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曾明:今天的中美是不是敌人,请胡先生别搞错了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4-02-05 14:58:06  来源: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作者:陈曾明
点击:    评论: 字体: / /

  今天的中国和美国彼此不是敌人,今后也决不应该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敌人,老胡相信这是中美两国大多数人的共同意愿。美国在搞霸权主义,试图遏制中国发展,中国必须与它的这个图谋开展坚决斗争。即使这样,两国也都不希望成为“敌人”,中国在致力于以斗争谋和平共存及合作。就中国互联网舆论来说,不应烘托“中美是敌人”的主张,或者说需要有强大的网上舆论力量平衡这种激进主张,为中国实施稳健而有力的对美政策,尽量保持和扩大中美两国之间的经济和各种交流创造有利的舆论环境(《今天的中美并非敌人,网上别搞错了》胡锡进 胡锡进观察2024-01-31)。

  01.

  胡锡进先生非常自信,信誓旦旦---“今天的中国和美国彼此不是敌人,今后也决不应该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敌人,老胡相信这是中美两国大多数人的共同意愿。”这是老胡的意愿,是中国相当一部分人的意愿,是美国一部分人的意愿,但可以肯定是,这决不是美国的意愿,至于美国是不是中国的敌人,中国说了不算,胡先生说了更不算。

  “那么多中国外向型企业和他们的员工也不希望中美为敌”,或许是吧。但“2亿中国股民的绝大多数肯定不希望中美成为敌人”,这是要干什么,难道这么多的股民要让美资进入中国救市,让他们大赚特赚?这是要当叛徒卖国贼吗?至于大多数普通中国老百姓希望不希望回到“反帝反修”的激烈对抗时代,老胡没有调查,妄下结论,实在武断。但社会主义国家不反对帝国主义反对霸权主义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吗?防止“和平演变”“颜色革命”不是党中央一再要求的吗?

  02.

  老胡说的很对:“让中美成为敌人,这既非中国的外交政策,也非广大中国人民群众的意愿。”对于美国,一直以来,“中国在致力于以斗争谋和平共存及合作”。

  但“和平”能不能解决中美之间的平等问题、尊重问题,能不能解决美国的霸权问题、中国的台湾问题?“合作”能不能解决美国对中国芯片的封锁,能不能解决美国对中国企业的制裁?“共存”能不能解决中国的发展和美国遏制中国的发展问题?

  况且斗有假斗真斗,敢斗不敢斗、谁斗过谁、谁输谁赢的问题?臣妾似的斗争也是斗争,但老挨巴掌扇,哭鼻子抹泪、叫屈喊冤不还手是斗争吗?炮火硝烟、杀声震天的战场,也有敌我双方的握手谈判,灯红酒绿、推杯换盏之间也难掩桌子底下踢腿跺脚的仇恨。

  理想很丰富,但现实很骨感。不要见一点合作就忘记了斗争。

  03.

  胡先生说:“世界非常广阔,美西方绝对代表不了世界,但是美西方是现代化资源最多的地方,与美国和西方国家保持友好或者能过得去的关系,让中美尽量‘斗而不破’,符合大多数中国人的愿望,也符合国家根本利益。”“它不是意气之争,不是斗气、强硬的竞赛。中国对外关系要服务于国家的根本利益和任务,那就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不断促进高质量发展,满足最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不断追求。

  这是胡先生内心的真实想法、真正的理想追求,也是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的美国梦想、美国愿景。但中国的现代化目标现代化目的是美国那样的现代化吗?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高质量发展要放到中美友好的基础上吗?中国要走上美国全球称霸、打这个讹那个、到处掠夺的道路上吗?中国人民群众美好生活就是要过上美式生活?

  张文木同志在《大国崛起的历史经验与中国的选择》一文中曾经谈到:以前开会有人找到我说,“你的文章我看了,确实不错”;又说美国惹不得,美国太强大了,不敢惹。我说我也是这个意思,美国是大哥大,咱们也想跟人家好,能让且让,但你说让到哪儿呢?让总得有个底线吧。这底线你能告诉我在哪儿吗?台湾能让吗?他说不能;西藏能让吗?他说不能;新疆能让吗?他还说不能。我说不能让又要与人家好,那怎么办呢?最后他急了就说:那就投降呗。

  说到这儿我就彻底没什么说的了。心想这也是教书和念书的,知识学到这一步,就没多大用了。毛主席说过:“学问再多,方向不对,等于无用。”国际政治并不是所谓“客观知识”堆起来的学问,它是最讲立场的。这个立场对中国人来讲就是中国国家利益。我们讲国家安全讲的就是国家利益安全。

