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控疫情能“狭路相逢勇者胜”吗?看多了不服就试试,眼中都是泪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2-12-28 09:19:47  来源:   作者:孙玉良
点击:    评论: 字体: / /

  临近年底,看得最多的是讣告,听得最多的是谁“阳过”了,谁“阳康”了,谁不幸又“王重阳”的消息。因为不出门,只好通过网络看新闻,了解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知道了许多“阳康”们的消息。听说北京的“阳康”们去海南的三亚支持旅游业了,听说北京的某饭店被“阳康”们排队吃饭了,听说郑州的“阳康”们涌进了一个商场,数字达到了惊人的10万人。哎呀呀,这真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在新冠面前有一股“亮剑”精神啊,难道奥密克戎会被中国人的冲天豪气吓倒,从此疫情不在吗?

  从国家的大政方针上,我看到了对新冠病毒传播的“淡化”,从战略上来说,对这个小小的病毒采取了蔑视态度:

  国家卫健委选择在2022年12月26日晚发布公告,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更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了。我总觉得以前专家们提出的更名为“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病”更为贴切,毕竟肺炎也好,传染病也好,这是一种病。更名为“感染”,听着怪怪的,感染是动词,炎症是名词,把一种病叫做什么“感染”,这种用词准确吗?但既然国家卫健委代表了权威,姑妄听之,就叫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吧。更名之后,这种病不再按甲类传染病预防、控制了,改为“乙类乙管”,降低了档次,从国家层级上,以后拿这个病不太当回事了。

  虽然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关闭了大门,或打算对中国关闭大门,但中国已下决心对全球敞开大门了。一是有序恢复中国公民出境旅游,二是取消入境人员核检和集中隔离,总之要动起来,不再以新冠疫情为由影响中国与外国的互动了。既然外国不拿新冠疫情当回子事,选择“躺平”三年了,中国也不再坚持过去的“动态清零”,最后关头决心与世界站在一起。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叫“投降”?但如何巧舌如簧地辩解,也是那么大事,中国不再是孤立于世界的一个存在,全世界都不搞“动态清零”,中国也不搞了。

  “清零派”与“躺平派”的争论仍在继续,舆论主战场上“急先锋”换成了首科大校长饶毅,批判张文宏,反对金冬雁,一时风头无两。另两位“战将”也没闲着,一位是司马南,跟陶斯亮你来我往地斗嘴;还有胡锡进,烧了10天了仍笔耕不辍,接连发文分析疫情形势。胡锡进、九边、储殷、黄日涵被称为“撞门四君子”,也有贬低他们的称为“撞门四人帮”,颇为不雅。胡锡进的“胡侃”代表了主流方向,不管国家采取什么样的方略,他都能解读出个一二三来表示支持,故被人称为“叼盘”。我不反感胡锡进,但相对而言更赞成司马南和饶毅,觉得这二位的眼光更敏锐。

  对于当前形势,我有些悲观。因为我看多了世间的悲欢离合。不只从新闻上看多了感染者的痛苦之状,我周边的亲戚朋友,也大多“阳”了,正经历病毒带来的痛苦。孩子他大姨“心肌炎”了,浑身无力,正在输液。这是一种很凶险的病,处理不好是个要命的病。孩子他大舅也病了这么多天,胸闷气短。前两天村里一个乡亲出殡了,按乡亲辈我该叫她嫂子,才刚刚60多岁,我一个盟弟的表弟也走了,年纪轻轻的,令人沮丧。现在什么病走得颇为忌讳,人们都有意不说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而归类为其他基础病。但地球人都知道,新冠病毒是基础病的“导火索”,奥密克戎是引发身体诸多不适的罪魁祸首。

  看多了“不服就试试”,满眼都是泪啊。但我也知道,悲观地看事情,是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的。遇到多大困难,也要有一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我们正在亲身见证历史,或许我们都该有一种胡锡进式的“十天发烧”仍然斗志昂扬的精神,外媒预测说,或许我们的国民,会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死亡100多万人,超过美国的死亡数量,这很悲怆,但我们也不得不接受这种可能的事实。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了,14亿人,大家罹患同一种疾病,这是怎样的一种惨痛?但我们必须面对,逃无可逃,避无可避。“狭路相逢勇者胜”会有牺牲的,我们正在经历这样一场“战争”。

  现在美国正全力以赴地劝说中国进口他们的疫苗与“辉瑞神药”,而北京已“敢为人先”进口了美国的“辉瑞神药”,并且有陶斯亮、张文宏等一众大咖为这种进口摇旗呐喊。如果仅仅是以治病为目的的“友好交流”,我当然是支持中国进口美国疫苗或什么“神药”了,但我心中隐隐恐惧的是,新冠溯源尚未明了的情况下,如果这场新冠疫情是反人类势力发动的一场绞灭所谓“垃圾人口”的生物战,那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眼睁睁看着敌人的阴谋得逞吗?

  有人说这是“阴谋论”,查无实据,但问题是美国不让查啊,他们的几百个生化基地在那摆着呢,疑点重重,但就是不让世卫组织核查,难道这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吗?我很希望我是杞人忧天,敌人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坏,但我又很怕高估了敌人的善良,因为就人性而言,人要是恶起来,可是真的会禽兽不如的。美国人建国的时候,为了消灭印第安土著人,能够狠下心来活剥了印第安人的皮,如果美国人狠下心对付中国人的话,还有什么事他们做不出来吗?

  如果不以“生物战”的思维对待这次新冠病情,而轻描淡写的“乙类乙管”,是不是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我也知道我国退不回去了,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严控管理了,但大敞国门,敌人若有不轨之心,该怎么办呢?这种恐惧之心,可笑不可笑?我“阳”过了一次,是不是得了“被害症”了呢?希求高明之士化解我心中的疑惑。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