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气候异常,毛时代的中国怎么应对怎么看?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2-08-28 17:05:00  来源:   作者:北莽
点击:    评论: 字体: / /

  按语:今年夏天,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气候异常。以西安为例,春天一来就温度飙升,夏天长时间炎热,一个以往从没有的词语频频见诸报道——热射病。而后突然连天阴雨,气温从40摄氏度,一下子降到了20摄氏度。

  在全球以及中国的舆论场上,处处都弥漫着对气候变化的担忧。然而,五十年前的中国,同样面临着严重的气候异常,当时的中国主流舆论是怎样的呢?

  《自然辩证法》杂志在当时引领着中国的科学技术思想潮流,其影响巨大,被称赞是“自恩格斯之后,自然辩证法领域最好的读物”。它真正贯彻了毛主席的思想,对科技领域——这个剥削阶级的世袭领地——开展了顽强的冲锋。

  以下文章,便是选自《自然辩证法》杂志第二册第一篇。

  人类在战胜异常气候中前进——上海市气象局写作组

  近年来,世界上有相当一部分地区气候异常。这件事引起了世界上各种人物的议论。国外有些资产阶级报刊甚至公开宣扬:“气候良好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小冰河时期即将到来,世界将进入一个缺粮的时代”。一句话,人类的前景简直可怕极了。

  人类难道真的要回到洪水猛兽的时代去了吗?否。

  气候异常现象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气候的正常与异常,是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有异常,才有正常;没有正常,也就无所谓异常。正常,是指气候的变化比较合乎常“规”,适合于人类的生活和农作物的生长。但事实上,气候处在不断的运动变化之中,绝不可能是年年如此。

  世界上的一切都在变。天在变,地在变,气候也在变。正常是暂时的、相对的,异常倒是经常的、绝对的。天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基督教的伊甸园和佛教的极乐净土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之中。地球上不可能永远遍地绿茵、百花盛开、大树成荫。即令历史上有过那么一段传说中的黄金时代,从一部漫长的地球气候变迁史来看,那也只能是短短的一瞬间。

  世界的气候,会不会突然发生“灾变”,一个劲儿地冷下去?决不会。冷与暖也是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是由地球以及太阳系的多种因素决定的。自从地球表面形成了大气层以后,几十亿年来,大气中冷与暖、干与湿的矛盾,无时无地不在斗争着,发展着。时而冷占优势,时而暖占优势,时而干强湿弱,时而湿进干退。冷和暖,作为一对矛盾,总是不断地向着各自的对立面转化着。

  现在大家公认,地球上最冷的气候,莫过于冰期了。冰期到来,冰川大发展;而冰川一发展,由于液态水变成固态冰放出了大量的潜热,再加上其他一些气候变化的因素,又会使气温升高,反过来成为使冰川融化的因素。此长彼消,相生相克。冰川的形成和发展,为冰川的衰落和结束创造了条件。

  冷到了极点,就要向暖的方面转化尽管几十亿年、乃至更长时间以后,地球将随着太阳向老年转化而变冷,甚至灭亡,但在这个时期到来以前,地球上的气候还将总是有冷有暖,冷暖交替,波浪起伏地变化发展,而不可能只冷不热或只热不冷地直线猛进。

  干与湿,即降水量的多与少,和冷暖变化一样,也是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下,相互作用,交替出现。

  以上海近一百年的降水资料为例,便可以看出这一点。从一八七三年到一九七二年这一百年,大致有六个异常的降水时期:多雨(1875-1882)-少雨(1892-1898)--多雨(1912-1921)--少雨(1924-1934)-多雨(1945-1957) -少雨(1964-1972)。异常的降水时期约为正常降水年份的一倍。从多雨或少雨的每一个特定时期看,气候可以说是异常;但从多雨、少雨的相互转化、彼此交替的规律性来看,则又是正常的。可见,异常中孕育着正常,正常寓于异常之中。

  杞国无事忧天倾。那些惊呼世界气候将变得越来越冷的人,一方面对正常气候的不能常住不变感到惶恐,流露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伤感情绪;另一方面又用凝固不变的观点去看待今后气候变冷的趋势,缺乏“飞雪迎春到”的乐观精神。他们惶惶不可终日,深深地陷进了形而上学的泥坑之中。