  从这个角度,有人又提出一个问题,说现在这日子也挺好的,干嘛讲那么多国家利益。

  记得过去有人提出“野猪的自由”的概念,这对我们理解国家与财富的关系是个启发:野猪和家猪相比,家猪生活多幸福,家猪现在都有单间,也不用自己去寻找食物。但它们与野猪不同,它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生,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死。现在机械化和电器化的杀猪方法使猪死时减少了许多痛苦,算是安乐死。野猪则不同,大自然给了野猪一种战斗性格,尽管生活困苦,但它掌握着自己的命运,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生,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为什么死和怎么样死。国家也是这样:如果仅考虑物质富裕,这事就简单了。据安格斯·麦迪森的统计,1820年中国gnp是欧洲的1.22倍,1890年中国gnp是日本的5.28倍;中国的gnp增长率从1700至1820年间一直领先于欧洲和日本。但在1820年后的20年即1840年,中国却被英国在鸦片战争中打败,1895年在甲午战争中又被日本打败,中国因此失去香港、澳门和台湾并被迫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历史过了一百多年,现在中国再次成为一个比较富裕的国家,但我们并不强大,尽管在国际中有了自己的独立主权。从上个世纪开始一百多年我们就是为这种自主命运在不停地奋斗,但只要我们没有战斗力,这种命运就不会因中国的富裕而得到永远的保障。历史反复表明,国际间的大规模财富转移本质并不是靠交换而是靠暴力完成的。这一点今天有人忘记了,他们说,生活富裕就行。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大国兴衰史中,被打败并由此衰落的,多是富国。且不说中国印度是被穷国英国打败的,即使是古代非洲和拉美国家,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也比欧洲富裕。他们的财富在欧洲人的大炮和利剑下在近代迅速流向欧洲,成为欧洲资本主义发展的原始积累。还是美国人把话说得透:“话说得客气些,手里再提着大棒,事情一定好办得多”。西奥多·罗斯福在20世纪初就告诉美国公民 “外交就是管理国际商务”,但“如果没有武力作为后盾,外交是毫无用处的;外交家是军人的仆人而不是主人”。戴维·希利在《美国的扩张主义》一书认为:国内的和平与海外的商业扩张是相互联系的,而商业扩张与向工业化程度较低的地区(尤其是亚洲和拉丁美洲)——这些地区正日益成为商业和战略上的目标——发动战争的必要性同样是相互关联的。

  二战前的犹太人,是非常富裕的。......但最后又走到希特勒的焚尸炉里去了。

  04.

  中美是不是敌人?美国从来没有这么想,从来也没有这样问,否则美国就不会实施印太战略,将中国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对中国实施贸易战、金融战、科技战、生物战,几十年如一日地围堵中国、遏制中国了,美国天天派战略轰炸机、核动力航母围着中国转,是来和中国做朋友谈友谊的吗?

  中国人热爱和平,中国从来不想当美国的敌人,相当一部分中国人认为中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经贸利益巨大,“谁也离不开谁”,一直追求中美关系“和则两利,斗则俱伤”,脱不得钩,断不得链。亦敌亦友,不敌不友,敌我不分,敌我不明,把中美关系搞得非驴非马,非鸡非鸭,不伦不类。坦率地说,混淆敌我,混淆是非,这是自我麻醉、自欺欺人,这是纸醉金迷的混日子,那么究竟是谁要混了谁呢?胡先生之流,和平舞跳得上瘾了,企图创造一个现代世界的以熊为伴、以狼为舞,与豺狼虎豹和平共处的地球奇迹。

  胡先生提到:有人说,中国不把美国当敌人,但美国已经在把中国当敌人。这个判断同样是有问题的。美国已将中国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它的确想要遏制中国发展,维护其全球霸权利益,但它整体上没有能力和决心把中国当成传统意义上的“敌人”来对待。

  胡先生对中美关系的认知非常混乱,其对中美关系的定位定性前后矛盾,,只看到了狼的皮毛,没有看清狼子野心,“全球化时代,中美有巨大的经济利益相互交织”,正因为巨大的经济利益,美国才动了巨大的杀心。“无数美国企业和美国消费者想挣钱,想过好日子”,但相当多的美国人并不想让中国人过上好日子,美前总统奥巴马说:中国人过上美国人的生活,是地球的灾难。大多数美国人知道中国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核大国,但美国扳翻了比中国实力还要强大的核大国苏联,并不惧怕与实力强大的核大国对抗的风险。

  05.

