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必须把货币与金融严格区分开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4-03-13 17:23:02  来源: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字体: / /

图片

  从共产党在中央苏区创办苏区银行,到新中国成立,再到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共产党什么时候搞过金融?彼时共产党只搞货币,并不搞金融。非但不搞金融,也不允许别的什么势力在根据地之内搞金融,严格打击高利贷。而且,共产党刚刚解放全中国,就取消了股市等金融市场。

  把金融与货币混为谈,不加区分,是对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经济货币历史的极大歪曲。

  首长说,中国金融与西方金融有本质区别。就是说,不能用你满脑子的西方金融概念来生套中国共产党的经济货币和金融实际和历史。

  共产党搞货币、经济的本领,是极其伟大的,经验独特的,是西方经济学无法理解的!新中国,同时面对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全方位遏制,却是第三世界国家中,唯一一个实现工业化的国家!还能支持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还能在国内进行医疗、教育革命、土地改造,人口和寿命实现倍增,社会环境安定祥和。没有极其伟大的货币工作,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建国以后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充分重视货币在分配行业劳动力资源、平衡各行业阶层利益收入、突出国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卫生基础设施建设重点、形成一二三产业有机结构、支撑国家对人力物力动员的能力,但也并不仅仅甚至并不重点依赖货币的这种功能,我们更加依重的是公有制和劳动人民群众集体所有制的作用,依靠的是土地改革、三三制、统一战线、人民公社和公有制主体地位,来动员人力物力、形成政治经济重点,我们什么时候重点依赖过金融?从来没有。

  各革命根据地、抗日革命根据地、解放后的全中国,有股票市场吗?没有。有理财、信托、基金、期货、虚拟货币吗?没有。有储备外汇吗?没有。而是坚持国际收支平衡原则,有点外汇,主购买西方的黄金。有离岸人民币吗?没有,人民币不出国门,自然,也没有人民币自由兑换一说,人民币汇率由政权决定,没有汇率市场。

  保险、再保险业,股份制,有一些,那是旧时代的产物,为了国际经济金融斗争,我们保留了一些,比如,中国银行、中国交通银行,还保留了股份制,保险公司,也没有完全取消,但实际上作用不是太大。国债,解放之初发行过,后来,还清这部分国债之后,到了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就不再发行国债。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前期,银行是相对独立的,执行货币发行和流通控制职能。1968年起,银行收归财政,是财政部门之下负责货币发行业务的一个部门,各省市自治区的人民银行,归各自的财政。实际上意味着中国取消了西方式的银行,意味着此时的中国只有服务于社会主义公有制的货币,而基本上服务于各种私有经济的金融。

  本质上讲,货币有强烈的政权和主权属性,是政权和主权的关键组成部分!无货币,或者货币权力旁落,即意味着政权旁落。政权是发行货币的主体,而银行不是发行货币的主体,也决不能允许银行发行货币。这是个极其浅显的道理,也是极易忽略的道理,也的确是我国当前的主流学界长期忽略的问题,导致了货币权利旁落,货币主权沦陷,进而导致了中国经济的殖民地化。而且无论中国人民多努力,生产要素多齐全,基础设施多完备,商品和服务出口多巨大,中国政治和社会多安全多稳定,中国总是经济困难,总是找不到解决办法。

  金融,包括股市、期货、债券、理财、基金、信托、保险、再保险、汇市、虚拟货币,是对货币权利即发行权和流通控制权的侵占、篡夺和扭曲:即原本由政权通过财政掌握的货币发行权并由政权银行执行的货币流通控制权,因为金融市场化、开放化、外资化、买办化,而被国内金融资本和国际垄断金融资本相互勾结地瓜分了,政权的币权严重削弱了。

