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午:把瓦格纳兵变比作1917,普京会“一语成谶”吗?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3-06-26 09:18:09  来源: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字体: / /

  瓦格纳兵变,普京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电视讲话,称“俄罗斯武装力量已收到必要的命令,以消灭那些组织武装暴动的人”。

  在这个讲话中,普京再一次捎带抨击1917年的俄国革命:

  1917年,俄罗斯正是遭受了这样的打击,当时国家正在参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但胜利果实却被窃取了。阴谋、争斗、背后捅刀、军民背后的政治活动,变成了最大的震动,军亡国亡,大片领土丧失。结果,酿成内战悲剧……

  这段话比起普京此前对列宁同志的多次无端指责(参见本号今天第二篇位置推送“旧文”),更加赤裸裸地表露出其一贯立场。

  瓦格纳兵变是俄乌战争导致俄罗斯内部阶级矛盾激化以及寡头资产阶级内部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是俄罗斯的私有化军改所直接促成。

  2014年之后,克里米亚危机所带来的经济制裁,导致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同时也遭遇了巨大的财政危机,几乎无力继续维持巨大的军费开支。

  与之同时,海湾战争以来,美军数字化部队的新型作战模式对传统的大军团作战军事体系和架构的取代,给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传统大国带来极大震撼。

  基于财政压力和军功kpi的多方面要求,时任防长谢尔久科夫启动了所谓的“新面貌军改”,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军和师改旅,将俄军原有的26个师级基地和12个旅整编为40个旅和3个空降突击旅;绍伊古接任后,在合成旅的基础上进一步精简建立了“营级战斗群”(btg)。

  作为向美国的全面学习,俄罗斯军改的另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俄领导层允许军工厂和控股公司部分对外私有化,而俄军方将后勤保障工作商业化、外包化。

  此举的确为俄罗斯“节省”了大笔的军费开支,到2018年,俄罗斯的军费开支从2013年最高点的883.5亿美元迅速下降到616亿美元,6年时间削减了30%。

  俄罗斯军改的私有化程度甚至超越了它所学习的美国。与美国的黑水公司只承担安保和武装防护这样的任务不同的是,俄罗斯的瓦格纳集团所承包的业务远不止武装防护,还有很多俄军不便于直接部署和参与的军事任务,不但经常干“脏活”,而且以下手狠毒而著称。因此,西方国家普遍认为瓦格纳集团事实上就是俄军下属的“马甲”机构,行动上也直接听令于俄罗斯政府和军方,是俄罗斯政府的黑手套。

  与很多人想象的瓦格纳集团的雇佣军都是一些拿着高薪的提前出狱的囚犯或者国际上的亡命之徒不同的是,瓦格纳雇佣军的主要来源其实是俄罗斯的退役军人,有些甚至就是裁军中被裁撤的现职军人,提前出狱的囚犯及外籍分子只占其中一小部分。瓦格纳集团不仅在行动时可以动用俄军的运输及后勤保障系统,可以借调俄最先进的武器,成员还享受俄军的医疗及健保体系,有功人员甚至可以获得俄政府的军功章。

  瓦格纳的前身是另一个更早期的俄罗斯雇佣兵企业斯拉夫军团。斯拉夫军团是一个类似黑水公司的安保承包商。2013年叙利亚冲突爆发后,斯拉夫军团与叙利亚石油企业签订合同、派安保人员武装护卫为其控制的油田,与率先占领油田的当地武装发生了军事冲突,已经超出了“安保承包商”的职责范畴。俄罗斯因此遭受了军事介入叙利亚冲突的国际指责,被迫取缔斯拉夫军团、并判处该公司两名高管监禁。不过,这次事件让俄罗斯政府看到了对外无理干涉的另一种途径,将注册地放到阿根廷的一个所谓“国际”雇佣军集团就此成立。

  瓦格纳集团是由俄罗斯寡头富商叶甫根尼·普里高津(有的中文媒体译作普里戈任)协调创立,总指挥官是曾在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格勒乌服役的前陆军中校德米特里·乌特金。普里高津与普京关系密切,苏联解体后靠灰色产业起家,其后因其餐饮企业向克里姆林宫提供服务而被称为“普京的大厨”,到2010年成了名副其实的政商大寡头,后来他又将业务扩展到互联网信息和建筑能源领域。

  普里高津陪同普京视察

  瓦格纳集团“雇佣兵”的工资很高,据传可达2500美元,而俄志愿兵每月只有30美元军饷,义务兵可达500美元。这么高的工资显然不是准备削减军费开支的俄罗斯政府打算承担的,当它受雇于俄罗斯政府执行任务时,才会从而政府那里取得佣金及武器支持,而通常情况下则是通过战争获得占领区的部分经济利益,比如部分税收、矿产等从而获取长期经济回报。所以,对于俄政府来说,用瓦格纳的“派遣工”干“脏活”,不仅省钱,还好擦屁股!

