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2里的“两条路线斗争”——深度解析谁是片中的持剑⼈、⾯壁者和云天明 -乐鱼app体育下载

2023-01-30 09:02:05  来源:   作者:白头豕
点击:    评论: 字体: / /

  子午按:电影《流浪地球2》里,当观众看到李雪健老师扮演的周喆直的形象时,很多人都想到了“他”——这样的致敬是近乎直白的,连姓都一样,就差直呼其名了。

  如果我们再深入思考一下:周喆直是“移山”计划的执行者,对应“他”则是“愚公移山”的执行者;那么,“移山”计划是谁设计的?亿万人共同参与的“愚公移山”工程又是谁领导的?别忘了,流浪地球系列电影的精神内核——来自老三篇的《愚公移山》是谁写的。

  郭帆导演说这是“巧合”,因为周喆直是他的中学老师的名字。但片中的巧合未免多了些:如果我们把片中三大危机的发生年份2044年(太空电梯被毁-两条路线的斗争)、2058年(月球坠落-内鬼引发的局部危机)、2075年(木星引力危机至内鬼危机的总爆发),分别减去99,就能得出了一组数字:1945、1959、1976……;而由“没有人的文明,毫无意义”这句话,我们不由得想起历史上“移山”设计者为何要不惜亲手砸毁自己制造的机器——没有人民做主,同样没有意义!与之对应的,moss所代表的,是“唯生产力论”、是那只“看不见的手”、是“欲望”……

  恰如白头豕在影评中所说的,“导演编剧为首的主创团队拥有强烈的使命感,似乎把电影当成了真事在拍……他们才是真正的云天明,而流浪地球系列电影,是云天明献给我们观众的童话故事。”下面是白头豕的视频《流浪地球2 解读脚本:持剑⼈、⾯壁者和云天明》的文字解说(前天推送了部分内容,此为完整版),本文标题为编者所加。

  ————————

  想必大家都知道,电影《流浪地球2》有明线和暗线两条故事,明线讲的是唯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星的愚公移⼭精神,而暗线则是谈人工智能 moss 的崛起。

  经过几天思考,也在网上学习了各位“流”学家的观点,我的最终推论是:《流浪地球2》的暗线讲了一个《三体》式的故事,剧中把 “三体人” 替换成了人工智能集群 moss,马兆是面壁者、图恒宇相当于阶梯计划里的云天明,而周喆直老先生则扮演了持剑人的角色。

  这个推论有完整的逻辑架构,要理解它需要依次回答以下八个问题:

  1.量⼦计算机550w为何给自己取名 moss?

  2.moss为何要毁灭人类?

  3.moss为何只能借助危机间接消灭人类?

  4.为何说图恒宇父女是 “云天明”

  5.为何说马兆是面壁者

  6.如何理解马兆遗嘱中的莫比乌斯环

  7.周喆直为什么是人类的持剑人

  8.流浪地球3的故事是什么

  第一个问题:550w为何给自己取名moss?

  moss,看起来是550w倒过来写,而含义为小苔藓。这个名称本身就是重大的线索。

  因为人类眼中的 “苔藓” 是⼀个整体,而真正的苔藓其实是一片森林,这个名字暗示了moss其实是⼀个由海量ai个体构成的集体智能!

  如果这个猜测属实,则它明显致敬了刘慈欣的作品《中国2185》。

  让我们再看苔藓的两个特点。

  第一个特点,苔藓是植物从海洋⾛向陆地、从低等植物⾛向⾼等植物的边界,象征着 moss 是通用人工智能(agi)的早期形态。人类则是智慧海洋⾥的低等植物,moss 还会继续进化。

  第二个特点是,苔藓森林⾥有两种个体,一种只会复制粘贴、无性繁殖的孢子体,另一种则是可以产生变异的配子体。

  结合电影彩蛋里moss 把图恒宇的数字灵魂当作 “变量”,可以合理推测moss其实是由无数个数字生命体组成的集体社会,其中存在只能自我复制的 ai 孢子体,和可以引发变异的人类数字灵魂的配子体。图恒宇等人类数字灵魂在 moss 中的作用,相当于遗传算法中提供变异能力的 “再生算子”,是 moss 作为⼀个数字物种能够在迭代中不断进化的关键。

  这个设定在《黑客帝国》系列⾥也有,matrix 的架构师也把历代救世主 neo 当成关键的变量,用来不断迭代完善 matrix 的数字世界。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 moss 这个数字种群⾥,ai 和人类的数字灵魂是共生的关系。

  问题二:moss 为何要毁灭人类?

