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什么反对封禁tiktok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4-03-13 14:53:23  来源:   作者:晨枫
点击:    评论: 字体: / /

  tiktok可谓命运多舛。在特朗普时代,就差点被禁,最后死里逃生。现在国会两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试图迅速通过法案,迫使tiktok自卖自身,要不就封禁。

  从商业角度来说,这是明火执仗的抢劫。在被迫出售的时候,即使tiktok愿意,也不可能卖出符合市场价值的价格。这也将在美国形成恶劣的先例,历史上只有30年代末纳粹迫使犹太人把产业出售给“真正的德国人”可比。谁都知道,纳粹在洗劫犹太人之后,接下来不是随他们自生自灭,而是直接送进毒气炉。在2024年奥斯卡上,《奥本海默》获奖。《奥本海默》最杰出的地方不是刻画了美国凝聚团队、克服困难、最后研制成功“比太阳还亮”的核武器的历程,而是重现了麦卡锡主义的疯狂和窒息。眼下,麦卡锡主义正在美国卷土重来,这是美国在感到世界正在远离自己掌控时的过激反应,《奥本海默》而不是《音乐之声》获奖,或许是一种预言。

  但是特朗普是个无良无耻的商人,他对麦卡锡主义还推波助澜,他反对封禁tiktok另有原因。

  首先,这是大选年,特朗普“逢拜必反”。众议院里还在策划的时候,拜登就明确表示,只要两院通过,他就会迅速批准,成为法案。如果没有特朗普搅局,一般认为,法案有至少75%的概率可以在两院里通过。反华不仅是两党共识,也是两党争取支持的关键。在当前美国语境里,反华不坚决,就是坚决不反华,这是两党都不能犯的政治错误,也是“无成本”的政治正确姿态。

  但这不是特朗普的问题。他的反华立场已经不需要自证了,但他需要抓住拜登一切可以攻击的漏洞,也需要把共和党从建制派手里夺过来。

  特朗普与共和党的关系高度复杂。在2016年大选里,特朗普玩票玩成总统,实际上骑劫了共和党。在任上,共和党试图“改造”特朗普,“为我所用”,所以特朗普有各种“政令不出白宫门”的抱怨,但结果共和党被特朗普改造。在当前大选里,共和党试图推出“不是特朗普的特朗普”,结果选民不买账,只认“正宗老牌真正特朗普”。

  但共和党建制派还在顽抗,不愿意无条件支持特朗普。在国会山暴乱后,共和党大佬纷纷谴责特朗普,没有划清界限只是因为马上意识到特朗普依然有深厚民意基础,但以后还是支持对特朗普展开刑事调查。特朗普是非常记仇的人。估计是看到这一点,老资格的共和党参议院主席米奇·麦康奈尔宣布卸任。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林赛·格拉汉姆(在国会山暴乱后也谴责特朗普)也因为特朗普反对封禁tiktok,表示这一票非常难投,本来是铁定投票赞成封禁的。

  对于特朗普来说,支持不绝对,就是绝对不支持。国会山暴乱揭示了国会共和党对特朗普的支持一点不绝对,这对特朗普是不可接受的。他不仅要国会绝对支持,还要政府官僚绝对支持,所以计划在上任后,打破职业官僚的惯例,派任忠于自己的人担任政府各级主管。在tiktok问题上,他就是要逼迫站队:要么忠于共和党建制派,要么忠于特朗普。

  在战术上,特朗普也狡猾地利用tiktok在年轻人中有大量拥趸的现实。

  tiktok封禁问题已经成为美国代际政治的裂隙。当权派大多年迈,不理解也不怎么用tiktok,对tiktok无感,封禁反而是政治正确的天赐良机。拜登用tiktok助选,估计是团队的建议,未必是他自己真的体会到tiktok的好。

  年轻人则疯狂拥抱tiktok,他们对tiktok的“中国原罪”不在乎。各种民调本来就反映一个显著的代际差别:年长者对中国的负面认知更多,年轻人要正面得多。tiktok已经成为美国年轻人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部分,重要性甚至超过球场、酒吧、联书、推特。在特朗普试图封禁tiktok的时候,tiktok的美国用户约9000万人;现在已经差不多翻倍,达到1.7亿人。这不仅是年轻人娱乐、交友的平台,也是他们认识世界的窗口,更有几百万人以此赚钱甚至为生。网红在美国也是流行的职业。

  在美国政客中,媒体出身的特朗普对社交媒体的作用更加敏感,也对联书、推特封禁他特别记恨在心。现在封禁tiktok不仅开罪于年轻一代,还把大选话语权交还他有深仇大恨的脸书、推特。马斯克把特朗普从“小黑屋”里放出来了,但马斯克也不能改变推特上的“主流民意”,改名x也没用。特朗普需要一个能“为我所用”的社交平台,主导舆论方向。脸书、推特主导不动,就是tiktok了。

  通过tiktok赢得年轻人的支持,将使得年轻人支持特朗普,而不是支持共和党。这对特朗普彻底改造共和党有大用,也是特朗普扩大铁票圈的有力措施。

  通过tiktok,特朗普或许成功地将大选甚至美国政治主流从反华议题转向自由议题。纠结于反华是否坚决还是“国际主义”(不是中国语境里的国际主义,而是孤立主义的对立面)政治考虑,特朗普信封的是孤立主义。特朗普也反华,但反华不是目的,只是手段。

  特朗普关注的是红脖子式自由,是政治正确的对立面,是“我要我觉得,不要你觉得”。民主诚可贵,反华价更高,若为自由顾,两者皆可抛。

  tiktok之战可能成为战后美国左翼进步主义、自由主义主导的政治生态的转折点。

  大选捐款可能是另一个因素。握有tiktok高达15%股份的jeff yass肯定不愿意看到tiktok被贱卖,他的亿万身价大部分来自tiktok的股份,所以一直反对封禁tiktok。特朗普和yass会过面,yass同意捐款,但还说不好是否与特朗普的180度大转弯有关。

  张一鸣创立抖音的时候,可能只是想创造一个新的社交平台。张一鸣把抖音推向美国的时候,可能只是想从脸书、推特那里分一杯羹。他还想得周到,换了一个名字:tiktok,尽量减少与中国的联想。tiktok成为美国麦卡锡式打压中国的抓手,这不奇怪。但谁都没有想到,tiktok竟然成为撬开美国政治裂痕的钢钎。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