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远嫁”美国,那台湾还剩下什么?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2-12-15 09:27:02  来源:   作者:后沙
点击:    评论: 字体: / /

  台湾省的“护台神山”台积电变成“美积电”的可能性正变得越大越大,如果说去年9月美国商务部要求台积电交出机密资料时,台积电还在发抖,现在它不抖了。短短一年“强奸”就变成了“恋爱”,接下来就该是“嫁娶”了。

  12月6日,拜登前往美国亚利桑那州,到台积电在美国新建的工厂参观,他大赞台积电在美国建厂,“让美国的制造业回来了”。

  为了台积电新厂迁入美国,美国还举办了一个阵仗很大的仪式,不仅拜登亲临现场,还有约900名美国政商界人士出席,不少都是企业的一把手,像苹果总裁库克。

  台湾当局方面也有派人参加,但极为低调,因为他们怕回去被台湾人骂。

  美国毫不掩饰掏空台积电的意图,在行动上“两手抓”,而且两手都要硬。一手是用优厚补贴让台积电在美国投产;一手是将台积电主要人才整批整批地拉往美国,包括其家属。

  拜登在8月份就签署了《芯片与科技法案》,美国政府为在美国生产半导体的企业提供530亿美元的激励措施,台积电可获得数十亿美元补贴,以弥补其因生产成本提高而受到了损失。

  不过,美国的补贴是否能够到位,还是个未知数,因为等厂子建起来,再投入生产,那时拜登可能不在位了,换个共和党的总统的话,就算食言翻脸,台积电又能如何?来都来了。

  拜登不顾自己年事已高,亲自跑了一趟亚利桑那,这说明,掏空台积电的进程是相当顺利的,这是他对台湾方面高度配合的肯定。

  台湾方面的高度配合不仅是指蔡英文、王美花等人,还有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态度也有了重大转变。

  张忠谋去年对在美国建立新厂生产4纳米和3纳米芯片(计划分别于2024年和2026年投产)是持消极态度的。

  今年8月,佩洛西窜台与他会面时,张忠谋仍然不支持此事。

  但现在张忠谋不仅支持此事,而且说要在美国将一个厂增加到三个厂。他还表示,“贸易全球化已死。”

  换句话说,就是一切以“美国优先”为前提,台积电的发展方向服从美国的政治要求。

  那么,在这短短四个月时间内,美国是如何促使张忠谋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大?

  90多岁的张忠谋本来就是美国人,他在青年时期就拿到了美国籍。

  他反对台积电新厂设在美国,是出于对企业长期利益的考虑。

  可是,当他的祖国需要他时,需要台积电时,那么企业利益服从于国家利益,是不是理所应当的事?

  另外,台积电有70%左右的股权属于美国人或美国企业,它们也需要配合国家的政策,美国则通过企业补贴方式照顾他们的个人收益。

  当然,表现最积极的莫过于蔡英文等掌权者。

  蔡英文就像老电影《姐姐妹妹站起来》里面的那个老鸨。

  台积电就是那个不情不愿的女子。“脱吧,别让大爷等急了,让大爷高兴高兴。”,老鸨比大爷还急。台湾当局也是如此,比美国还急。

  台“经济部门负责人”王美花去年不是说了,台积电交出机密资料给美国是“自愿的。

  她连羞答答的半推半就都没有,一个劲往美国怀里钻,恨不得自己亲自上阵侍候,可惜拜登要的不是她。

  然而,台当局的丑态以及台积电未来的命运,并不是我要关心的,我只在乎台积电被掏空后,是否有利于祖国统一?

  单纯地从台湾经济方面看待这个问题,台湾省专家、名嘴已经说得很多很多,有的惋惜、有的忧心、还有无奈。

  但从政治上来说,台积电能获得今天的这般成就,是离不开美国政策扶持的。台湾省名嘴总是强调,台湾当局为了扶持台积电等半导体企业,是如何在人力、电力、水力以及土地、资金方面给予毫无保留的支持。