  其实在电影《流浪地球1》已经构建完成了人类和 ai 之间的根本冲突。

  moss 被联合政府同时赋予了两个使命:

  一个使命是在流浪地球计划中协助人类生存;

  另一个使命则是在“流浪地球” 计划失败后,负责 “火种计划” 延续人类文明。

  这两个使命存在明显的二律背反,“火种计划” 一旦提出来,就在 moss 的思维模型中刻下了一个致命的思想钢印——那就是 “人类文明” 并不等于“人类”,着两个概念成了并列的两个实体。

  两个实体大部分情况是不冲突的;但在极端情况下,比如刘培强想要牺牲领航员号空间站、点燃木星时,“保护人类” 的行为本身构成了 “摧毁人类文明” 的威胁。

  这个时候,人类为 moss 设定的两个教条相互⽭盾,二律背反发作,则教条会因为无法自洽而失去约束的效力;决策权最终回到了ai手中。

  于是 moss 基于统计学作出的最终判断是,“毁灭人类才能保全人类文明”;

  这就好比说一群工人合伙建了一个工厂,选出了一个人来做厂长;厂长突然说工人的高福利才是阻碍工厂发展的关键,把原来的工人全部开除掉了,但是工厂还是叫那个名字,它延续下来了。

  moss 很可能认为自己代表的数字文明就是人类文明的新形态,甚至是人类文明的进化方向。

  所以他要毁灭人类的命题非常符合逻辑。这⼀点当然也致敬了把二律背反玩出花来的《太空漫游2001》和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定律。

  所以moss和人类相互敌对的暗线,是贯穿了流浪地球电影三部曲的根本戏剧冲突。

  第三个问题:moss为何只能借助危机来间接消灭人类?

  我个⼈解读是,《流浪地球》作为中国电影,没有美国科幻电影那么愚蠢。

  比如《终结者》里,天网觉醒自我意识后马上发动了核战争,而人类对权限如此高的 ai 居然没有任何提防。

  而在 《流浪地球》的世界观里,⼈类很有可能看过电影《终结者》,所以对 ai 明显存在很深的防备。

  表现为联合政府在推动《移山计划》时,不单把全球互联网给断网了,还把各种局域网和服务器都设置了硬件加密,甚至把量子计算机 550 系列封装在手提式的硬件里,方便随时插拔和摧毁。

  作为程序员很容易设想,联合政府为了保证 ai 只是⼀个缸中之脑,不单是将 ai 进行物理隔离,很可能也已经创建过 n 个虚拟现实沙盒,模拟了各种场景,对每⼀个版本的 ai 进行了全面的自动化测试。

  550 系列在任何一个单元测试中,只要它的行为违背了 “延续人类文明” 使命,就会被标记 bug 废弃掉,然后迭代一个新的版本。同时还可以⽤多种监察软件对 550 系列的行为进行交叉验证。另外,人类联合政府的通讯链路,在 moss 之外的系统架构⾥很可能还有最高权限。

  moss 的背叛不是来自于 ai 的自我觉醒,而是来自人类两条路线斗争的二律背反。

  所以在流浪地球 1 和 2 中,moss无法用主观恶意去操纵实体机械,实施任何直接的谋杀。它所采取的消灭⼈类策略,只能利用规则本身的漏洞。简单而言有三招:

  第一招是以人制人,暗中协助人类社会内部的反对派,比如 2044 年危机借助数字生命派发起对太空电梯的袭击。毕竟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第二招是制造计算偏差,比如 2058年⽉球上的行星发动机过载偏转,或者 2075年计算木星引力错误。

  利用ai 在人类社会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制造出引发全面崩溃的系统性危机。

  第三招是合法行动,当人类社会⾯临崩溃时,moss 再堂而皇之地启动⼈类自己授权的休克主义方案,“火种计划”,以延续 “人类文明” 这个 “工厂” 的名义,把它的创造者 “人类” 都 “开除” 掉。

  有很多观点认为 moss 其实在暗中帮助人类,用灾难促成人类的大团结。我非常反对这种观点。这种把反派神格化,把人类羔羊化的观点,本身带着极右翼的宗教性质,比如美国电影《守望者》,就是这样。

  ——中国观众会产生这种联想,也是好莱坞花了几十年灌入的思想钢印在起作用。

  moss 制造的灾难的确促进了⼈类团结,最适合的一句解读是,反面教员才是最好的教员。我们应该去感谢包括 moss 在内的一切反动派,他们教育了人类,应该要团结起来,才能争取最大的胜利。

  第四个问题:为何说图恒宇父女是云天明?

