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武汉冻成“冰糖葫芦”与北方冬季供暖标准的下调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4-02-08 22:18:59  来源: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作者:刘云
点击:    评论: 字体: / /

  摘要:这几天,整个武汉冻成了个“冰糖葫芦”的新闻引发关注。每年冬季,北方城市冬季供热都会面临艰巨挑战,其实这是一个老声常叹的话题,北方城市供热价格与供热成本的倒挂使供热企业不堪重负,大幅提高供热价格又使北方城市居民们难以承受,这使北方城市福利式供暖体制难已为继。笔者主张要解决北方城市冬季供热难题不能就北方谈北方,而应跳北方的圈子,从南北公平的角度来思考解决北方城市的供热难题。笔者建议在对北方城市居民工作、生活影响不太大的前提下,适当降低北方城市室内采暖温度和缩短供暖期,这不仅有助于节能减排,减少供暖企业亏损,在供暖上构建南北和谐社会,体现社会公平与正义。

  一  整个武汉冻成了个“冰糖葫芦”

  2月6日,两条有关武汉严寒新闻登上热搜,标题分别是:整个武汉冻成了个“冰糖葫芦” 雷军:作为湖北人也是第一次听说冻雨 ;武汉一居民家阳台成“冰雪世界”:所有物品都被厚厚的冰层覆盖。这两条新闻反映的是近日,武汉遭遇了罕见的冻雨和暴雪天气,整个城市仿佛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糖葫芦”。雨水落地成冰,让人们目睹了许多难得一见的景象,植物被凝固成冰块,随处可见的冰棍儿,宛如冰雪奇缘中的场景。

  然而,伴随“冰糖葫芦”美景,也使武汉面临空前的严寒考验。笔者一位朋友曾向我回忆说,他上世纪九十年初在武汉上大学时,那时武汉不像现在,基本没有供暖条件与设施,最不适应是武汉冬季的严寒,处于寒带与温带交界的武汉,最冷时武汉室外温度可达零下4、5度左右,而且持续时间并不短,常常遇到洗脸毛巾被冻成一块冰。可就是那样寒冷的日子,上课的教室、自习的图书馆、甚至就寝的宿舍,都没有任何供暖手段。大学如此,中小学也一样;公共场所如此,老百姓家里也不例外,走到那里,空气中都冒着寒冷的气泡。

  这样的感觉,从小就在武汉长大的人倒也习惯,只是苦了从北方过去的同学,一个个恨不得裹着棉被去上课。但无论穿多少好像都不管用,在阴冷的教室坐上两三个小时,很多人都会被冻得四肢僵硬。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尚且如此,老人和孩子的痛苦可想而知。

  二 “上海的冬天寒冷刺骨”

  2023年12月22日晨,上海徐家汇降到零下5.1℃!突破50年以来当日历史极值。在百度上看到题为“上海的天气太冷了 六床棉被也顶不住”视频,笔者联想到西班牙《世界报》2013年2月10日发表了题为“上海的冬天寒冷刺骨”报道(当年2月12日参考消息转载)。此报道虽写于十年之前,目前即使有一些温室效应所带来的一、两度的有限升温,但“上海的冬天寒冷刺骨”状况不会有根本改变,鉴于十年前这个报道与本文主题有关,故摘要引用如下:

  西班牙人安德莉亚住在中国首都北京,我(西班牙记者)问她北京的冬天冷吗?她说家里并不冷,外面比较冷。虽然北京与西班牙的托莱多处于同一纬度线上,但北京冬天的最低气温能让人想起西伯利亚。在湖面上滑冰是北京人冬天的消遣之一。我住在北京以南1500公里的上海。尽管我躲在燃油暖气和电暖气后面,但还是想在16平米的房间里点一堆篝火取暖。上海人在冬天没有什么娱乐消遣,因为家里和室外一样冷。有些时候,家里甚至比外面还要冷,以至于许多人连睡觉时都要穿着大衣。就在几天前,上海的气温达到了-6°。虽然当天北京的最低气温达-14°,但上海的潮湿和低温结合在一起,使冰冷的感觉能透过各种御寒的衣物,刺入肌骨,无论你身上穿了多少衣服。这种令人难受的状况一直要持续到3月份。上海人已经形成了应付寒冬的生活习惯。在商店里,售货员们每人紧紧握着一个热水瓶取暖,水凉了再倒进热水,以保持温热。棉质的保暖衣已经成为居民们必备的过冬用品。但由于人们在冬季大量使用燃油暖气和电暖气,冬季的上海并不比北方地区节省能源。这位西班牙记者最后抱怨道:令人不解的是,作为举办世博会的现代化大都市,上海为何至今不改变这种状况。