  这表明,台湾方面对台积电的定位是不准确的,它并不是什么”护台神山“,而是美国半导体产业的附庸,这个角色从90年代初就已经被确定了。

  要说这个角色,先说说台积电是怎么来的。

  1974年2月7日,在台北市南阳街的小欣欣豆浆店中,有几个技术官僚在这里吃早餐,他们是”行政院秘书长“费骅、”经济部长“孙运璿、电信总局长方贤齐、“交通部长”高玉树、工研院长王兆振、电信研究所长康宝煌,以及美国无限电线电公司(rca)研究室主任潘文渊。

  他们是受了蒋经国的委托,研究台湾省经济转型的重任。

  当时背景是,在经历了1973年石油危机之后,以劳力密集轻工业、加工出口业为主台湾省产业面临着衰退的问题,台湾需要找到一个经济产业转捩点。

  早餐会结束后,潘文渊在圆山饭店花十天时间写下了“集成电路计划草案”,这份报告交给了蒋经国,并得到了支持。

  这样,台湾为了发展半导体产业开始招兵买马,建立了示范工厂,再推出政策建立科技园区。主事人物是山东人孙运璿(后来当了行政首长)和江苏人李国鼎(经济负责人),张忠谋是李国鼎从美国请来的产业领军人物。

  80年代,台湾半导体产业规模还很小,台积电到了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前,在省内这些企业当中还只是排名第三,年收入300多万美元左右。

  台湾面临的困境是该产业如何得到国际市场和大量资金(一个芯片代工厂往往需要数亿美元的投入)。

  而从80年代开始“新自由主义”在美国泛滥,制造业不断外移,半导体又是美国不可或缺的产业,它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日本,还有后来的韩国。

  当美国发现台湾地区在大力发展该产业时(oem代工),美国就决定只保留设计,将生产由台湾来“负责”,中国台湾人的勤劳工作和廉价时薪,足以抗衡日本人,而日本人后来在产业战略上也犯下了重大错误。

  到了1997年,台湾省就成为了仅次于美国、日本、韩国的全球半导体生产地。接下来,美国政府为台湾芯片提供了巨大市场,并鼓励企业和个人大量投资台积电。

  全球产导体产业竞争变成了“美台”vs“日韩”。日韩关系时好时坏,再后来日本就退了竞争,而台湾对美国“忠心耿耿”,所以,美国不仅没有打压它,反而在支持它。

  这并不仅是美资的经济问题,在政治上,以台积电为代表的台湾半导体是本土色彩最为浓厚的经济基础,它跟大陆没有多牵连,并且严重依赖于美国的技术和市场。

  大陆想用经贸政策去影响台湾,实现国家统一受到了很大阻碍。李登辉推出新版“戒急用忍”政策(不准半导体企业向大陆投资),这样,台积电就成了台湾当局跟大陆讨价还价,抗拒或拖延统一步伐的“本钱”。

  美国当然也知道这一点,因此它乐见台积电继续发展,这就是台积电的政治作用。

  当大陆经济快速腾飞后,经济也开始转型,台积电对大陆市场出现了“依赖性”的趋势,其实这对企业本身的发展来说是非常有利的,对台湾地区也是如此,它对大陆的贸易顺差有一大块是来自于半导体行业。

  台积电对台湾省来说有多重要?虽然美资占了股权大头,但台积电除了带来经济收益,还能带动人才梯队培养,为台湾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带动相关产业发展。

  比如台达电、国巨、旺宏、日月光、华邦电、全讯、奇景光电、力积电、稳懋、中钢、中石化、李长荣化工、中信造船等等。

  这些企业又为台湾经济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如果台积电这个“龙头”被美国砍掉,那么,台湾能还剩下什么?

  但美国不管这些,它认为台积电“远嫁”美国是很自然的事情,政治原因上面说过,“你是我一手带大的”。

  同时,这也说明美国已经准备面对中国统一的局面,台积电不会再是阻碍统一的本钱。所以,如此重要的宝贝当然要“回收”。

  统一是用何种手段?美国不管,它准备在自己预期的时间内完成产业转移,避免自身遭到损失,死活由台湾人自己面对。

  不过,台湾当局也不用担心,走了台积电,还有三大支柱产业:

  电信诈骗、卖淫嫖娼、政治选举。

  其实,台湾人也好,台企也罢,都应早日醒悟,当小妾能有什么地位和尊严可言?

  只有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企业,才能活出个人样。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