  小冰期到来怎么办?难道就此大难临头,末日来临?根本没有这回事。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不准备在这里议论小冰期何时降临人间的问题。但我们认为,即使小冰川甚至大冰川来了,也决不会断送人类的前途,相反地倒会促使和推动世界万物乃至于人类的进步。

  大家知道,现在世界上的动植物共有数百万种。这样丰富多采的生物界,就是在同异常气候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气候的异常,特别是几次大冰期的出现和消失,迫使地球上的动植物跟气候作斗争,不断进行“自我改造”。气候一次又一次的变化,促成了动植物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由不完善到完善的进化。例如被子植物就是气候异常的产物。

  在古时候,地球上植物的种子大多裸露在外,叫做“裸子植物”。后来,由于中生代气候变冷,有些植物被淘汰了,但是有些植物发生了变异,那些种子外面裹上了“被”的,有较强御寒能力的高级植物--被子植物大大发展起来。

  植物如此,动物又何尝不是这样!从较低级的卵生动物进化到较高级的胎生动物,同样地也是跟风云多变、灾害频袭的自然界斗争的结果。

  其实,就是我们人类自己,也是在异常气候的推动下,才从动物中分化出来的。一百多万年前,气温显著下降,大冰川来临,整片整片的森林消灭了。我们的老祖宗森林古猿在树上呆不住了,只得下地来直立行走,使骨架能支撑大脑和发音器变弯。为从猿到人的转化迈出了决定性的一步。

  通过劳动,又从攀援树枝的四肢中分化出了能够制造工具的手。于是,一个会思想、会说话、会制造工具的人类在地球上出现了。人类可以说是跟最近的一次大冰川期同时诞生的。冰川是人类生长发育的摇篮。人类在它出现以来的一百多万年间,大部分是在大冰川中度过的。利用自然界的野火是人类在跟冰川斗争中学会的;钻木取火,打击燧石取火,也是在与冰川的斗争中学会的。冰川不断到来,人类不断斗争,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人也学会了在任何气候下生活”。(《自然辩证法》)

  至于小冰期,那就更不用说了。大冰期结束以后,小冰期时断时续,从未停止。最近五百年间,地球上就又有过三次小冰期。在小冰期内,年平均温度大约比现在低2℃左右。在我国,就是太湖、洞庭湖、汉江有时结一点冰。那时上海的温度,冬季(十二月一二月)平均约比现在低2-3℃,最低达零下11-12℃。在冬天这样的温度,对上海来讲,并不是罕见的。

  一九六七年,距今只有六年,那一年上海的冬天就曾出现过接近小冰期的气候。但上海郊区的贫下中农在一月革命风暴的推动下,意气风发,战天斗地,照样获得了农业大丰收。人类同冰川究竟是谁怕谁?在这一桩桩一件件事实面前,难道还不能够做出正确的结论来吗?

  是人定胜天,还是天定胜人,这反映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观。

  我国古代的唯物主义思想家荀子早在二千年前的《天论》中,就曾发出了“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的豪言壮语。只有那些愚蠢的唯心主义者,才会在异常气候面前唉声叹气、消极悲观,乃至于求神拜佛,把希望寄托在玉皇和龙王的身上。

  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马克思主义者不怕天,不怕地,不怕鬼,还能怕冰川?人类同小冰川已经打过多次交道,每次都不是冰川战胜了人类,而是人类战胜了冰川。今后若再相遇,又有什么可怕!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待到冰川“归来”时,人类将在同冰川的斗争中取得更大的胜利,并且把自己锻炼得更加坚强。

  当然,人定胜天,并不就是天从人意。对气候异常可能造成的危害,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要取得对“天”的胜利,必须发扬革命精神,必须进行长期的艰苦斗争。自有人类以来,这种斗争就一直在进行着。人类社会是在大风大浪中前进的。就以农业来说,农业发展史就是人类同异常气候的斗争史。农业生产需要风调雨顺,但历史上真正风调雨顺的年份是不多的,大多数年份倒是风不调、雨不顺。不利的气候条件,只能吓倒那些懦夫懒汉,而对于广大劳动人民来说,相反地倒是会激励斗志,促进主观能动性的发挥。

  天旱,雨水不足,才想到去找地下水。天涝,农田受淹,促进了开渠挖沟。正是由于气候异常造成了季节的提前或推后,人们才不断改良和选育新品种,使农作物的生长能与气候相适应,使得生物界更加丰富多彩。事实证明,每一次气候的变异,不是造成了农业的退化和衰萎,而是推动了农业的革新和进步。

