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帝国主义还是社会主义?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4-02-03 21:41:00  来源:   作者:全共斗组长
点击:    评论: 字体: / /

  “我们共产党人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政治主张……”[1]

  在世界共产主义革命如火如荼进行了伟大斗争的200年后骤然跌入深渊,一切关于共产主义的都被打上了鲜红的封条,在共产党或共产主义政党执政过的国家几乎全部颁布各样法令用于禁止和限制共产党以及共产主义政党的政治活动,例如苏联解体后的较大加盟国中,乌克兰和俄罗斯便是反苏反共急先锋,虽国家所继承财产于官僚军队体制仍是前苏联遗留产物,但民众选举的总统从意识形态以及生产关系之中的急于改变的需求就能发现,社会帝国主义对无产阶级的伤害是比任何一个资本主义的危害都要大的。

  所以,为了防止社会帝国主义的迫害再次降临,无产阶级必须要打破资产阶级所把持的暴力机器,正如资产阶级是一步一步的统治无产阶级,而不是暴君一般的统治,但资产阶级不是大善人,每一份在国家与民族之中的政治宣言都包含着他们未来对奴役和剥削的渴望。而社会帝国主义相比于资本主义而言,是有着高明的统治方式但又有着粗暴的方式,社会帝国主义不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从社会层面都透露着一股虚伪的无产阶级道德观点,这种道德观点是马克思恩格斯所言的资产阶级的教育:“共产党人并没有发明社会对教育的影响;他们仅仅是要改变这种影响的性质,要使教育摆脱统治阶级的影响。”但在世界没有摆脱资产阶级的影响与资本主义世界的围剿时,教育就必然同样作为一种武器来对抗资本主义,但这种武器并非是同资产阶级所掌握的教育一样让无产阶级变得愚蠢和盲目,而是要将思想的批判同批判的思想一起教授给无产阶级,使无产阶级拥有共产主义思想以及其政治生命来对抗资产阶级为稳固统治而实行的愚昧教育·“快乐”教育。“资产者唯恐其灭亡的那种教育,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把人训练成机器罢了。”[2]所以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之中,出现资产阶级的教育以及资产阶级教育所产出的社会道德,人生哲学等,就充分的表明了,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是步入了社会帝国主义的路:“我们说,我们的学校事业同样是为了推翻资产阶级而斗争。我们公开声明,学校可以脱离生活,可以脱离政治,这是撒谎骗人的。”[3]

  所以我们看一个自称社会主义国家是社会主义并不是看他的发展的多好,也不是看他的人有没有钱,而是要看这个国家所展示的一切生产部门,即教育,法律等等是否都与这个国家的生产关系所相结合,在社会帝国主义中,领导人常常以社会主义来标榜自身的合法正统,但实际却常做出相悖与社会主义或同自身政治宣言的行为,例如社会帝国主义宣称放弃输出革命,拒绝将世界革命和解放世界无产阶级的任务放在身上,但嘴上说着这些事情,背地里却伙同世界资本主义列强一齐瓜分落后国家的资源和人口。嘴上说着要世界和平,但背地里却用和平的谎言来干涉他国内政,不断的尝试通过各样手段来达成本国家的或本民族的“最高利益”。“机会主义是在几十年的“和平”时期培养起来的,它采取秘密的方式,迎合革命工人,盗用他们的马克思主义术语,避开一切鲜明的原则性的界限。容许这种机会主义在自己队伍内存的政党,是第二国际时代类型的社会党。”[4]

  正如赫鲁晓夫所谓的“全民党”这样的反动言论,在七十年前使苏联走向了修正主义道路,用所谓的资产阶级“和平”论调来掩盖国家的阶级本质,用全民族的全公民的等等字眼意图消灭国内的阶级斗争,试将苏联的无产阶级革命性质消灭,把党变成法西斯的民族党,把国家变成法西斯的民粹国家。

  而社会帝国主义是如何出的,正如马克思所言:“议会迷,染上这种病的人就会变成幻想世界的俘虏,失去一切理智和记忆,失去对外世俗事物的一切理解……”[5]。正如在资本主义国家的议会是为了使无产阶级不讲阶级矛盾用革命的方式直接解决而做出的妥协,这种妥协是一种主动的进攻,当无产阶级的群众接受了资产阶级生产关系所创造的教育后,当革命的党接受了资产阶级的妥协而放弃革命时,就不可避免的沦为议会迷,失去了对社会运动的一切认识。进入了静止状态的思想,我们称之为形而上学,进入了静止状态的党,我们就成为修正主义党。

  对于社会主义国家中的共产主义执政党而言,一旦放弃了在运动社会中的运动地位,仅仅是以资本主义政党的方式管理治理国家,从改变生产关系到只要求国民生产总值或国家综合国力为证明国家是否强大的条件,就说明资产阶级的尸首还没有被无产阶级革命彻底的清理干净,他们至少还在兴奋的摆弄着自己污秽的腐尸,意图抢夺无产阶级的身体,将过往的老旧的再此降临人间。