  胡先生认为“中国同美西方的关系避免了走俄罗斯或伊朗的道路,......俄罗斯和伊朗都因此受到很大拖累,人民付出了代价,中国处理与美方矛盾的策略显然更加稳健、成功,使得国家的发展大局受到的冲击非常小,对美关系既要不惧斗争,又要善于使用策略和把握节奏。”

  但几年的代价,不代表永远的代价;当前的“冲击非常小”,并不意味着长远的损失微弱。中国民间有一句俗话:出水才见两腿泥呢。不容置疑地是,俄罗斯打败了乌克兰,美国在这个世界上就当不成老大了。一旦伊朗赢了美国,欧盟就要找伊朗套近乎。这个世界不是缩头乌龟当家的,也不是和事佬、老好人说了算的。

  对于胡的言论,一个老战士气愤地说:

  中国人民在强盗面前绝对不能低头服输!这是何等的勇气、何等的气概,这才是中国人民真正的心声心愿。

  06.

  毛泽东主席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革命如此,建设亦如此。毛泽东思想并没有过时。但我们解决好这个问题了吗?

  附:

  今天的中美并非敌人,网上别搞错了

  胡锡进 胡锡进观察2024-01-31

  今天的中国和美国彼此不是敌人,今后也决不应该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敌人,老胡相信这是中美两国大多数人的共同意愿。美国在搞霸权主义,试图遏制中国发展,中国必须与它的这个图谋开展坚决斗争。即使这样,两国也都不希望成为“敌人”,中国在致力于以斗争谋和平共存及合作。就中国互联网舆论来说,不应烘托“中美是敌人”的主张,或者说需要有强大的网上舆论力量平衡这种激进主张,为中国实施稳健而有力的对美政策,尽量保持和扩大中美两国之间的经济和各种交流创造有利的舆论环境。

  让中美成为敌人,这既非中国的外交政策,也非广大中国人民群众的意愿。2亿中国股民的绝大多数肯定不希望中美成为敌人,那么多中国外向型企业和他们的员工也不希望中美为敌,大多数普通中国老百姓同样不希望回到“反帝反修”的激烈对抗时代。世界非常广阔,美西方绝对代表不了世界,但是美西方是现代化资源最多的地方,与美国和西方国家保持友好或者能过得去的关系,让中美尽量“斗而不破”,符合大多数中国人的愿望,也符合国家根本利益。我们清楚地看到,国家的对外政策一直朝着坚决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方向努力,而且总体上把握得相当稳健,尽量保持或稳定同美西方关系是这种努力的其中一环。希望互联网舆论对这一切能有准确的认识和理解。

  中国同美西方的关系避免了走俄罗斯或伊朗的道路,莫斯科、德黑兰勇于与美西方激烈对抗,值得钦佩,但是他们有他们的国情,有他们那样做的条件、动因或无奈。俄罗斯和伊朗都因此受到很大拖累,人民付出了代价,中国处理与美方矛盾的策略显然更加稳健、成功,使得国家的发展大局受到的冲击非常小,对美关系既要不惧斗争,又要善于使用策略和把握节奏。

  它不是意气之争,不是斗气、强硬的竞赛。中国对外关系要服务于国家的根本利益和任务,那就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不断促进高质量发展,满足最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不断追求。

  有人说,中国不把美国当敌人,但美国已经在把中国当敌人。这个判断同样是有问题的。美国已将中国列为头号战略竞争对手,它的确想要遏制中国发展,维护其全球霸权利益,但它整体上没有能力和决心把中国当成传统意义上的“敌人”来对待。因为我们处在全球化时代,中美有巨大的经济利益相互交织,华盛顿的少数极端精英虽想煽动整个国家敌对中国,但是势比人强,他们很难做到这一点,无数美国企业和美国消费者想挣钱,想过好日子,大多数美国人知道与一个实力强大的核大国为敌对美国意味着不可承受的风险。

  我们的舆论要给从事中美交流的人和机构足够大的空间,对他们给予应有的鼓励和友善,不能因为他们是交流的推动者,没有向对方处处“展示强硬”,就给他们贴“投降派”的标签。在世界很多国家,强硬派都很容易在舆论场上占据上风,形成对社会面的压力。在中国的体制下,应该避免这种情况,让理性爱国主义始终保持主流地位。我们的社会不能够被一部分人的极端对外情绪绑架,今天的中国有充足的思想资源和实力基础将以斗争谋和平与合作化为现实,将保持底线思维与争取好的结果做得淋漓尽致。

   【文/陈曾明,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