  从西班牙记者和笔者朋友的生动描述中可看出,包括上海人、武汉人在内的大多数南方人冬天过得极其痛苦。当然不仅是上海、武汉,除去最南端的两广、福建、云南,凡位置偏北的南方地区,特别是地处长江流域南方城市在冬季最寒冷的一、两个月都得挨冻。包括上海人、武汉人在内的数亿南方人挨冻的根源是北方城市福利供暖所导至的南北供暖不公,这个供暖不公的难题不解决,包括上海人、武汉人在内的数亿南方人就只能永远挨冻。

  三 北方城市过高的冬季采暖标准有违社会公平正义

  2003年3月1日正式实施的我国第一部《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即gb/t18883-2002,其中规定北方城市冬季室内冬季采暖标准为16-24℃,符合这个标准的室内温度就是舒适的室内温度。而《民用建筑供暖通风与空气调节设计规范》(gb50736-2016)规定,寒冷地区和严寒地区主要房间室内采暖设计温度应采用18-24℃。北方城市大多采用偏高的最低18℃室内冬季采暖标准,以北京为例,北京市从2003年11月7日零时正式供暖。按照规定,从2003年11月7日零时起,市民家中的起居室及卧室内的室温不低于18℃才算达标。但以南方人眼光来看,无论是最低16℃,还是最低18℃,这两个采暖标准均有些偏高。

  16摄氏度是人体对寒冷忍受界限,低于这一限度,人就没有舒适感。经常关注央视天气预报的人会发现,南方绝大多数地方的气温在入冬后都会降到16度以下,而在上海、浙江、江西、湖北、陕北等长江中下游地区,是寒带与温带交界带,冬季很冷,气温在零度甚至零下四、五度的时间最多持续一两个月。但这些地区却被视为南方而享受不了室内供暖待遇,常常室内比室外还冷。对比之下,北方人冬天室温至少在16度以上,的确有些偏高。

  虽说北方城市都在进行福利供暖体制的改革,个人也开始交部份取暖费,但由于分户计量的困难,实行的仍是国家、单位及供热企业(以亏损方式)负担取暖费大头,个人负担小头的大锅饭、福利式供暖体制,即使个人应付的小头取暖费,一些人也赖着不交。所以北方城市居民仍继续享受福利供暖体制。

  社会的进步、国家的发展,不仅要看经济发展,也要看社会公平正义。公平正义对国家的重要性绝不亚于经济发展。而且,经济“蛋糕”越大,公平正义越重要,这正是公平正义问题成为当前我国社会各界一个强烈诉求的基本原因。

  可同为中国人,北方城市可享受国家、单位及供热企业提供的福利式供暖,南方人则享受不到任何福利式供暖,南方人要取暖,无论用空调、电暖,还是烧煤、烧气,那就得自己掏钱,享受不到一分钱的福利和补贴。特别是南北交界地域的城市,本来南北之间的界线极为模糊,没有一个公认的划分标准,全国像上海、南京、武汉、杭州等属于不南不北、寒温交接带上的城市有一大批,少数城市有幸被划入北方城市则可享受福利式供暖,而上海等多数城市享受不到福利式供暖。供暖是一项关乎全国社会公平和民生问题的公共政策问题,理应体现出南方、北方公平对待的政策,这才有助于构建和谐社会。

  要在供暖上体现南方、北方公平,决不是要南方城市走北方福利式供暖老路,而且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也做不到这点。但是,在对北方人生活、工作影响不大的前提下,适当地降低由北方各级政府和单位承担的福利式供暖支出,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办法非常简单,即北方城市偏高的冬季室内采暖温度的标准值应下调到零上10摄氏度左右。北方人不要以为室内零上10度左右太低了,多数南方城市最冷时还低于这个温度,可南方人在室内照常学习、生活、工作,一样也不误。而北方人在室内零上10度左右环境下,温度还算高的,只要多穿点,完全可像南方人那样照常学习、生活、工作,南方人能做到的、能忍受的,北方人也可以做到?这样才能有助于在供暖上构建南方、北方公平与正义的和谐社会。