  当然,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对于社会运动的认知虽不能完全的套用马克思等人的理论,结合实际出发,做尽量全面的批判,但这种批判并非是将现实的重要性高于理论与基本原理。相反,这种批判是要将理论同实际做最大的平衡,且将理论指导实际,政治指导生产这种思想贯彻并实现。

  那么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者要反对“唯科技论”就如同反对资产阶级社会中的各样反动分子,如“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最新的变种——机会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也是这样看的,他们渴望建立一个通过改良,通过阶级合作而走和平道路的统一的民主的大党”[6];在工业革命之后,人类社会从原始或小规模的手工作坊变为大工业生产,快速的生产关系变革和生产力的交互作用使得社会迸发出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生产商品,以手工艺为生产系统的封建国家被消灭了,但这种消灭并不是完全的覆灭,虽然封建国家的生产逻辑随着工业国家的入侵和世界市场的开拓落寞,但封建国家的精神却没有被彻底的消灭,提高生产,发展工业逐渐变为了封建国家稳固自己政权的目的,这种发展并不是如同资产阶级革命一样的要将生产关系彻底改变,而是在旧有的封建民族精神下将配套的工业生产搬入宫殿里,这种生产不会将国民的生活质量提高更不会开启国民思想的浪潮。同时旧有的一切的封建势力都披上先进的伪善的社会运动皮肤;将自己伪装成先进的理论,用于麻痹革命的群众,所以唯科技论是在封建落后的国家中最有土壤,因工业生产如此的快速和强大,让封建国家的统治者看到了能更好维护自己统治的暴力机器。但社会的发展不会是0直接变为2这么简单,正如生产关系要和生产力相匹配,生产力随着生产关系的进步而进步,落后的生产关系不能长期维护高强度发展的生产力,这种畸形的社会生产逻辑最终会将试图统治这样生产力的阶级吞噬掉,即工业生产所创造的无产阶级。这种进步的阶级是在所有以往旧有的历史阶级上所创造的阶级,一种绝对的存粹的阶级,人类的主要阶级都是无产阶级,正如奴隶社会中奴隶是社会的主要存在,封建社会中贫农和佃农是主要存在等等,一个封建社会的生产关系想要匹配高的生产力,就只能将自身的佃农和贫农用于工业生产,这种存在就是一种自我的革命,因国家若要发展,除了统治阶级自甘堕落想要沦为工业国家的原料生产地,否则国家只要引入了相对应生产力的生产关系,就必然会创造出先进的阶级,这种被创造的阶级就会在生产关系不断变革的社会中找寻到自己的道路,无产阶级就会再次站在统治阶级的对立面去,发动暴烈的革命。

  所以,在封建国家里伪装成先进阶级的资产阶级统治的社会中,唯科技论是他们统治的良药,是麻痹欺骗无产阶级的虚伪宣言,资产阶级分子将社会的不公和他们对无产阶级的压迫歪曲事实,通过教育和网络等公共宣传潜移默化的灌输给无产阶级一个观念:“社会的不公是由于科技的不进步而导致的……”

  这种说法已经被历史所冲破,在20世纪,工业生产和其附带的工业生产关系让旧有的中国封建王朝被先进的资产阶级推翻,在欧洲,19世纪就早已爆发各样的工人运动,在愈发先进的地方,例如英格兰和美利坚,工人运动往往随着工业生产力的提升而提升,工人阶级的运动带来的也是新的生产关系变革,这种变革也顺带着改变由生产关系所掌控的国家体制,资产阶级革命带来了形式上的“民族与自由”,工人运动带来的则是本质上的“民主与自由”,在整个社会运动的进步史书中,我们并没有发现是由于某个先进的科技力量引导人民走向新的政治体制,而是工具所创造的新的阶级与社会矛盾掌握着人民开创新的社会。

  所以,社会帝国主义所幻想的世界中,一个没有阶级矛盾的社会主义国家,用经济和谎言就能维系自己的统治,用虚假的政治宣言弥补行动上的残疾,这些行为都是不能再蒙骗无产阶级。他们愈是宣告阶级的熄灭,就是愈是将埋葬自己的封墓挖的越深,以往通过文字,能够欺骗无产阶级的时代已经过去,本质为资产阶级的贪婪面貌再世界经济恶化的情况下完全暴露,我们绝不承认这是科技不够先进所导致的,也绝不承认这是经济不景气导致的,这样结果的只有修正主义分子把持的资产阶级党所造成的,只有他们日日夜夜不停幻想着的雇佣劳动和生产资料私有制所带来的。

  “机会主义和社会沙文主义的思想政治内容是一个,那就是用阶级合作代替阶级斗争,放弃革命的斗争手段,帮助“本国”政府度过难关,而不利用它的困难进行革命。”[7]


 

     注释:

  [1]毛泽东《论联合政府》

  [2]下划线出自《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

  [3]《在全俄教育工作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演说》列宁

  [4]《以后怎么办》列宁

  [5]《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马克思

  [6]《革命青年的任务》列宁

  [7]《社会主义与战争》列宁

     【文/全共斗组长,本文为作者向红歌会网原创投稿。】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