  具体地说,一是是原本应主要发行给公有制经济的货币,不再足量地发行给公有制经济,而是足量地发行给了外资、买办和私有经济。

  二是原本应重点发行到尖端工业、基础工农业、国营商业体系和教育、医疗、卫生、基建领域的人民币,却被发行给了房地产、旅游业、金融业等所谓第三产业。

  三是原本应对医疗、卫生、教育、基建和尖端工业拨款发行人民币,却要求这些领域的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以贷款的方式对这些行业发行人民币,或者政权拒绝对这些行业发行人民币,而让国内外金融资本对这些领域发行人民币,比如“社会办医”“医疗产业支柱化”“教育市场化”之类。

  四是原本由强大的全民所有制经济、集体所有制经济和国有银行体系负责回收政权发行的人民币,却被外资、买办资本、私有资本用房地产、金融业、互联网企业截流回收了,当然是把这些人民币回收到了外资、买办资本手中,形成了外资和买办资本的财阀割据,继续发行更多的人民币。

  五是原本市场上流通的人民币是可控的,因为公有制和集体所有制经济萎缩,政权丧失了对市场上流通的人民币的控制权。

  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呢?

  一是公有制体制瓦解,主体地位不再。

  二是尖端工业纷纷倒闭,中国科技发展举步维艰。是中国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等成了“大山”。

  三是中国人民失业率高居不下。

  四是外资和买办经济在中国野蛮增长、无序扩张。

  五是官僚和资本打着“政府购买服务”的旗号,权力和资本公然勾结。

  六是大企业、部分地方政府到国际国内金融市场上融资,用中国劳动、中国企业、中国资源、中国商品和服务,赋予了原本毫无信用的国际国内金融资本以信用,同时对中国主权银行以釜底抽薪式的破坏。

  七是各地只能“招商引资”、优惠政策、低三下四。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种荒谬的结果呢?

  我不强调我们中间很多人的买办立场问题,我只强调认识问题。

  就是未认识到货币的主权和政权属性;未认识到所谓金融特别是金融市场化、开放化、外资化,是向国际国内金融资本出让了货币权利。未认识到央行制度把货币发行权从政权手中割裂出来,而银行又“企业化”,“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引进国际战略投资”,意味着把政权、货币、经济割裂开了,三者互相孤立,政权既丧失了运用货币发行手段动员分配行业劳动资源、平衡行业利益、形成一二三产业有机构成、动员人力物力于重点领域的能力和手段,也丧失了通过公有制劳动生产体系直接动员人力物力的充分的能力。

  公有制企业失去了货币支持而陷入困境,而银行则丧失了发行货币的依据,也无法生存。政权、企业、银行,三者因为相互割裂,皆陷入了困境,被敌对势力各个击破。

  加强国家经济建设,出发点在于合理分配行业劳动资源、平衡各行业利益、形成各产业行业的有机构成、突出国家建设发展重点、支撑政权动员人力物力的能力,解决住房、教育、医疗、卫生、基建、文化等民生问题。出路在于加强公有制,确保公有制的主体地位。重点在于限制、清算相互勾结的国际国内金融资本对中国货币主权的侵占、篡夺和扭曲,收复币权。

  讲金融,而不把金融与货币区分,“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必然混淆金融与货币的关系,必然回避金融市场化、开放化、外资化政策环境之下,内外金融资本对货币发行权和流通控制权的侵占、篡夺、扭曲,必然看不到这种侵占、篡夺和扭曲是中国公有制(国有制)被冲击、被瓦解的根源,也是中国一切经济问题的根源!

  不要把美元加息当作中国问题的原因,要把金融自由化当作中国经济问题的原因。如果没有金融自由化,美元加息对中国没有什么直接影响。相反,所谓美元周期、美元加息,不但不是中国经济问题的根源,还是中国经济大发展的机会。或许,如果中国不搞金融自由化,美元也不敢搞周期。

  或许,把货币与金融区分开,是中国经济思想领域的一场革命,是解决中国经济问题的重要一环。

  【文/吴铭,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