  北方城市零上10度左右的冬季室内采暖标准的性质很类似城市的低保金性质,每月数百元低保金只能保证低保户最基本的生活,能保证其吃得饱、穿得暖,但不能保证低保户吃得好、穿得漂亮,如低保户想吃得好、穿得漂亮那得靠自己的努力,而不能依赖政府。同样,10度左右的冬季室内采暖标准能保证北方城市住户最基本的取暖需求,虽冷一些,但10度左右可保证不至于挨冻。如住户想在此基础上享受更高采暖温度,无论用空调、电暖,还是烧煤、烧气,那就得自己掏钱,各取所需。

  四 北方城市“福利供暖”体制为何陷入困境的

  尽管不少南方人非常羡慕北方城市的福利供暖体制,可很多南方人所不知的是北方城市的福利供暖体制早已陷入困境。每到冬季,我国北方城市在冬季供暖期间,暖气不暖、供热滞后、欠交供暖费、甚至停止供暖等供热方与用热方之间的矛盾就不断出现,成为北方各级政府面临的一大难题。这种矛盾的背后隐藏的是现行“福利供暖”体制导致的种种弊端。

  在计划经济时期,“福利供暖”体制能有效运转,第一个原因是靠国有企事业单位来承担供暖支出。单位制是计划经济一大特色,每个人都依附国有企事业单位生存,每个国有企事业单位为职工提供包括“福利供暖”在内的各种福利,每个职工都可无偿享用单位提供的“福利供暖”。然而进入市场经济后,有不少国企倒闭破产,企业都不存在了,又如何为原国企职工提供“福利供暖”。还有不少国企被改制成外资企业、民营企业等非公有制企业,这些非公有制企业只注重追求最大限度利润,为节约成本,“福利供暖”支出往往被“资本家”或老板砍掉。而现有国企中,有不少效益不佳乃至亏损严重,只能大幅压缩乃至取消“福利供暖”。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原有的单位制趋向瓦解和分化,大量国有企事业单位纷纷消失或改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依附于单位的“福利供暖”体制自然就难以为继,无法维持下去。

  计划经济时期,“福利供暖”体制能有效运转第二个原因是低煤价。上世纪八十年代时,煤价才几十元一吨,很便宜,几乎所有单位都能承受“福利供暖”支出。如今却煤价飞涨,很多单位用于取暖煤的开支越来越大,这已成了很多国有企事业单位的沉重负担。特别是效益不佳的国企连发工资都成问题,那有钱买取暖煤。于是越来越多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纷纷停烧和拆除单位自建、自管的供暖锅炉,无论是国有或非国有单位住户都主要依靠单位之外的当地供热企业来集中供暖,这等于把煤价飞涨的负担转嫁到当地供热企业头上,令供热企业不堪重负。

  所有供热企业最苦恼的是,由“煤热价格倒挂”引发巨额政策性亏损,政府又不肯“买单”,或少“买单”,使供热企业难以承受“煤热价格倒挂”的亏损,无法维持正常的生产经营。政府难处在于,如大幅度上调供热价格,供热企业虽可大幅度减少亏损,可享贯了“福利供暖”的居民们却不买帐,坚决反对,这令政府处于左右为难之中。1995年11月,时北京副市长李润五就因冬季供热着急上火而诱发心脏病去逝。

  虽然这几年一些城市开始提高供暖价格,但考虑到居民的承受能力,供暖价格提高幅度不大,供暖价格涨幅远不如煤炭价格及人力、水、电等成本涨幅大,供暖价格仍远低供暖成本,供暖价格上调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供暖企业亏损,但无法消除亏损,总体来看,供暖企业严重亏损的状况不可能有根本改变。

  北京作为首都,财力雄厚,供热企业巨亏可由政府“买单”,可多数北方城市财力单薄,政府无力买单或少买单,这供热企业难以承受。况且,供暖价格提高后,居民欠交取暖费的状况将更加严重。但供热单位又无法以诉讼手段要回取暖费