  种地如此,识天也是如此。气象学也是在人同异常气候的斗争中发展起来的。气候异常会打乱我们计算气候变化的公式,增加了我们认识气候的复杂性,但矛盾的充分暴露,是认识矛盾、解决矛盾的前提。吃一堑,长一智。人类在长期与造成洪水滔天和赤地千里的异常气候斗争中,一点一点地积累了认识气候的知识,渐渐地掌握了气候变化的规律,由风云莫测发展到风云可测,由测之不准到测之较准。如今人们已经不仅能够预知几天的,而且能够预知几个月以至几年的天气趋势;不仅能预报小范围,而且能预报数千里乃至更大范围的气象变化。

  在古代那样原始落后的条件下,我们的祖先尚且能够一次次地战胜异常气候,栽培出品种那么繁多的农作物,把大地装点得色彩缤纷,分外妖娆。那么,在科学技术发达的今天,如果竟有人相信气候异常将造成一个“缺粮的时代”,恐惧莫名,惊慌失措,那就真可以说是我们祖先的不肖子孙了。

  附:1-13期栏目总览

  在今天,宣扬“冰川恐怖”和“缺粮时代”论调最卖力的,事实上恰恰大多是号称“超级”、“发达”的国家。在那些国家里,并非没有发达的气象科学技术,也并非没有先进的农业机械和栽培技术。只是由于反动的社会制度和政治路线,才使人们不可能动员和组织起来同自然界进行有效的斗争。天灾并不一定都能造成灾祸,而人祸却往往会助长天灾。今年世界市场上粮价的不断上涨,就是由于社会帝国主义因国内严重粮荒在全球各地大量搜刮粮食而造成的。

  在勃列日涅夫之流的修zhegn主义集团统治下,苏联农村的集体经济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农民纷纷脱离土地,大田生产无人经营。正是在这伙败家子的糟蹋下,才使苏联由世界的谷仓变成了“缺粮的国家”。这明明是人祸,岂能归罪于天灾!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当前,我国人民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正在进行一场战天斗地,改造自然,加速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战斗。“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天大旱,人大干。广大群众学习大寨人“千里百担一亩苗”的冲天干劲,发扬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叫高山低头,命河水让路,已经取得、并正在取得越来越多的改造自然的胜利成果。

  你气候异常,我的措施也异常。你道高一尺,我魔高一丈。哪怕气候千变万化,革命人民总有对付之法!只要我们勇于实践,善于实践,就必定能在认识和改造气候的过程中,不断地实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与天奋斗,其乐无穷;展望未来,豪情满怀。人类将继续在战胜异常气候的斗争中阔步前进。(完)

中华儿女多奇志,誓把河山重安排

  同样是说气候变化,五十年前的这篇文章,讲变化,讲事实,讲规律,讲哲学,说理深入,而立意高远。纵横捭阖,辨证深刻,读来是那么地令人信服。

  且不必说社会主义不会为了眼前的、短期的利益去牺牲环境、生态,这一长期的根本利益。就是真到了那个极端异常的面前,也会调动起全民的力量,运用新的科技生产力,在同异常的气候斗争中,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实现新的社会进步。

  我相信,从这一点上来看,能否积极地、迅速有效地应对气候异常,并让我们的生活和事业变得更好更上一层楼,应是检验我们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成色的一个试金石。否则,我们同资本主义那样使老百姓被动地接受天灾人祸还有何分别!

  我们相信,只要随手翻开全部13期、220几篇、200多万字《自然辩证法》杂志中的任意几篇,你就会被这份刊物的认真态度所折服。通过它,你就能看到毛泽东时代后期的科学界,呈现出怎样的一种打破旧习惯、旧风气的勇气,和欣欣向荣、生龙活虎的局面,你就会更能理解那时的中国科学技术为什么能突飞猛进!

  《自然辩证法》杂志,早已停刊40多年,踪迹难觅。我们通过艰辛的努力,总算收集到若干个整套,也就是包含从创刊到停刊的全部13期刊物。对科学、哲学、政治问题有兴趣的读者,不妨收藏一套,数量有限,手慢则无。

  重读老旧书∣好书都在这!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好书,

  添加新客服(17791526186)就能看到!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