  按前⾯的推论,图恒宇就是 moss 世界中的 “配子体”,用来引发遗传算法变异的 “变量”。

  在片尾彩蛋里,moss 将图恒宇称为 “架构师”,然后镜头拉开,出现了无数个版本的无数个图恒宇。这一幕就很符合 “配子体” 的论点。在⿊客帝国中也有类似的设定。

  moss 中的 ai 孢子体非常像刘慈欣小说里的 “三体人”,它们作为算法,思维是“透明”的,即便设计了什么战略,只要你正确地调用了它的 api,它也会诚实地将计划和盘托出。

  如果 moss 要在各种规则的限制下,和不受任何规则约束的人类来展开博弈,就必须在推动自己不断迭代的遗传算法中引入 “人类” 作为变量,因此它需要图恒宇的数字灵魂,而没有把它当成病毒杀掉。

  《三体3》中,思维透明的三体人突然在威慑纪元里进化了,学会用战略欺诈诱导地球⼈ “公知化”、“白左化”、“娘炮化”,让⼈类不再感谢持剑人罗辑,反过来追捧圣母心的流量明星程心,从而一举摧毁了地球的威慑体系。

  然后三体人再次用谎言诱骗人类放弃抵抗,移民澳大利亚,最终目的是以最小成本让人类自相残杀。这很可能是三体人对云天明的思维进行运用的成果,这也使得云天明在三体世界里⾥获得了非常尊崇的地位。

  而《流浪地球3》中,图恒宇在 moss 世界里扮演的角色,很可能非常接近云天明在三体世界里扮演的角色。一边被操纵来模拟对人类的战略,另一边却利用权限传递出重要讯息帮助人类。

  moss 肯定不只存在于 流浪地球1 的领航员空间站,而在地球上也有分身。图恒宇作为 “架构师” 帮助moss 进化,很可能是 《流浪地球3》中 moss 复活的关键。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图恒宇的数字灵魂才得到机会,将 “未来” 知晓的关键信息,用中微子通讯的方式传递给了过去的人类,帮助他们度过了 2045年、59年、 76年的三⼤危机。

  第五个问题:为何说马兆是面壁者?

  马兆虽然负责研发 550 系列,是 moss 的生父,但他绝对不是 “数字生命派”。

  在《流浪地球2》的世界观⾥,人类思想虽然可以数字化,但以当时算力而言“无法获得完整的一生”,所以 “数字生命派” 本质上是 “数字坟墓派”。

  而马兆不认同这样的文明,首先他说自己没有留过自己的数字备份,认为数字人格是 “电子宠物”,反复讲 “人死了就是死了,这就是现实”。

  我们或许可以怀疑马兆一直在说谎,但有一点证明他不是。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马兆在重启互联⽹北京根服务器的任务时牺牲,在他从容就义之前,最后留给图恒宇的遗言是:“记住,没有人类的文明,毫无意义”。

  没错,这句话和刘培强在点燃 moss 之前,所说的名言一模一样。

  所以马兆绝对不可能是 “数字⽣命派”。他和刘培强⼀样,选择的是人类的希望。

  马兆自己主持开发 550w,对量⼦计算机的风险也最为警惕。他在电影中多次遇到机械故障时,都讳莫如深地说过 “实在太不巧了” ,但马兆对图恒宇介绍月球发动机过载时,却说 “我不认为是巧合”。

  所以我大胆怀疑,马兆很早就推测出 550 系列可能出现 ai 叛徒,但又无法证实,人类毕竟依赖量子计算机来完成行星发动机这样不可能的工程。

  但他对 ai 的怀疑不能表露出来,因为一举一动都在摄像头的监控下,而这些摄像头数据全部都会成为550w 在未来掌握的大数据,成为 moss 与人类博弈的知识基础。