  计划经济时期遗留下的“集中供暖”方式使供热企业以1幢楼或几幢楼为单位来进行供热,一供热就全幢所有住户都可享受到暖气,那些不交费住户也可享暖气。供热企业对不交费住户停止供暖就意味着全幢、甚至几幢所有住户都跟着挨冻,饱受“连坐之苦”,这是对交费住户的不公平。供热企业如诉诸法律,可不交费用户情况也千差万别,如有些贫困户、低保户也确实交不起费,同时欠费户太多,法不择从,法院难以执行,供热企业往往只是赢得一纸胜利,成功收缴可能性不大,这又进一步加剧了供热企业亏损。所以一味提高供暖价格,未必能彻底解决供暖企业严重亏损的难题。

  一些专家的看法是,解决供热纠纷等问题的关键是进行供热体制的改革,用热就像用水、电、气那样实行分户计量,让居民多用多交、少用少交、不用不交,合理付费。北京早在2010年就开始进行了热计量改造,推行分户计量的试点,2011年对1万多户居民安装热计量装置。但由于很多住房采用的是单管系统,热计量必须将系统改造为双管系统,涉及到改动居民楼结构等问题,有的居民不是很理解。同时有的长期无人的空楼户、房屋出租等问题都给热计量改造带来很大困难,最后只得暂停推行分户计量。所以全面实行分户计量还有很长的路要长,不能毕其功于一役。

  五 敢于像亚历山大斩断“戈蒂恩结”那样来打破思维定势

  为保冬季供暖,不仅城市使大批供热企业亏损严重,经营难以为继,有的城市不得不调高采暖费收费价格,这又加重了居民负担,使越来越多的居民拖欠不交。所有这一切都是北方城市较高采暖标准(18—24度)惹得祸,或者是引起采暖各种问题的祸根。

  如把目前北方城市较高采暖标准(18—24度)降为10度左右较低的冬季室内采暖标准,不仅能使供热企业大幅降低煤耗,节约资源,确保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完成,还可降低采暖费收费价格,采暖费收缴起来更容易,有助于减少欠费和供热企业亏损。对那些欠费户来说,过去在采暖标准较高(18—24度)情况下,欠费不缴实际上等于享受供热公司提供的较多的无形采暖费补贴,吃其它交费户的大锅饭,在采暖温度降低到10左右度时,欠费户享受的无形采暖费补贴将大大减少,这也能体现公平与正义。

  公元前333年的冬天,马其顿将军亚历山大(即后来的亚历山大大帝)率领军队进入亚洲的gordium城,扎营避寒。亚历山大在城中听说古波斯的戈蒂亚斯王用粗绳系了一个硕大的“结”,叫“戈蒂恩结”。他预言,如果有谁能解开此结,谁就能统治整个小亚细亚,成为亚细亚王。亚历山大对这个预言非常感兴趣,就请人带他去看这个难解之结。他略一观察,便拔出佩剑,把结砍成两半,果不出所料,亚细亚最终由他统治。

  在亚历山大之前,曾有很多人跃跃欲试,企图解开“戈蒂恩结”,但都以失败而告终。其原因在于这些人都习惯于用手去解“戈蒂恩结”,可实际上并没有限定非得用手去解“戈蒂恩结”。如果有人给他们一个提示,除了用手外,也可用其他方法去解“戈蒂恩结”,可以相信大部分人是可以解开“戈蒂恩结”的。看来凡人与伟人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凡人总是跳不出旧的思维框框。

  借鉴亚历山大斩断“戈蒂恩结”这种用简单办法解决复杂问题的思路,如果老是局限于在较高的采暖标准(18—24度)下思考如何确保北方城市冬季供暖,不仅要费九牛二虎之力,而且不易达到此采暖标准(18—24度)。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像亚历山大那样敢于斩断“戈蒂恩结”,打破常规、转换思路、反其道而行之。既然在较高的采暖标准(18—24度)下难以确保北方城市冬季供暖,我们为何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去确保供暖?可否打破思维定势,大幅度降低采暖标准?只有室内采暖标准大幅度降低到10度左右时,才可能有效确保北方城市冬季供暖。