  由上面这些公开的信息可以看出,瓦格纳集团的存在实际上就是俄罗斯军队私有化改革的产物,瓦格纳集团事实上就是一支由寡头普里高津“合法”创立的私人武装。

  俄乌战争打响以后,至少从战绩来看,瓦格纳雇佣军的表现甚至好于军改之后俄正规军。

  科技和工业水平相比前苏联大幅滑坡的俄罗斯,学习美国的军改只学了个空壳,精锐战斗营的确加强了火力,而数字化、信息化却改了个寂寞,战斗营之间的协作很差;加之军事后勤保障的私有化、外包化,把造武器和修武器的能力全部交给市场,导致前线武器坏了就扔,没有哪个资本家愿意冒着性命危险跑到前线维修;而私有化、外包化的过程中又滋生了大量腐败问题,前任防长谢尔久科夫就是因为腐败问题下台,其被查出军工市场化之后控股一家市场化的武器维修公司,现任防长绍伊古也好不到哪里,这就导致很多军事保障项目都是豆腐渣工程……

  绍伊古的日式别墅

  俄军遗弃了大量武器被乌克兰拖走

  相反,按照传统军事体系模式行动的瓦格纳雇佣军,其战绩反而远好于拉跨的俄正规军。今年5月其发布的从2022年3月至2023年5月在乌克兰参战的战绩显示,除了摧毁大量的乌克兰军事目标,瓦格纳还杀死了72095名乌克兰士兵,俘虏509名乌克兰士兵,而其自身的阵亡人数大约在24000人,与乌军交换比在3左右——对于承受攻坚战硬仗的军队来说时非常不错的。而从杀死72095人、俘获509人的数字来看,其作风基本是惨无人道、不留活口。

  长久以来,俄军内部的内讧一直为外界所诟病,甚至有人将俄军的结构称之为“军阀割据”。不同的寡头与不同的军队山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瓦格纳集团则是一个更特殊的“军阀”存在。相比靠俄军费供养的正规军以及其他寡头可以通过私有化军改从国内产业牟利,游弋于俄政府体制之外的瓦格纳集团显然存在着更大的变数。一旦普里高津野心膨胀,无论对于其他寡头还是普京本人来说,都将是一个威胁。

  而普里高津与俄国防部之间的矛盾已存在多年,在今年年初彻底浮出水面。1月13日,俄国防部宣布“解放”战略重镇索列达尔,普里高津随机出来公开谴责,国防部总是试图从私营军事公司手中窃取胜利果实,抹杀瓦格纳兵团的功劳。后来,普里高津又多次嘲讽俄防长绍伊古和俄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无能,指责国防部没有在乌东部巴赫穆特的激战中为瓦格纳集团提供足够弹药补给。

  为了遏制瓦格纳集团的膨胀势头,俄国防部要求参与俄乌冲突的“所有志愿者组织”需在7月1日前与国防部签署合同,以收归国防部统一管理。车臣特种部队akhmat与俄国防部签署了合同,但普里高津拒绝签约。

  普里高津与俄国防部及普京讨价还价的具体细节外人不得而知,但最终的结果就是普里高津6月23日在社交媒体发布视频,指责俄国防部对瓦格纳营地实施打击,号召武装分子采取行动把俄国防部长绍伊古赶下台。

  所以,此次瓦格纳兵变根本是还是俄罗斯内部寡头之间的纷争,而普京的讲话表明,他最终没有选择对自己已经构成威胁的普里高津,虽然其与自己有密切关系。

  当然,普里高津选择在此时“兵变”,除了被动自保的可能,也可能是一种投机冒险。上月,普里高津在社交媒体接受采访时警告:如果普通公民继续接收孩子的尸体,而精英阶层的孩子在国外旅行中享受阳光,俄罗斯将面临类似于1917年十月革命引发内战的动荡。

  尽管这只是普里高津权力斗争的“借口”——因为普里高津本人就是寡头的一员,却无疑道出了实情:2013年的《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俄罗斯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110位富豪持有全国35%的财富,而且还在不断拉大;俄乌战争所带来的制裁让俄罗斯经济雪上加霜,寡头们仍在从战争中获利,而俄罗斯底层无产阶级却是绝望的,民生凋敝,莫斯科街头很多人吃不饱饭。陷入僵持的俄乌战争,的确给俄罗斯带来了“革命”的威胁。

  当然,瓦格纳兵变可能产生多大的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

  仅以绝对力量对比来看,仅剩2.5万人的瓦格纳即便战斗力强于俄正规军,但在人数、武器方面的差距仍然是巨大的;瓦格纳集团本身只是一个商业私人武装,既没有宗教教义、也没有一个现代意义的纲领,不大可能去鼓动地方的民众,建立一个可以与目前的而政府对抗的政权。

  可能的变数就在于它可能会激发其他寡头或者地方分离主义的野心,一旦形成燎原之势,俄政府面对的就不再仅仅是目前的局面了。

  到那时,1917年未必会到来,但全面内战绝对会来,普京今天的电视讲话恐怕就要一语成谶了。

  即便北约对乌克兰的渗透以及对俄罗斯的倾轧是非正义的,但俄罗斯显然在以一系列更加非正义的手段进行回应,大批的俄罗斯底层人民和乌克兰底层人民正在因为战争付出生命代价,而瓦格纳不过是俄政府自己的非正义手段种下的果实。

  2023.6.24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