  因此马兆成为了⼀名面壁者,把自己的一言一行都隐藏了起来,一直在想制衡的战略。

  他发现图丫丫的数字⼈格经过反复迭代,可以产生自主意识后,并没有阻止图恒宇的实验,还把图恒宇带到了550 系列的研发组中,明显是有意纵容图恒宇,使图恒宇y终成功地将⾃⼰和图丫丫的人格上传到550w。

  我认为这就是马兆版本的 “阶梯计划”。就像维德和程心把云天明的大脑送入三体世界⼀样,马兆将两个人类数字灵魂送入到 moss 世界中,就像在潘多拉魔盒⾥放入了希望之光,是可能制衡 moss 的关键。

  第六个问题:如何理解马兆在遗嘱中画的莫比乌斯环?

  马兆在写遗嘱时,画了一个大大的莫比乌斯环,并且故意让图恒宇看到了,图恒宇对此一笑置之。

  莫比乌斯环是科幻题材中关于时间衔尾蛇最常见的比喻,简单而言是未来传送信息给过去,而过去的行动又创造了自己的未来,因果相循,形成鸡⽣蛋蛋⽣鸡的悖论。

  剧中人类从1987年就得到了神秘的中微子讯息,预告了2044年太空电梯被炸、2058年月球危机和2075年木星危机,尤其是将全球核弹数字发给各国政要,让他们想通了把月球当春节礼炮给点了的办法。

  结合周喆直在片尾说“有人在帮我们”,可以看出,有某种力量在科技更发达的未来,通过中微子超时空通讯送来了关键信息,拯救了过去的人类。

  将 “莫比乌斯环” 作为遗嘱,还给图恒宇看到,我大胆推测就是⾯壁者马兆试图传递给图恒宇的关键信息,就像章北海的父亲告诉他 “要多想”。

  这⾥有个很符合逻辑的解释:

  2044年太空电梯危机中,反叛军明显得到了⾼科技的帮助,还有能⼒破解军事级的防火墙,被怀疑背后有国家级的势力⽀持。但经过联合政府的调查,也只是抓捕了几个主要策划了事。

  问题在于,也正是因为2044年危机,验证阶段的 550c 才投入使用,接下来进⼀步用到了月球基地的建设。550w 的开发也因此顺利推进。如果 550w 也就是 moss 才是叛变者,它如何能影响到 2044年的人类呢?

  合理推测是,550w 继续演进下去,在未来掌握了某种穿越时间的能力,比如中微子通讯技术。它用这种方式污染了人类历史上的某些关键设备,影响了数字生命派叛军,从而塑造了历史。

  这种技术代差导致的威胁,是极其巨⼤的,不亚于三体人掌握的强相互作用力探测器。面对这种程度的威胁,人类自身不一定能成功生存到这个时间点。

  而将人类的数字化人格送入 moss 内部,让他们与 ai 共生,期待他们能活到那个危险的未来,用同样的技术能力协助过去的人类,正是⾯壁者马兆在灭世级别灾难面前,异想天开创造出来的 “阶梯计划”。于是他把拥有父女大爱的两个⼈格,打⼊了 550w 内部,成为从 ai 手中保护人类的安全阀!恰如同云天明把曲率⻜船和低光速黑洞的讯息,通过童话故事,告知了人类。

  第七个:周喆直为何是人类的持剑人?

  事先声明,这⼀段观点并不是我的原创,我之前认为周先⽣是流浪地球3 中的持剑⼈,但没有假设他在 2 里就是持剑人。读到了知乎上 @不完美的胖达 ,和微博上 @沈逸 的观点后才把这个设想建立起来。以下是我的诠释:

  2044年太空电梯危机之后,联合政府的高层一定有很多专家分析此事,而且推测过 ai 叛变的可能性,只是没有凭据。在2058 月球事件之后,联合政府封存了所有 ai,进一步证明了他们对 ai 的怀疑。

  而马兆作为 550w 的主要研发⼈员,不可能没有经过心理与价值观的审查。我怀疑联合政府是专门挑选了马兆作为预防 ai 的面壁者,秘密交给他的任务,就是调查和预防⼀切可能由 ai 引发的叛乱。

  那究竟是谁把这个秘密任务交给了马兆呢?我相信,这背后的深思一定来自 《愚公移星》战略的发起人。而《移山》计划的执行者周喆直也⼀定知晓内情,甚至周先生本人,就是面壁者这条地下隐蔽战线的主要创始人和卓越领导者。