  六 北方城市过高的采暖标准不利于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实现

  2020年9月22日,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宣布:“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是中国基于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担当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

  2023年11月15日,中美两国元首在旧金山会唔后发表关于加强合作应对气候危机的阳光之乡声明(全文请网上查看),中美舆论普遍认为此声明对中美气候合作具有划时代意义,表明了中方高度重视温室气体减排的原则与立场。

  中国在国际社会中历来是说话最算数的,习主席的庄严承诺更是一诺千金,一向是说到做到,既然习主席向世界做出了碳达峰、碳中和的庄严承诺,中方就必须竭尽全力的去实现,而对北方城市偏高的冬季室内供暖温度标准进行适当的调整有助于实现此承诺。

  许多北方城市都有这样的场景:每逢大雪,住宅楼通往锅炉房的路上都会自然形成一条通道,地面上厚厚的积雪竟被下面的取暖管道烘烤融化了,大量热能消耗在路上!据专家测算,我国供热系统综合效率仅为35%至55%,远低于发达国家80%的水平。虽然现在开始建节能住宅,但有个过程,我国大量住房以高耗能老旧住房为主,且节能改造困难,老房能耗与同纬度西方国家住房相比,单位面积采暖能耗要高一、二倍,这种情况下北方城市冬季室内采暖标准过高(16—24度),必然导致不可再生煤炭资源大量浪费与过度消耗。所以降低北方城市冬季室内过高采暖标准对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完成意义重大。

  七 降低北方城市过高的采暖标准应先从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入手

  降低北方城市冬季较高的采暖标准(18—24度),可先从北方城市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入手,北方城市供暖企业(热电厂)对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应率先实行10度左右的冬季室内采暖标准。同时对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在用电指标上进行严格限制,用电定额指标中不包括冬夏两季空调用电,仅能保证日常生活用电勉强够用,那就不能靠高耗电空调来冬季取暖和夏季降温。说得难听点,经济适用房、廉租房的住户必须忍受冬冷夏热之苦。住户们当然会有不同程度的不满。政府对此的回应是,既然你己享受到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带来的种种好处,你就必须在居住(温度)的舒适性上有所付出和让步。这印证了一句老话:熊与鱼掌不可赚得,不能两边好处都占。对比一下同是中低收入者的住房困难户、无房户,你也应感到知足。如果不在冬季室内采暖标准上对你严格限制,你叫那些还没有得到经济适用房、廉租房住房困难户心理如何平衡?要将心比心吗!反过来说,住房困难户也会因此得到一丝平衡和安慰,化解和降低他们的不满情绪。

  据新华社消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011年9月1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要求,继续大力推进保障性安居工程特别是公租房建设,加快实现住有所居的目标。

  会议要求之一,规范准入审核,严格租售管理,加强使用管理,健全退出机制,切实防范并严厉查处骗购骗租保障性住房、变相福利分房和以权谋私行为。 国务院会议之所以要求“切实防范并严厉查处骗购骗租保障性住房”,是因为高收入者“骗购”经适房、“骗租”廉租房现象成风,以靠转卖转租与投资增值来寻租牟利,多家媒体报道也证实此点。但对北方城市的“骗购骗租”的高收入者来说,如还想把经济适用房、廉租房按市场价出售或转租牟利,无论购房者或租房者,都会因为经济适用房、廉租房10度左右的冬季室内采暖标准而心存畏俱,同时又不能靠空调冬季取暖和夏季降温,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售、租价格必会因此大幅度下降,这就等于降低了经济适用房、廉租房的寻租价值或者说投资价值。这也意味着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对那些想发横财的寻租者吸引力会大大下降,“骗购骗租”的行为必会有所减少和收敛。

