进一步限制中国方面发展相关产业;六政治上,通过了外商投资法,内外资一视同仁;七是宣扬金融服务实体企业,但是,限制中国金融服务于中国实体企业,把服务实体企业的机会让给外国金融机构;八是开放更多市场领域,让外资进入,名曰“负面清单”;九是连中国金融也开放,取消在华外资金融机构乐鱼app体育下载的业务范围限制、持股比例限制、投资额度限制,以前,中国金融机构设立这些限制,外资金融控制人民币发行权、控制中国经济,还需要假手于中国金融体系,麻烦死了;现在,中国把投资、存贷、支付、结算、保险、再保险等业务,也完全对外资金融开放,这就少了麻烦。

  王书记说,美元体系离不开中国。这话非常正确,简直是不打自招。美元体系当然离不开中国,就如寄生虫离不开宿主一样。寄生虫一理离开了宿主,那它就死了。所以,美元体系的确是无法离开中国、坚决拒绝离开中国,中国人就是想让它离开,它也会想方设法钩住中国。尤其是在俄罗斯等国已经切断了美元霸权寄生虫的寄生纽带,削弱了美元霸权的情况下,美元更加不愿意离开中国。

  但是,作为美元体系这个寄生虫的宿主,中国凭什么也不想让美元体系离开中国呢?难道一个健康的人离不开猪肉绦虫、离不开血吸虫、离不开蛔虫?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老说“中美挂钩”“中美脱钩”,就是不解释中美究竟“钩”在什么地方了,这种“钩”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对美国意味着什么?是谁钩了谁?

  中美之“钩”,就是华尔街金融寡头任借中国的开放金融、开放市场、引进外资 、出口创汇、储备美元、购买美国国债、以美元外汇储备为依据的人民币国际化等买办政策,控制了人民币的发行权、流通控制权,从而毁坏中国经济、压榨中国劳动、掠夺中国资源、破坏中国环境、削弱中国经济对世界的影响、废除中国经济改造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的能力、扭曲中国经济结构,从而把美元霸权、美元信用寄生在中国经济体系之上,中国经济成了美元霸权的第一支柱、第一宿主!

  如此,美国当然不愿意和中国脱钩!

  美国不愿意脱钩,美国人还装作要和中国脱钩的样子。由中国国内的学者以爱国者的身份,提出不脱钩的要求。王书记,你就充当了这种人物。

  颠倒黑白,到如此地步,是不是觉得中国人民很好骗?

  王书记可能还会问一句:难道引进外资之际,中国手里不也有一大笔的外汇吗?外汇,不是一种财富吗?“引进外资 ”,不能说中国一无所得吧?

  是不是一无所得,还要分析。

  首先,中国手里有这么一大笔外汇,但考虑到人民币汇率贬值,中国得到的这笔外汇,其实并不公平。这个问题,不提。

  其次,在中国不加限制地为引进的外资兑换成人民币、政策优惠、开放市场、毁掉国有企业、消除其竞争对手、提供农民工大学生为雇工、国有企业股份化、取消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投资额度限制、负面清单、外商投资法、保护其知识产权、允许其自行定价等等等等优惠政策时,美国人,有没有对中国手里的美元外汇提供同样的政策优惠?没有。允许中国用美元并购美国的重要企业吗?不允许;允许中国企业用美元在美国开办金融机构、开展投资存贷支付结算保险再保险等业务吗?想也不用想。有没有为中国使用美元在美国开办相应产业而消除竞争对手?怎么可能。有没有为中国搞个“中国投资保护法”,搞笑。

  不但美本土市场上没有允许中国使用美元外汇这么做,而且,即使是美国所控制的海外市场,也不允许中国使用美元这么做。中国在利比亚投资几百亿,结果,美国人搞了个颜色革命,搞垮了卡扎菲政权,中国投资付诸东流;中国要搞一带一路,还是美元结算,美国人极力反对、破坏、干扰……更有甚者,中国就是在国内搞自主知识产权的尖端工业,美国人也不允许。

  第四,美国人为中国因引进外资、开放市场、开放金融、出口创汇等政策所得到的美元外汇提供了什么出路呢?华尔街金融寡头这样熟练的骗子,这个问题它们当然也想到了,他们想得很周到。具体地说,他们为中国手里的美元外汇提供了两个出路:其一,是以“保值增值”为名,勾结中国外汇管理部门,把中国手里的外汇投资到美国的国债、期货、股票、虚拟货币等市场,从而废除这些外汇的投资、并购、开发、采购资格,大家知道所谓金融市场,是可以割韮菜的,所谓“保值增值”,其实是画饼充饥而已。

  其二,对于中国手里的没有投资到美国国债、期货、股票、虚拟货币等金融市场上的美元外汇,美国人还有其培植的买办学者给出了一个极好的理由:作为人民币国际化的依据!正所谓“推动以外汇储备为依据的人民币国际化”是也。所以,这些外汇,当然不能随便投资了。

  当我们明白了美元霸权实质上是个寄生虫体系,那就不难明白,只要切断寄生虫与宿主的关系,寄生虫必死!如果不切断这个寄生关系,则宿主必弱、必死!寄生虫就会继续以这个宿主提供的营养为支撑,向全世界传播疾病。所以,中国人民当务之急,就在于切断和美元霸权的联系,“脱钩”!识破美元骗局,挣脱美元枷锁,跳出美元陷阱!

  王书记说“中国离不开美元体系”,就如说一个健康的人离不开寄生虫一样可笑。

  当我们认识到美元是个寄生体系时,我们就不难明白,在国际金融斗争中,因为美西方对俄罗斯的所谓金融制裁,俄罗斯采取油气出口用卢布结算,这就意味着卢布一骑绝尘,挣脱了美元的羁绊,成为自由的货币,必然引发国际金融秩序的革命性变化。

  这个革命性变化,就是美元霸权和信用体系的瓦解。

  在美霸权和信用体系行将瓦解之际,这个巨大的寄生虫对中国这个宿主更加重视,更加不愿意离开。

  王书记,你对美元体系的留恋,正中美国华尔街金融寡头的下怀。

  算了,我还有几千字,我也不想录入了。我有些累了。

  我可能比你大几岁,我希望你能听进我的话,至少思考一下。

  “佛渡有缘人”,你不听,我也没有办法。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