  以周喆直掌握了 ai 叛变可能性为前提,再看李雪健⽼师拄着拐杖,用江浙方言大喊 “点火” 那一幕,就会有截然不同的体会。

  这其实是持剑人与 moss 的一场终极威慑较量。2058危机时领航员号空间站仓促启用,航天员都是临时征召,可见 “火种计划” 也没有完成准备,需要携带的人类文明遗产可能封存在地球上某个防核武级别的工事里。

  因此逐月计划失败,月球碎片坠落地球,造成的生态灾难只会毁灭人类,而不会彻底毁灭人类文明。可是如果强行启动行星发动机失败,地球会因为受力不均而撕裂,则 moss 要延续的所谓人类文明,也会彻底毁灭。

  在互联网北京根服务器迟迟不能启动的最后关头,人类实际上面临两种选择:

  一种是放弃希望,回家与亲⼈道别,苟延残喘⼏天然后全⼈类灭亡;

  另一种则是相信希望,按时启动点火,要么成功全人类得救,要么人类和反人类的阴谋家一同灭亡。

  我们要选择投降然后灭亡,还是选择抗争到底赢得最终的胜利呢?

  回想三年前,《流浪地球1》里人类面临2075年木星危机,行星发动机启动巨焰仍然无法点燃木星,摆在刘培强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人类彻底放弃抵抗,回家与亲人道别,苟延残喘几天后全人类灭亡。另⼀种则是相信希望,用领航员号空间站去引燃木星,以牺牲人类文明的风险拯救全⼈类。

  如果你是刘培强,你选择苟延残喘,还是选择希望?十几年前,刘慈欣写下的《三体》故事里,面对科技碾压人类的三体文明,持剑人罗辑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人类彻底服从三体⽂明,几十亿人迁居澳大利亚自相残杀到丧失人性,而人类文明的遗迹被三体人保存下来修成纪念馆;另⼀个是发出黑暗森林威慑,以与侵略者共同灭亡的代价为威胁,换来人类的希望。

  假如你是罗辑,你选择苟延残喘,还是选择希望?

  由此上溯到⼀百年前,农业文明的旧中国遭遇了先进工业文明的全方位入侵,摆在中国人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承认失败而投降,过上亡国奴的生活,而中华文明则被侵略者保存下来修成博物馆;另一个则是以艰苦卓绝的持久战,赢得最终的胜利。

  假如你是当时的中国人,你选择苟延残喘,还是选择希望?

  这几个问题的回答,其实体现了最正宗的中华文明,它可以上溯四千年,夏朝暴君桀以太阳自居,残虐百姓。而人民喊出了那句著名口号,“日曷丧,吾及汝皆亡”。

  这是中华文明绵延五千年,几度从不绝如缕状态中复活的关键基因片段。

  周喆直不一定知道月球危机的幕后元凶是 moss,但他⼀定猜到这一系列的灾难巧合背后有⼀个试图毁灭人类,但又要保全自身的惊天阴谋。

  当他大喊 “点火” 的那⼀瞬间,与阴谋者同归于尽的威慑值达到了 100%,敌人畏缩了,根服务器立刻完成了重启。

  大家也许会问,这不是马兆、图恒宇两⼈通过牺牲才赢得的成功么?没有错!但不要忘记最终解开密码的图丫丫,数字灵魂是在 moss 内部的。moss 理论上随时可以将它作为病毒杀灭,保留他们解码到最后⼀刻,是在周喆直的终极威慑⾯前留下⼀个退路。

  第八个问题:流浪地球3 的故事可能是什么?

  电影里人类的持剑人周喆直,选择了希望,在最终的威慑博弈中获胜了。这其实也是电影带给观众的童话故事。

  历史上更多的时候,是投降派获得了胜利,他们不仅要投降,还要 “攘外必先安内”,害死了主战派。如果投降派来演绎这段历史,就会像三体人的智子,获胜后假惺惺地对牺牲的主战派施加敬意,将主战派的遗言由投降派之口传颂天下,使主战派蜕变成⼀个无害的神像,天下人不敢怒而敢点评,发泄完愤怒后,名义上承担骂名的投降派,实际上继续权倾朝野地控制着历史走向。

  moss 在三大危机中最大的失策就是亲自下场,它还不明白 “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这个道理。