  八 釆用“掐头去尾”方式缩短北方城市供暖期限

  笔者曾在位处华北的北京、天津这2个城市工作过几年。根据笔者切身体会,除去东北这个零下几十度的高寒地带,华北、西北大部份城市冬季温度在零度以下时间大体为3个月,即12月到来年2月,即最寒冷时间不超过3个月,可这些城市供暖期都在4个月左右,即从11月中旬到来年3月中旬,但这些城市11月中旬与来年3月中旬,并不是特别冷,温度一般在零度以上,即0—10度之间。如实行10度左右室内采暖新标准,对这些城市供暖期可“掐头去尾”。“掐头”指供暧开始时间可比以前推迟一个星期至10天;“去尾”指供暧结束时间可比以前提前一个星期至10天结束。因为在这“掐头去尾”的15天至20天,室外温度大致在5—10度之间,这恰接近笔者所建议的10度左右室内采暖新标准,虽冷却还能承受,所以这段时间没有必要供嗳。供暖期缩短15天至20天,不仅有利于节能减排,还可减少供暖企业的亏损。即使北方城市大幅度降低室内采暖标准暂时做不到,但用“掐头去尾”方式把北方城市供暖期缩短的15天至20天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所受到阻力也会较小。如果把“掐头去尾”的对象仅局限于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售,所受阻力会更小。

  全国所有的“骗购”者全都拒不退回所“骗购”的经济适用房,一部份“骗租”者也拒绝退出廉租房,赖着不走,这成了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建设与管理中难以解决的一大遗留问题。对北方城市的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实行10度左右的冬季室内采暖标准以及在供暖期上“掐头去尾”可作为补救办法,让“骗购骗租”的高收入者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即自己住不舒适,想售、租也没有多少人要),这可在一定程度上平息没有买、租到经济适用房、廉租房的中低收入者的不满情绪,有助于构建和谐社会,必会得到多数人的支持和理解。另一方面,经济适用房、廉租房冬冷夏热的不舒适性,可使“骗购骗租”者望而却步,减少“骗购骗租”的寻租行为,只有那些真正的住房困难户才会对冬冷夏热的经济适用房、廉租房感兴趣,他们为改善自己恶劣的居住条件,对冬冷夏热的不舒适性也能承受,只有他们才会申请购买和租用,这样就能让真正符合条件的住房困难的中低收入者得到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使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逐步走上建康发展的轨道。

  九 适当降温供暖有助于“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强调,要“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把保障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完善人民健康促进政策”。

  2013年7月,4名中国、美国学者联合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撰文,称中国淮河以北地区5亿居民因严重的空气污染平均每人缩短5.5年寿命。报告称研究人员收集了1981年至2000年间中国90座城市的数据,当时的主要污染源是这些城市烧的煤。

  这篇论文是个响亮的警钟。由于从未有人做过空气污染对缩短生命的量化研究,这篇论文所称缩短5.5年寿命结论的可信性受到部分学者质疑。但另一方面,中国北方城市空气污染的严重性不容置疑,此文研究人员所依据的是2000年以前数据,那时,北方城市少有雾霾,而如今,北方城市雾霾己成了家常便饭,空气污染比2000年以前严重得多,由此引发寿命缩短比起5.5年只会多不会少。特别是在北方冬季,由于城乡烧煤取暖在很大程度上加重了雾霾,形成北方冬季特有的“供暖式雾霾”,由此引发各种疾病特别是呼吸系统的疾病。

  与煤炭相比,天然气的二氧化碳排放仅为煤炭的一半,二氧化硫几乎为零。但在全球天然气严重短缺与价格飞涨大背景下,靠以气代煤来缓解雾霾作用极为有限,尽可能减少供暖耗煤才有助于缓解“供暖式雾霾。

  党二十大报告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其中一个重点是“坚持预防为主”。严控烧煤取暖所导致的“供暖式雾霾”正是“坚持预防为主”方针的具体体现,是“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有效举措。这不仅有助于预防呼吸系统疾病,还有助于延寿。

  4名中国、美国学者相关研究表明,既然冬季“供暖式雾霾”是导至北方人减寿5.5年的重要原因之一,那北方人延寿一个重要途径是通过适当降温供暖来控制与减少冬季“供暖式雾霾”。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谁不想健康长寿,多活几年对所有北方人来说是个巨大的诱惑,只要把道理讲清楚,北方人未必会一边倒反对降温供暖。在这个利益多元化时代,任何一项改革措施的出台都不可能在社会上达成共识,只要有50%左右的人赞同,我们就应以壮士断腕手段去推行,北方城市冬季降温供暖也不例外,这也与二十报告提出的“推进健康中国建设”要求相符。

  【文/刘云,红歌会网专栏作者。】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