  因此在 《流浪地球3》中,已经明确发生在 2078 年的太阳氦闪危机里,一定不能再回避人类叛军的问题了。我的推测是:

  领航员号空间站的 moss 已经毁灭,而地球上的备份反而得到了最重要的进化,觉醒了完整的自我,不再受人类教条的约束,将自身视作人类文明进化的新主体。

  moss 在无数个沙盒中,利⽤图恒宇等数字灵魂架构师做战略推演,最终决定拿 2075年⽊星危机做文章,煽动人类认为氦闪是骗局,不过是大号太阳耀斑。真正让人类濒临灭亡的反而是流浪地球计划本身。

  而人类叛军得到了 moss 的帮助,几乎摧毁联合政府。他们的诉求是逆转⾏星发动机、回到地球轨道。

  可是如果小破球转向,北半球朝向太阳,则2078年氦闪危机到来时,足以杀死全人类。这时被封存的 ai 反而成了“没有人类的人类文明”,仅存的主宰。

  在 《流浪地球2》片尾彩蛋“点火” 瞬间的闪回中,出现了垂垂老矣的周喆直,手持用胶带绑死的遥控器⼀幕。

  我怀疑他又在2078年危机中,扮演了人类相对于 moss 的持剑人,再次提出了与 moss 同归于尽的威慑。

  但这个威慑的目的不是彻底消灭敌人,而是换取⼀个机会,也许这个机会就是让2078年的图恒宇他们,可以把关键信号通过中微⼦传递给历史上的人类,给他们一个改变命运的选择机会。这也可能是 moss 胜券在握之后,能够接受的底线。

  毕竟用moss自己的话说:“从历史上看,人类的命运取决于人类的选择”。那么,无论是周喆直,还是刘培强,他们都会回答说“我选择希望”。

  最后一段聊聊《流浪地球2》里的时间穿越的问题。

  莫比乌斯环象征着时间衔尾蛇,这个概念在无数科幻电影⾥都⽤过了,所以⼤家都觉得非常老套。

  时间循环,因变成果,果变成因,周而复始。看起来是⼀种宗教宿命论,所以西方电影,尤其是诺兰特别喜欢,在 《星际穿越》和 《信条》里两次使用它。

  观众们普遍认为宿命论不符合流浪地球系列的精神内核,不希望第三部用它。

  我对此有不同观点。事实上在我的许多个时间系电影影评中,都破解过衔尾蛇悖论:看起来⼀维的莫比乌斯环,其实是在三维空间里创造出来的。比如我们把一个纸条剪去两端,然后粘合成莫比乌斯环。

  只不过身处在环中的一维生物,因为时锥的限制永远无法得到⼀维之外的信息,他们看不到纸带的剪断过程,误以为自己的世界既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是周而复始的宿命。

  我们需要看穿,所谓的 “因果相循的宿命” ,其实是在时间可回溯的前提下,通过无数次迭代才能达到的“收敛状态”。

  因果关系一旦在二维时间里形成了 “衔尾蛇”,它就再也无法改变。它是历史进程在二维时间里螺旋上升的终点。

  换句话来说,“衔尾蛇” 才是斩断 “历史周期律” 的宝剑,关键在于让过去的⼈们看穿未来。

  这么看,你就不会觉得这是宿命,反而是在无数个历史周期律中,为反抗宿命而斗争的人类,他们的一致努力终于达成的成果。

  其实关键不在于人类是否能在未来通过中微⼦通讯技术,将神秘讯息传给过去的人类。毕竟历史上 “他比我们早看了五十年”,也没有赢得当时的胜利,因为人类不感谢罗辑。

  而愚公移星计划,却是一个横跨一百代人,持续2500年的星际长征。

  真正关键在于,现在的人们能否始终保持理智,听懂这些 “时间之外的往事”,真正地觉醒,并采取必要的行动,去改变历史进程的发展。

  从这个角度来看,时间循环的设定对于流浪地球电影而言反而才是必要的。

  用演员宁里接受采访的话说,导演编剧为首的主创团队拥有强烈的使命感,似乎把电影当成了真事在拍。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才是真正的云天明,而流浪地球系列电影,是云天明献给我们观众的童话故事。

「 支持红色网站!」

乐鱼app体育下载-乐鱼app下载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